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大教堂安置的“黑人耶稣”画像激起了一场波澜,但事情有那么糟么?

作者: 译者:S.I.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7月10日 06:56
图源:A Last Supper by Lorna May Wadsworth
图源:A Last Supper by Lorna May Wadsworth

一幅仿制达芬奇《最后的晚餐》的大型画作将耶稣描绘为黑人,这在英国上下和世界各地都引起了争议及激烈辩论。

可我认为,这可不是什么坏事情。实际上,它可能确实有着积极意义。

7月的第一个周末,距离伦敦市中心以北的赫特福德郡北部20英里(约32.18公里)的圣奥尔本斯大教堂(St Albans Cathedral)正在安放这幅画作,以示“与‘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站在一起,成为改变的盟友。寻求建立一个尊重及庆祝每个人尊严的强大、公正和公平的社区,这里可以听到黑人声音以及黑人生命同等重要。”

安置的是一件惹人注目的艺术品,而且就像其本身一样,安放工作就已经引发了强烈反响了。人们以铺天盖地的意见进行着回应。有人欢迎这副艺术品,还有一些人感到愤怒,指责大教堂朝着“政治正确“的方向倾斜。还有些人称呼此事为追求”潮流“、成为一场流行运动的弄潮儿。

在大教堂内部,当地一位生意人表示:“我并不虔诚,但我是圣奥尔本斯大教堂、其神职人员及工作人员、特别是座堂牧师的大号粉丝,因为我在大教堂这里看到了‘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运动以及他们用这件艺术品做出的伟大且重要的声明。“

圣奥尔本斯大教堂对我来说是个特殊的地方。在那里,我被按立为牧师。我也在这座历史悠久的教堂里担任过白天随行牧师,还在这座城市中牧养过一座教区教堂。大教堂建立在纪念英国第一位基督教殉教者圣奥尔本斯的古老神殿之上。数百年来,它一直欢迎着各方宾客。今日,大教堂成为了人潮鼎沸的敬拜中心、社区中心,以及每年拜访它的成千上万名朝圣者的招待中心。

画作的作者洛娜·梅·沃兹沃思(Lorna May Wadsworth)说过:“我是以牙买加出生的塔法里·辛德斯(Tafari Hinds)为我的耶稣,让人们对耶稣金发蓝眼的西方神话产生怀疑。我也知道,从之前对于塔法里的头像来看,他的面容让人感到非常同情和感动,而这就是我希望我的基督能体现出的压倒性品质。“

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认同这位艺术家的观点。大教堂Facebook上的一则帖子在短短一小时内就吸引了400条评论,因为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在就支持或反对这件事而进行着激烈的争论。

有人回应到:“这真是件发人深省的艺术品。我喜欢并迫不及待地想去观赏它。种族主义在我们社会中的根深蒂固让我感到悲伤。“

另一位评论道:“教会并没有改变耶稣的肤色,还决定展示这件描绘了耶稣是黑人的艺术品。我们希望它给予人们一个机会来质疑一惯接受为正确的事物。“

其他评论则更具有批判性,如一则典型的回应就写道:“更为无耻地迎合了‘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将时下流行的政治议题引入到了这座传统教堂之中。“

就在这一周(译注:作者写作的时间,即6月底至7月初的那一周),我听闻一位主教称世界正处在三种传染病之下:新冠状病毒、气候变化和种族主义。如果我们需要生存发展,那就必须应对这三个问题。

人们可能会强烈反对洛娜·梅·沃兹沃思的这这幅画作,也可能对它表示欢迎。无论哪种方式,它都引起了一场对于种族主义在我们社会中的作用以及我们如何在西方文化中描绘基督的重要辩论。

圣奥尔本斯大教堂激起了一场波澜,但这或许是挑战树大根深的态度并形成新观点的唯一途径。

 

文章原作者彼得·克鲁普勒(Rev Peter Crumpler)是英国圣奥尔本斯的圣公会牧师,前圣公会联络处负责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深度译稿丨讲述美国种族和解令人不安的真相,以及教会为实现这一目标而进行的斗争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