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梦是超自然性的,还是自然性的?——对于圣经里有关“梦”的内容的思考

自由撰稿人 严以勒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6月16日 08:54

一、令人着迷的梦

说起梦,似乎是存在于人类活动中的一个颇为神奇而又充满奥秘的现象。当然了,今天的科学已经对梦的原理有了更为科学的认知。人们发现,人在做梦时生理表现为眼球快速运动以及伴有梦话等,此时人处在睡眠状态的浅睡眠状态。因此,梦就被定义为“睡眠时局部大脑皮质还没有完全停止活动而引起的脑中的表象活动。”

梦涉及人的生理和心理活动两个层面,“梦境中所形成的事件及场景来自于 人们已有的认知以及记忆,这其中记忆所包含的内容有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感觉等。人们梦境中所出现的所有这些元素都是基于记忆基础的。”

这些解释虽然没有完全把握梦发生的原理机制,但基本上足以破除了梦的神秘性,并且认定梦是一种自然的生理现象。比如,《简明生物学词典》这样定义梦:“梦是睡眠过程中出现的一种生理现象,表征为复杂的、片断的、有时是混乱的精神活动”。《现代汉语字典》把梦定义为:“梦是睡眠时,局部大脑皮质还没有完全停止活动而引起的脑中的表象活动”。

这些定义虽然承认梦的发生原理具有复杂性,但基本上不具有超自然的神秘性。不过,在古代社会可不是这样子的。

古人对梦的认识具有强烈的宗教性色彩,甚至近乎迷信,认为梦是神灵给人启示和指引的一个重要管道。于是乎,解梦就成了一种流行的“学科”,甚至夹杂了某种巫术而成了一种通灵术,用以解开神灵启示的奥秘,从而达到辟邪祈福的功利性目的。

在古代中国有家喻户晓的“周公解梦”(其影响一直延续至今),在古代巴比伦和埃及则有许多祭司或术士接受解梦的训练,为君王和贵族集团提供服务。这在旧约圣经里也多有记载,古埃及和古巴比伦的帝王圈养了一批术士,专职提供占卜解梦预测凶吉等宗教服务。

比如古埃及:“到了早晨,法老心里不安,就差人召了埃及所有的术士和博士来;法老就把所做的梦告诉他们,却没有人能给法老圆解。” (创世记 41:8 和合本)

再如古巴比伦:“尼布甲尼撒在位第二年,他做了梦,心里烦乱,不能睡觉。 王吩咐人将术士、用法术的、行邪术的,和迦勒底人召来,要他们将王的梦告诉王,他们就来站在王前。 王对他们说:‘我做了一梦,心里烦乱,要知道这是什么梦。’ 迦勒底人用亚兰的言语对王说:‘愿王万岁!请将那梦告诉仆人,仆人就可以讲解。’”  (但以理书 2:1-4 和合本)

中国对梦的研究专著莫过于《周公解梦》,比弗洛伊德早了2000多年,这本书将梦赋予了能够帮助人解析未来祸福的能力,在民间影响极大。但充满许多荒诞不经的东西,根本不具备科学性。

现今人类随着对于梦的认识逐渐理性和科学化,人们越来越发现梦并不能预测人未来的因果祸福。学界一般认为,首先提出这一观点的是弗洛伊德及其代表名著《梦的解析》一书。从这个意义上说,弗洛伊德确实是做了一件划时代的大事。

不过,梦本身这种既真实又虚幻的特征,加之有些现象还得不到科学解释,这依然给宗教留下了一些空间。

二、基督教世界里的“异梦”

如果说对“梦”的强调和看重,甚至把梦和神的启示联系,在当今基督教世界非灵恩派莫属。不过,在一些极端性灵恩派那里,对梦的认知和探究又退回到了古代民间宗教的层次。

众所周知,灵恩派从20世纪初的五旬节运动开始,迄今为止经历了三四波浪潮,仍然没有停息。灵恩派有一个典型特点是追求内在医治、情感满足和神迹奇事,而方言、异梦和异象就成了灵恩派教会系统很普遍的用语。如果我们碰到有人使用这类词汇,一般可以确定是来自于灵恩派背景的。

