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一位黑人弟兄何以被视为“坏蛋”?——对美国黑人被“跪杀”事件的观察和反思

自由撰稿人 严以勒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6月09日 09:57

一、黑人非正常之死搅动美国

最近一位名叫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非洲裔美国人在警察暴力执法过程中遭遇非正常死亡事件,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甚至引发意想不到的社会骚乱,至今还在发酵中。此事不仅吸引了全世界关注的目光,还让依然没有摆脱新冠病毒疫情的美国更为雪上加霜。

据报道,5月25日,在美国的明尼苏达州第一大城──明尼亚波利斯(Minneapolis),这位黑人男子因在超市购物时掏出的一张20美元纸币被店员怀疑可能是假币发生纠纷,被白人警察执法时 “膝盖锁喉”长达七分钟之久,最终不治身亡。该事件被路人全程用手机纪录了下来,当有关视频上传到社交平台后激起社会公愤,并再次挑动美国社会敏感的黑白种族问题。

很快就有数百名愤怒的民众上街游行表示抗议,事发当天明尼阿波利斯市长就宣布该城进入72小时紧急状态。

虽然有关涉事警察已被拘押,并被控谋杀罪,而警察局长也为此事公开道歉。然而,民众的抗议活动仍在继续,并且进一步演变为社会骚乱,蔓延到纽约等数百个城市,甚至还出现打砸抢等暴力活动。看媒体的报道,这次骚乱大有席卷全美之势。

虽然有关抗议活动出现了打砸抢烧等暴力事件,但被跪压致死的黑人弗洛伊德更为值得同情。尤其是在视频里,我们可以看到,在警察重压之下的弗洛伊德表情异常痛苦,他不停地向警察求饶:“求求你了警官,我没法呼吸了!” “不要杀了我!”“妈妈”……令人无比揪心!

美国社会各界人士纷纷以多种方式对这位惨死的黑人表示缅怀。纽约著名的帝国大厦在其官方推特账号还宣布,要在6月1日晚上熄灯,回应乔治·弗洛伊德被“悲剧性谋杀”,以及“一切形式的不公正及其所有的受害者”。

确实,美国并非天国(可悲的是,国内有些基督徒可能把美国当成了天国),其社会也是由罪人组成的,并非“和谐社会”。这次骚乱可能也是美国长期以来多种社会矛盾暗流涌动的结果。作为局外人,我们可以予以关注,也可以默默代祷。

二、死难者是有犯罪前科的“不良分子”?

但是在国内社交平台上出现了某些仇黑、种族歧视的言论,甚至认为死于非命的黑人弗洛伊德也不是“好鸟”,甚至骂之为“黑鬼”。

因为在事发不久,当地法医就对弗洛伊德做了尸检,相关报告称,没有发现“支持外伤性窒息的身体检查结果”,并且还发现弗洛伊德生前患有心脏病,其体内还有潜在的毒品因素,这些都是可能导致他死亡的原因。(但另据报道,乔治·弗洛伊德家人聘请的律师公布的一份独立尸检报告,结论完全不一样,其报告显示弗洛伊德死于颈部和背部压迫导致的窒息,这种窒息导致脑部血液供应不足,“弗洛伊德没有其他健康问题可能导致死亡。”)

有的人在其朋友圈甚至还“曝光”了弗洛伊德生前劣迹斑斑的前科,比如曾经因持枪入室抢劫、吸毒藏毒都被判刑等等。这么一来,白人警察对这种有前科的“黑鬼”进行暴力执法似乎也是“天经地义”的事了。

有些基督徒(特别是某些“特朗普粉”)也盲目跟风,把矛头指向这位被跪杀的黑人,并大加鞭挞,有关言论甚至变成“仇黑”。

最近两天在一些基督徒朋友圈和微信群有一个视频短片纷纷被转发,题目也很“开门见山”:“黑人牧师怒斥黑人:‘你们真的有问题’”!在视频里,这位所谓的黑人牧师唾沫横飞,摆出一幅大义凛然的样子,狠狠地斥责黑人的各种问题,好像黑人就是天生的“问题族群”。但笔者从这位黑人牧师身上丝毫看不到基督的温柔和怜悯。

这些资讯汹涌而来,也让人们感到困惑,难道这位被“跪杀”的黑人本身难道也是个“大坏蛋”吗?

三、其实,他是我们的弟兄!

然而,真相不是这样的。虽然目前有极端分子借用此事大肆闹事,但这不代表警察的暴力执法就是对的,更不代表有前科的黑人弗洛伊德就是“死有余辜”!

因为,也是更为重要的是,被跪杀的美国黑人弗洛伊德竟然还是一位基督徒,而且有证据显明他是有明显生命改变的!

也就是说,他不是“黑鬼”,而是我们的弟兄!

今年46岁的弗洛伊德确实是有过犯罪记录的,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糟糕岁月。弗洛伊德曾经因持枪入室抢劫、吸毒藏毒等罪名9次被捕,6次罪名成立被判入狱,前后服刑长达8年时间之久!尤其是在2007年的时候,他还曾伙同其他歹徒参与了一次持枪入室持枪抢劫案件,当时他用枪指着女主的腹部,而其同伙则用手枪击打了女主的头部……

但是这不是弗洛伊德故事的全部,更不是结束。因为后来他遇见了主耶稣,并悔改信了主,因而其生命也发生了大改变。在朋友眼里,身高1.83米的弗洛伊德是一个“温柔的大个子”。这在国内报道里是有提及的,丝毫没有“人渣”的痕迹。

