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专访丨一老年基督徒的写书之路:感谢神!带领身患眼疾的我重见光明

自由撰稿人 大漠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7月01日 08:32

前言:

这是位80多岁的老基督徒,大连市瓦房店人,大学本科毕业,高级工程师。早年从事教育工作,曾任省级干校校长,省化工学校校长。从小爱好哲学,并对哲学有着深刻的研究。晚年归主后,逐渐转向以信仰的视角审视哲学与人生。于《圣经》真理的启迪下,先后出版了《论“有”的哲学》、《时间之谜》两部哲学论著,在哲学界与基督教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此文名为专访,实际上我是只“访”不写,整个文章都是被访者抒写。只是文章署名为采访者而已。下面就是被采访者所写的见证全文。

正文(第一人称):

童年的我,在穷苦的日子里长大。解放后,由于父亲以前长年给地主扛活,积劳成疾,终年卧床不起。哥哥去当兵,母亲是一位裹小脚的女人,剩下只有我和两岁的妹妹,家里的一切农活,包括播种、耕地、锄草、施肥、收割、以及放牛、赶车……都落在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身上。

穷苦的日子,陶冶了一个能吃苦的孩子。

然而,却不知天地万物从何而来,更不知自己为什么会存在,天真幼稚的心,全都刻在那张质朴无知的脸上。

有一样东西,让童年的我格外好奇,就是每天清晨看见火红的太阳从东山冉冉升起,晚上从西山徐徐落下。同时,一轮洁白的月亮好像值班的士兵换岗似的也出现在东厢房的上空,尤其是每月农历十五那一天,我都要站在门前的石阶上,凝视着那轮娇洁美丽的月亮不慌不忙地慢慢升起,好像新娘出洞房,让我久久不忘。

直到有一天,当我知道太阳的直径(138万公里)是月亮的直径(3500公里)的395倍,太阳与地球的距离(1.5亿公里)是月球与地球的距离(38万公里)也是395倍时,我惊叹:难怪在地上看太阳和月亮一样大!

天文学家西莫夫说:“月球正好大到能造成日蚀,小到仍能让人看到日冕,在天文学上找不出理由解释此种现象,这真是巧合中的巧合。”

“神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并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这样成了。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有晚上,有早晨,是笫四日。(创1:14-19)”哦,这原是神的美意!

世上没有偶然。

从此, 太阳和月亮的奥妙深深地吸引着我,使我对大自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读了不少科普读物,因为童年受过苦,所以读书不怕累,天长日久,脑子里积存了一些科学知识。终于在75岁时结了一个果子:出版了笫一本书《论有的哲学》。书中对宇宙的创造、存在和认识三大过程提出许多新观点。如“认识是对存在的复合、对创造的回归。”以及“有”的定理和定律、数学的哲学原理等。

然而,在灵命成长面前,总觉得自己还缺少点什么,特别是对于祷告,总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常常有一种窘迫和饥渴感,下意识告诉我:你离神还很远。

《论有的哲学》虽然提出了一些理论,但基本上还是属自然和理性的东西。理性虽好,但不能满足心灵的需要。时常会感到空虚和不安,隐隐作痛。

感谢神,神知道我的不足,祂让我在生命中亲自经历祂的同在,让我更深地认识祂的慈爱与恩典。

2016年9月,我的右眼突然模糊起来,左眼也不很清楚,看什么都不清晰,连看大字本圣经都很困难,我心十分着急。于是立即去沈阳盛京医院检查,结果是白内障和青光眼。

我怀着极大的信心和盼望接受大夫为我作手术,可是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笫一次因为眼压高没按晶体,所以看不见;笫二次按上晶体,但位置偏了,仍然看不见;笫三次矫正晶体位置,因为撞伤过重,发生了水肿,还是看不见,右眼伸手不见五指,眼前一片漆黑,我心焦虑不堪。

主治大夫是一位年青医生,缺少经验,手术三次失败,他内心有些不安。儿子对我说:两万多元白花了,起诉他。

我的心七上八下,有些沮丧。在激烈争扎中,神的话响在我的耳边:“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太6:14-15)”神的话像一股暖流,溶化了我的心,像一束明光,照亮了我的眼睛,我决定饶恕那位大夫,说服儿子放弃起诉。

但我不知道怎样向那位大夫开口,想来想去,把十年前在同学聚会时作的一首诗《品味人生》传给他:
弹指一挥五十年,时间飞逝如闪电。
人生道路多曲折,是非恩怨不计算。
困难挫折虽是苦,回头再看全是甜。
今日世界多变幻,风雨过后是睛天。

他立即回复我一首陈毅的诗《青松》: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心有灵犀一点通,两首诗在两颗心中间点亮了一盏灯。

我对他说:没关系,失败是成功之母,医学上今天获得的一切成就,都是前人付出的牺牲取得的,我的手术虽然失败,但为你积累了临床经验,这对后人也是一份宝贵的财富。大夫听后深受感动,他说我和别的患者不一样。我说我和别人没有什么不同,只因为心中有一位神,就是主耶稣……他感到奇妙,我向他讲了耶稣的故事,并送他一本圣经,从此,我们成了好朋友。