其中,灵恩派信徒特别推崇“异梦”,渴慕在梦中得见神或获得神的指引,这是属灵的表现,并且把梦境当成了一个属灵的战场,是神和邪灵争战的超然空间。因此,在灵恩主义路线那里,“梦”重新又被包装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而有些所谓具有预言恩赐的“先知”们就以解梦占卜的姿态出现在信众面前,很受追捧。甚至还有的所谓“先知”还能魂游象外,上天堂下地狱进行畅通无阻的“旅游”。比如,中国有一个“艳丽姐妹”在网上很火,经常发布异梦和预言,越过圣经的教导而去传递神的“启示”,吸引了许多粉丝。

三、回到圣经看“梦”

我们当然不会否认,梦在圣经里也多有出现,且具有特殊的属灵涵义。由于是不寻常的梦,所以往往又被称为“异梦”。

笔者用手机软件搜索圣经中文和合本“梦”这个词,一共出现了一百次之多。但笔者也留意到一个特别的现象,圣经关于“梦”的叙述,绝大多数是出现在旧约圣经里的,而在新约里主要集中出现在马太福音前面两章,比如神的使者透过梦境给约瑟、给东方博士发出某些特殊的指引。

在旧约圣经里,异梦的确是神向人进行启示的一种重要方式,神向亚伯拉罕,向雅各,甚至也向外邦君王,多次通过梦境显现并传达某些神谕。比如:

“但夜间,神来,在梦中对亚比米勒说:‘你是个死人哪!因为你取了那女人来;她原是别人的妻子。’” (创世记 20:3 和合本)
“雅各出了别是巴,向哈兰走去; 到了一个地方,因为太阳落了,就在那里住宿……梦见一个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头顶着天,有 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来。 耶和华站在梯子以上(或译:站在他旁边),说:‘我是耶和华-你祖亚伯拉罕的 神,也是以撒的 神;我要将你现在所躺卧之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 ” (创世记 28:10-13 和合本)

但是到了新约,这种现象就急剧下降,而且正如前面所说集中出现在马太福音耶稣降生的故事中。请大家特别留意【太1:20、2:12、13、19、22】这五处经文,都是在特别紧急的情况下发生的,而且是事关新生的弥赛亚的生死。圣经的场景有其特殊性,从解经的角度看并不能用以建构教义,因为这些场景难以复制。

再继续往深处看,你就能看到一个更有趣的现象。那就是通观整个新约,梦几乎不再是神进行启示的手段了。这也是新约不同于(或曰超越)旧约的一个地方。为什么这样说呢?

其实原因也简单,因为上帝道成了肉身,耶稣基督来了,“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约翰福音1:14)。神的儿子就行走在世人中间,传道教导、传天国的福音、行神迹和医病赶鬼。既然如此,上帝还干嘛另外通过梦境向人传达启示呢?

其实,就算是在旧约圣经里,神通过梦给人进行启示,也不算是一种常态,要不然神为何默示摩西颁布完整而规范的律法体系呢?以色列民过信仰生活,绝对不是靠做梦寻求耶和华神的指引,而是要学习和遵行神的律法,并且也要把律法教导给自己的下一代。

“我禁止我脚走一切的邪路,为要遵守你的话。我没有偏离你的典章,因为你教训了我。你的言语在我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我藉着你的训词得以明白,所以我恨一切的假道。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 (诗篇 119:101-105 和合本)
“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 神是独一的主。 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 神。 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 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无论你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  (申命记 6:4-7 和合本)

等耶稣复活升天之后,使徒们领受使命传布福音建立教会牧养信徒,也不再是以梦境启示的方式进行了。他们对福音有直接的领受并且自己也有深思熟虑的思考。

新约圣经里有许多使徒写的书信,这些书信都是使徒针对教会存在的具体问题,本于福音和耶稣的教导进行指导,包含了他们的思考。但我们在这些书信里看不到使徒通过异梦来获得神的启示。

比如,在使徒保罗牧养教会的过程中,保罗并没有提到什么梦,神也没有通过梦给他传达启示。保罗是以相当理性而明确的讲论(当然是本于耶稣基督的福音及教导)指导信徒,回答他们遇到的疑难。