据介绍,在过去信主的数年来,弗洛伊德一直陪伴身处类似困境的年轻人,以及从事其它社区公益事业。他好像脱胎换骨了一样,他也常这样勉励自己:“我爱你们做的事。邻居需要、社区需要,如果你们做的都是神的事,那就是我的事。”

此外,弗洛伊德还热心参与教会福音事工。他曾协助当时刚兴起的休斯顿复活教会拓展福音事工,把一个犯罪率很高的篮球场变成敬拜神的场所。

弗洛伊德也通过网络自媒体影视方式呼吁美国年轻一代“抛弃枪支、停止暴力”。他对那些自认为携枪出门才是狠角色的年轻人,发出推心置腹的呼吁:“兄弟,回家吧。总有一天要面对上帝。你要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知道我在说什么吗?我很痛心。”

所以,弗洛伊德曾经确实是“人渣”,但当他悔改归向了主,他就是“新造的人”了,他确实也活出了这种全新的生命,并且成为一位“福音勇士”。

葛培理牧师的儿子葛福临牧师在自媒体平台上也表达了缅怀,他以悲情的语气写道:“乔治·弗洛伊德的生命的影响远远超过了最后八分钟的影像。”并且引用弗洛伊德身边亲友的见证指出,弗洛伊德“在搬到明尼阿波利斯之前, 曾经历过耶稣基督福音改变生活的生命的力量”。

葛福临牧师把弗洛伊德称为"和平之子",因为他曾帮助过很多年轻人放下枪,来接受耶稣。“他是个温柔的巨人,他留下的遗产是关于上帝的爱和耶稣基督带给人的希望。”

四、一位黑人弟兄为何会被当成“坏蛋”?

可是,为什么还有人(包括某些基督徒)带着有色眼镜看待这位已经死难的弗洛伊德,甚至显得刻薄无情?难道仅仅就是因为他的肤色是黑色的吗?对,这就是种族主义歧视!

在网上,这一次盲目跟风斥责弗洛伊德、甚至为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叫好的基督徒往往是以特朗普粉自居,认为特朗普是上帝兴起的现代“居鲁士”,用来拯救美国甚至全世界的“大救星”。

对美国的总统有不同的偏好,这可以看为是属于不同的政治立场,但对于一个命丧警察暴力执法之下的基督徒黑人弟兄毫无怜悯,甚至还泼污水,这就很不正常了。只能说是被种族偏见蒙蔽了眼睛!

基督教信仰价值观是反对种族主义的,因为种族主义和神的创造、耶稣基督的福音格格不入,神看每个人都是宝贵的、独特的、有价值的,耶稣也为不同肤色的人舍命流血: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 ” (创世记 1:26-27 和合本)

“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 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 你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 (加拉太书 3:27-29 和合本)

但为何会有种族主义?这是一种罪。约翰·派博(John Piper)牧师曾指出,“种族主义产生于骄傲,也是贪婪、恐惧和私欲的同伴。”

很多人是天生的种族主义者,这是人的罪性。只有基督福音才是种族主义的解药:

“因他使我们和睦(原文是因他是我们的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 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藉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 神和好了, 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  (以弗所书 2:14-17 和合本)

然而,不幸的是,在基督教历史上,也有的基督徒拥护过种族主义歧视,甚至从圣经里寻找“神圣依据”,留下很糟糕的“见证”。比如,南非白人(荷兰改革宗的后裔)在南非建立种族隔离制度。

早在大航海时代,有很长一段时间白人殖民者还在争论黑人到底属于不属于人类,或者是把黑人视为“含的后裔”,属于“低级”种族,理所当然只配做奴隶。

种族歧视曾经是长期困扰基督教美国的一大社会问题,如今追求种族平等与和睦相处也是近几十年的事情。南北战争时期,就要不要废除对黑人的奴隶制,美国基督教竟然分裂为两大截然对立的阵营……

对此,我们只能回到耶稣的作为和耶稣的教导。种族主义者心里都有法利赛人式的自义和优越感。但耶稣来了,是要打破这种法利赛主义权势的,祂的爱和国度向那些被边缘化的麻风病人、税吏、娼妓等群体敞开。耶稣甚至被讥讽为“是税吏和罪人的朋友”(马太福音 11:19 和合本)。

在未来的新天新地国度里,绝对没有种族主义和种族隔离的:“此后,我观看,见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树枝, 大声喊着说:‘愿救恩归与坐在宝座上我们的 神,也归与羔羊!’”  (启示录 7:9-10 和合本)

结语

面对泼污水,弗洛伊德生前的挚友、NBA名宿“杰克船长”,也在公开集会中公开发声道:

“我站在这里,为的是不让他们贬谪我的同胞兄弟,乔治·弗洛伊德的人格。很多时候,警察知道自己做错了,但他们立刻想要掩盖。提及受害者的背景,仿佛这样就能美化他们的行动,谋杀怎么美化?只要对象是个黑人就可以……”

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社会抗议,甚至出现暴力性骚乱,有人借机发泄积压已久的不满和仇恨。这应该是弗洛伊德不愿意看到的,因为他也是反暴力的,生前他一直在做一个工作,劝说年轻人放弃武器,回转归向上帝,接受在基督里的饶恕和更新。

虽然目前抗议在美国许多地方蔓延,充斥着各种混乱,但也出现令人感动的一幕,有的地方警察和抗议者紧紧拥抱,甚至一起流泪祷告。这一幕让我们看到了一丝亮光。因为圣经说:“恨能挑启争端;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箴言 10:12和合本)

弗洛伊德,我们的弟兄,愿你安息!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福音派牧师提姆·凯勒胰腺癌确诊 请求代祷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