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钩沉丨君士坦丁对基督教的影响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7月22日 08:08

在米尔文桥击败马克森狄之后,君士坦丁和李锡尼一同下令,停止逼迫基督徒。几百年来,教会盼望的和平貌似终于到来了。

相较于君士坦丁归信的动机和诚意,他的归信和统治对基督教的影响是更为重要的。

1、

当君士坦丁最终战胜李锡尼,统一帝国之后,便开始实施复兴罗马帝国古老荣耀的梦想。和以往不同,前几任有相同志向的皇帝,都是试图通过复兴异教来实现这个罗马梦,君士坦丁则寄希望于基督教。这当然遭到了罗马旧贵族强烈反对,毕竟他们是古代神祇特权阶级。但君士坦丁还是毅然决然的推行着他的计划。

为了扩建拜占庭,他几乎搜刮了帝国境内所有的异教神庙,各种雕像和廊柱等材料被从各个城市运往拜占庭。它们被安放在竞技场、浴场和广场这些公共场所。他还兴建了大教堂,以及自己的皇宫。

但这些并不表示君士坦丁已然成为一个基督徒,至少当时还不是。有些苛刻的基督徒认为,君士坦丁只不过是一位精明的政治家,他的归信只是为了利用基督教。这个说法也是有失公允的,但我们还是可以看到他身上的这种矛盾。

2、

当时归信基督教的人,被要求进行长期的学习和操练,以确保他们能够理解并活出基督的信仰,然后才为他们举行洗礼。显然,君士坦丁终其一生也没有受过这样的教导。他甚至自认为是主教的主教,他可以干涉教会,反过来却不可以。可能因为他脾气暴躁,没有主教敢说三道四。或许更重要原因是,他一直就不是正式的基督徒,教会当然也不好对他有什么要求。虽然他支持基督教,但更多的仅仅是承认基督的能力。

按着罗马传统,皇帝同时是帝国异教大祭司,君士坦丁一生都在履行他的大祭司职责。他死后也被元老院奉为神明,而他的三个儿子(全部受洗)对此并不反对。

这就非常讽刺了:差点毁灭异教的君士坦丁,最终成了异教神明;而东方教会又将他视为圣徒,一位身为异教神明的基督教圣徒。

在公元320年之前的铸币上,可以看到古代神祇的名字和象征物,上面还有基督教的象征物——就是那个令君士坦丁战无不胜的☧(Chi-Rho)。李锡尼曾命令他的士兵不要看君士坦丁拉布兰旗上的这个☧,可见李锡尼对这个他不认识的上帝也是真的怕。

3、

那么君士坦丁是投机主义者吗?

好像也不是,那个时代背景,支持基督教是很不明智的。他更需要信奉异教的老牌贵族支持,当时的教会还太弱,而且基督徒又普遍反战,对军役也不支持。另外基督徒普遍是贫穷的底层百姓,也不能给予君士坦丁经济支持。显然押宝基督教并不高明。

最合理的解释是,可能君士坦丁真的相信基督的能力。当然这种相信和我们基督徒说的相信是两回事。对他而言,上帝是一位能力非凡的神祇(这个神可能和太阳神是同一位),只要他支持基督教,这位上帝就会帮助自己。他并不在乎基督徒怎么看,也不期望得到基督徒的什么好处,他只想获得这位上帝的善意。所以,他也不会觉得一边敬拜上帝,另一边崇拜太阳神有什么不妥,他们不过是同一位至高神的两种观念罢了。

毫无疑问,君士坦丁是教会史上的一个关键转折点,有意思的是,他全家都是阿里乌主义的基督徒,他们支持的也是阿里乌派的基督教。

4、

君士坦丁结束了基督教被逼迫的厄运,这催生了一个新的秩序。

以前,基督徒生活在逼迫的环境中,殉道是很多基督徒的追求和盼望。现在,不仅没有了逼迫,教会还被赋予了很多特权,免税、免服兵役之类的。

教会开始拥有土地和其他财富,随着财富的不断积累,不可避免的,堕落开始滋生了。

教会领袖得到了特权和威望,这很快就使得他们变得傲慢、腐败。随之而来,真的有人开始买卖圣职了。随着主教拥有了审判权,行贿受贿就在教会流行了。

而平信徒这边也不乐观,归信基督再也不是性命攸关的事,不像以前那样惊心动魄、激动人心了。教会里面,调和主义和迷信色彩越来越浓。基督徒也迅速的世俗化了,例如那种血腥残忍的角斗士表演,也有一些基督徒参与其中。

5、

在君士坦丁之前,基督徒的崇拜非常简单。基督徒在私人家中聚会,有时候被迫在公墓聚会,大家一起聚餐听道,彼此鼓励安慰。

如今基督徒有了专门用来聚会的教堂,罗马帝国的礼仪开始影响基督徒的崇拜。

用来向皇帝表示尊敬的烧香,开始在教会流行,直到现在,很多教会还保留着这样的传统。中国新教基督徒可能觉得在教堂烧香不可思议,但实际就是这样。

以前的神职人员和信徒吃穿用度都是一样的。如今神职人员开始身着华丽的服饰,他们也被称为司祭,这显然是从异教崇拜中学来的。

以前基督徒聚在一起吃饭的桌子,现在变成了圣坛,普通信徒再也别想上去吃饭了,摸也不能摸。

那些在皇帝面前表示尊敬的肢体语言,现在被用到了教会的崇拜仪式中。最明显的就是跪着祷告。原本基督徒在主日聚会,是不用跪着祷告的。基督复活后成为我们的中保,我们被神接纳为他的儿女,基督称我们为朋友,我们也成为大君王的后裔,可以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宝座前。这是何等恩典,我们应当欢喜雀跃。但是君士坦丁之后,基督徒就学会了跪着祷告,祷告变成了一种请愿,多了乞求的味道,却没了交通的感觉。跪着本身就不利于交通,跪着不断暗示我们身份地位的差异,而交通的前提是平等接纳。

另一个就是唱诗班开始出现在教会崇拜之中。列队唱歌敬拜神,这在君士坦丁之前是没有的。

这一系列的变化,对信徒而言最切实的体会就是,普通基督徒在崇拜中的参与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不重要,可以忽略不计了。

6、

所以,君士坦丁到底是基督教的救星,还是灾难,要下一个明确的定论是不容易的。今天再看这段历史,我们既无法全盘接受,也不可能完全否定。那是一个巨大的历史机遇,同时隐藏着极大的危险。

教父们的态度,也是多数基督徒的态度——肯定效忠皇帝的同时,坚持上帝是他们最高的效忠对象。这说起来容易,要做到何其艰难。无论如何,基督教被君士坦丁深深的塑造了,影响直到如今。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孤独,21世纪的流行病?浅谈“传福音”在“无缘社会”的现实意义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