当然保罗是领受了神的启示,可以讲解福音的奥秘,但并非是神每次在梦里向保罗显现一次启示一段信息,然后保罗就紧接着写一封书信,告诉弟兄姐妹们该如何做。

保罗所写的书信,是以他领受的福音为根本原则,根据收信对象的不同处境不同问题而把这些原则应用出来。这当然也有保罗的理性思考。因此我们查考保罗留下来的十三封书信,他从来没有说他在梦里获得了什么启示,然后把启示告诉信徒们,指导他们该如何如何去做。

在这里,还有个词汇是“异象”,一般的福音派教会也会说“异象”,但显然不同于灵恩派的理解。前者对“异象”的理解可以看作是某种理念或蓝图或计划,是本于圣经结合时代处境通过理性思考总结出来的(当然也是有祷告的)。

而灵恩派对“异象”的理解几近于“异梦”,是神以某种特殊方式向某些特殊类型的信徒(一般是领袖人物)显现而传达的“异象”。在使徒行传里,确实有多次记载神透过“异象”向使徒显现并传达启示。这里的“异象”又和异梦不同,当然也非幻觉,可能是一种特殊的场景。但灵恩派把圣经里的某些现象当做通行的模式,以为今天还能复制当年的场景,无论是从解经上还是实践上是要打个问号的。

诚然使徒彼得在五旬节当天所讲的道,引用了旧约先知约珥的预言,指出圣灵的浇灌带来的结果:

“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 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做异梦。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他们就要说预言。在天上,我要显出奇事;在地下,我要显出神迹;有血,有火,有烟雾。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这都在主大而明显的日子未到以前。” (使徒行传 2:16-20 和合本)

这是对当时场景的描述,不见得就具有普遍性,提炼教义原则也很有难度,因为在后来使徒书信的教导里对此毫无提及,反而是重在阐述福音的信仰原理以及在基督徒生活中的应用,更关注成圣的生活和仁爱的伦理,而非宗教性的外在表现。

所以,我们不宜高举所谓的“异梦”,更不能把这些“异梦”当做是神启示我们的工具,或者寻求未来的祸福凶吉。梦,不再具有预言功能了!对于那些动不动说自己做了“异梦”、并听到神的声音或看到神的显现的“先知”们,我们要警惕!

因为圣经早有警告:
“得梦的先知可以述说那梦,得我话的人可以诚实讲说我的话。糠秕怎能与麦子比较呢?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利米书23:28和合本)
“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 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 (约翰一书 4:1 和合本)

四、圣经里关于“梦”的教导的另一个维度

对于梦,圣经确实记载了某些特殊的神奇现象,梦曾经是神向人显现传达启示的一种特殊工具,体现出一定的超自然性。但除此之外,圣经对梦还有另一种教导,向我们指出梦的自然性。这处经文并不太起眼,可能为很多人忽略。这处经文出自旧约圣经的的《传道书》,一共两次:

【传道书5:3】“事务多,就令人作梦;言语多,就显出愚昧。 ”
【传道书5:7】“多梦和多言,其中多有虚幻,你只要敬畏 神。”

中文新译本译对5:3上半句译为“挂虑多就令人作梦”。很显然,圣经不太起眼的这处经文越过在人的认知里笼罩着的神秘性色彩,而对普遍存在于人类活动里的梦做了很直接的教导,更切合现代社会对梦的认知。

这处经文用俗话来说,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人的梦是由白日生活中的挂虑引起的,是一种心理受到了某种刺激的生理性反应。也就是说,人做梦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生理现象。毫无疑问,这又断然否认了梦的超自然性和其它神秘性

因此,对于做梦不要太过于当真,以为是超然的征兆,或是神灵的暗示,或者是未来凶吉的暗示。

圣经在这里指出,梦呈现的景象虽然是来自生活,但说到底其实是虚幻的。所以,对于神的儿女来说,不要太刻意去求梦境里的“喻意”,只要单单敬畏神就可以了。

为了防止人们对于梦陷入神神叨叨般的迷信,传道书的作者教导我们要弃绝这些虚幻。吕振中译本翻译得更传神:“由于事情多、梦就多了;就有许多虚虚幻幻的事。但你呢,只要敬畏上帝。”(传5:7)这不正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原理之呈现吗?