在九个多月的煎熬中,我深深感受到失去眼睛的痛苦。但苦难中的我,神给了无穷的信心和力量,使我没有丧失信心,天天祷告寻求神的怜悯和医治,我坚信神一定会让我的眼睛重见光明。

在寻求医治中,我到处打听信息,有人建议去北京、上海。有人说医大四院有白内障专家;有人介绍医大一院有角膜专家。除北京、上海外,其他医院都去了,有关的专家也都看过了,但仍一筹莫展,止步不前。

2017年4月26日,我再次去医大一院挂角膜专家的号。以前去挂号都很顺利,奇怪的是这一天先后挂了两次,就是挂不上。挂号员看我不肯离开,便问:“你还想挂谁的号?”我就索性地说了一句:“随便挂,挂谁都行。”结果就挂了一位名叫张洋的大夫,他是一位眼外伤专家。一见面,就感受到他是一位热情豪爽的医生。当我把病情向他陈述后,他把有关角膜的知识向我作了非常仔细的说明,这正是我当天去医院想要解决的问题。我问他在沈阳哪家医院角膜移植最好,他立刻给我写了一张纸条:“陆军总院高主任。”并说:“你拿这个条子到病房去找他,这条子就值钱了。” 还说了一句十分通俗且有哲理的话:“木匠活你不能去找瓦匠。” 我的心立刻像开了一扇门,觉得今天是一次巧遇,格外欢喜快乐。

笫二天早晨,我和张姊妹高高兴兴地来到陆军总院眼科病房,恰好高主任正在查房。当我把张洋大夫的条子递给他时,他亲切地说:“噢!我知道了,张洋已发微信告诉我了。”这时我才明白这条子的份量,怪不得张洋说它值钱了。接着高主任为我作了详细检查,并吩咐另一位医生给我戴上绷带镜,保护角膜。然后对我说:“你的角膜需要更换新鲜的内皮细胞,等有人捐献新鲜角膜时,我给你作手术。”我问:“需要多久?”他说:“不一定,中国人捐遗体的少,几个月甚至半年都有可能,看你的运气了。”

在医院走廊的墙上,我看见了高主任的介绍:他叫高明宏,是一位博士生导师、曾在美国亚利桑那大学作客座教授,在全军和东北地区率先开展美国波士顿人工角膜移植,有多部学术着作,立过一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角膜专家。

回到家里,我跪在地上向神感恩祷告:神啊,我深深地感谢你!难怪昨天挂不上号,是你引领我巧遇张洋大夫,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若不然,我哪里能得见高主任?真是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唯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

2017年6月13日上午10时,突然接到陆军总院眼科电话:“马上来医院,带好所有必备物品,准备手术。”想不到“运气” 来得这样快。

我和张姊妹急忙赶到医院,办好一切手续后,下午5时高主任为我作了手术。术中几乎没有疼痛,干净利索,6时我回到病房。一个星期后,我带着喜悦的心情岀院了,眼前通亮,右眼视力达到0.8。正如经上说:“你的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睛若了亮,全身就光明;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路11:34)”不失去眼睛,不知眼睛的重要。不经历苦难,不知什么是幸福。

一位女医生术后吿诉我:“你太幸运了,今天是我去本溪取的角膜,是一位年青的大学生献的,非常新鲜,手术必须在24小时之内做,不能拖延。”

我的心无法平静,不由自主的发岀感谢和赞美:神啊,你真是爱我的神!你不仅为我预备了最好的医生,还为我预备了最好的角膜,九个多月的苦难,一朝解除。你的慈爱如此真实,已显明在我的心里,你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使我无可推诿,我要深深地感谢你,在我一切的事上都要专心仰望你、依靠你、一生一世永远跟随你。年青的大学生啊,你没有死,神必纪念你的爱心,你的生命依然在我的眼睛上延续,我深深地感谢你,愿你的灵魂在天上平安喜乐,永远长存。

经上说:“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伯42:5)”经历苦难后的我深深感受到:神离我不远,神就在我心里!

经历神同在的生命,像长了翅膀一样,如经上所说:“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赛40:31)”2019年,在我80岁生日的前夕,笫二本书《时间之谜》出版了。这是我生命中结出的笫二个果子。与《论有的哲学》不同,它不是理性和自然的产物,而是来自圣灵的启示。

2018年11月25日清晨,我躺在床上静静地思考时间的奥秘,突然有一个清晰的声音告诉我:时间是神创造的一个超高级的宇宙软件,是一个时场。

我恍然大悟,思考五年多的难题一下子拨云见日, 把困索人类两千多年的时间之谜,亲自告诉我,我高兴万分,感恩不尽。写作的冲动像山洪瀑发,一泻千里,从2018年12月4日开始,仅用一个半月时间,十万字直接写在电脑上,没用一张纸,也不用人打字。经过四次修改和校对后,2019年5月份顺利地在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出版了。不久,出版社告诉我:书在香港大书城上架了,接着电子书也出来了,这些都是我未曾想到的。

好事连连,心潮澎湃。感恩的心难以用语言表白。

我深深地知道这本书不属我,它完全是神的启示。神从尘土中拣选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写出了一本不寻常的书,揭开了一个千年之谜。

一切都是神的恩典,感谢神!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反异端邪教事工"真道"核实朴玉洙的老师迪克:我没按立他,是他自封的‘牧师’头衔!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