基督徒活在地上,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异类”,也会遇到难处、挫折,也会产生忧虑、焦虑甚至抑郁等情绪。在这种情况下,难免不会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境。碰到这种情况,与其是进行赶鬼、或探求什么神秘“预言”,倒不如靠着主的话语调整好心理状态,养成积极乐观喜乐的心态,自然就会摆脱这种梦魇的困扰了。

在这里举个例子,被民间称为“鬼压床”的这种“梦魇”现象,以前人们不懂得科学原理,误以为是恶魔或邪灵“缠绕”,为此陷入恐慌。

但现在科学研究已经给出了很有力的解释,所谓“鬼压床”其实是一种睡眠病症,其学名叫“睡眠麻痹症”,具体就是“感觉意识清醒却无法移动身体,就像有东西压在胸口,脑醒身未醒,会出现幻觉、幻触、幻听等特殊的恐怖体验。”

研究发现,这种“脑醒身不醒”状态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机能,为了防止人自己做出一些动作引发潜在的危险(比如梦游)。研究还发现,人在睡眠中遭遇“鬼压床”这种特殊现象,也是有多种原因刺激的,比如:睡眠不足;饮酒、压力大、抑郁;还有睡姿不当:有研究发现,睡眠瘫痪发生时,58%的人是在平躺状态。

所以,一个人遇到“鬼压床”,不需要担忧什么恶魔来袭,而是要检讨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心理状态,并进行调整,自然而然就化解了。

结语

诚然,在旧约圣经里,神给某些人透过梦境传达过一些启示。但我们必须要看到的是,到了新约基督耶稣道成肉身,梦的超自然性功能就大为降低了,到了新约圣经写成后,神的启示已经完毕,就不能任意再添加什么新的启示了。

其实,这也就是等于梦的这一“启示”功能已不复存在了。但今天神是否还给人异梦呢?笔者信主十余年来并没有见过(网络上的听闻除外),与其说不确定,倒不如直接说越少越好。所以,就不要高举这种充满怪力乱神的“异梦”。

再者,不是所有的梦都是异梦异象。只要是人都会做梦,这是一种正常的自然现象。而梦既是杜绝不了的,也是左右不了的,当然也不具备支配我们生活的魔力。

正常的梦境是有调节功能的,但不是超自然的,更不是“通灵”的。今天的科学研究已经认知到,“梦的存在是为了协调人体心理世界的一种方式。对人在现实生活中所产生的注意力、情绪、认知活动有调节的作用。例如清醒时所产生的大量消极情绪,无奈被生活中的琐事掩盖下去,暂时忘却了,当人在休息的时候,白天的记忆会导致梦境的出现,梦的出现会缓解头脑中的焦虑、紧张等情绪和注意力。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笔者并不完全排除神可能会依然通过“异梦”给某些人做特殊的引导。但是,我们一定要当心,不能陷入这样的迷失里,以为凭借离奇古怪的异梦就能获得神的指引,借助这种异梦就能带来灵命的成长和教会的复兴。我们还是要回到圣经显明的真理里,并运用神赐给我们的理性去思考,而不是寄望于或高举梦的超自然性。

因为神赐给我们圣经和圣灵,还有我们的脑袋和理性。我们不去用这些武器,却痴迷于“周公解梦”式的算计和预测,实在是浪费了神的恩典。

如果有人问我做了噩梦,或遇到了“梦魇”,背后有什么属灵含义呢?我的答复是不要太计较,这不是邪灵“附体”,也无需驱魔,请看圣经的传道书5:3、7吧。你只要调整好睡眠习惯,靠着主养成健康向上的心理,过敬畏神的生活,就不要怕那些离奇古怪的梦境!

“麻雀往来,燕子翻飞;这样,无故的咒诅也必不临到。”(箴言 26:2 和合本)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福音派牧师提姆·凯勒胰腺癌确诊 请求代祷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