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话题|后疫情时代 教会面临哪些“痛点”亟需应对?

作者: 胡艾茜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5月30日 10:19

2020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得迅猛且令人措手不及,给各行各业带来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也包括教会。

因不能实地聚会,导致一些教会开始使用网络来做牧养、团契,利用网络软件进行讲道、学习等日常灵修活动。但这场疫情的爆发也使得教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甚至暴露出许多的软弱与痛点。如今疫情逐渐减缓,个人的生活也开始陆续恢复正常,然而它给教会带来的影响不会随着疫情的好转而消逝,反而需要引起我们的警醒和思考。在后疫情时代,教会应该面对逐渐暴露出的多个痛点?

基督时报邀请到三位不同地区的牧者、传道人,请他们来简单谈一谈对疫情期间教会的一些思考。

陈传道:暴露出教会功能常常只局限在“教堂”

这次疫情期间格外显出教会的无力感,它实在是太过软弱——无论是面对时事、信徒还是社会,都特别渺小。

以前教会正常聚会时显不出来,因为到点信徒就自主地去教会聚会,但在疫情下就显出来教会对信徒是没有丝毫引导能力的。无论信徒本身需要的是什么,还是疫情期间不能去教会聚会后、教会对信徒继续牧养的能力,都显不出来它本应有的能力。疫情期间信徒如同没有牧人的羊一样,随意乱跑,到这个群里去听一听,到那个群里去听一听。

事实上,教会很多的存在、权力和功能性,并不是倚靠信仰而来,乃是依靠教堂那座房子而来,一旦失去房子,信徒不能再倚靠房子时,就会显得信徒和教会没有太大关系了。所以对信徒来说,有时候教会并不是他们委身的地方,也不是信仰里面的家,而是一个方便聚会的场所。单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教会没有存在的太大意义,所以就显得教会很软弱无力。

对社会而言也是,虽然教会或信徒捐献了不少东西,但在这场疫情中并没有扮演什么很重要的角色,没有发挥它的作用,很多教会考虑的是如何保障自身利益,如果没有人催逼的话,可能也做不了什么……

至于之后教会要如何应对这些痛点,我认为所有应对前提是教会能够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只要能意识到,就不难解决,方法还是有很多的。只要教会想让它发挥其应有的价值,都不难。例如提高传道人的质量、提升对信徒的关怀、让教会整体在信仰上的建设更加深刻等等。

但教会自认为它是掌握真理的团体,一些教会认为它是不会有错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如果没有其它情况来介入使教会突然发生变革,教会的存在只能被时代拖着,强硬性的、用一代一代的人来改变它。但这样的改变是依然落后于整个社会体系的。

吕弟兄:归属感、奉献和牧养都成为最大痛点

疫情暴露出的教会痛点约有以下几点:
1,归属感:疫情导致很多弟兄姐妹对教会的归属感没有那么强了。因为很多网络聚会兴起,如果自己教会做得不是很好,信徒对自己教会的委身和归属会变弱。
2,奉献:疫情期间也会使奉献相对减少,很多教会(不知道多少)会面临财务的危机。信徒不能实地聚会,加上网络上大家会互窜教会,也会导致奉献不能及时,或不会直接奉献给自己原来的教会。
3,牧养系统:比较弱的教会,整个牧养系统在疫情的冲击下全部失效。即便是做网络牧养,但因为对设备的不熟悉、弟兄姐妹的不适应、一些信徒的参与度不高、以前也没有重视过这一块等等各种因素,会使得网络牧养的效果也不好。

很多教会对小组牧养其实没有看见,平时对小组牧养也不当回事——之前很多没有引入小组牧养形式的教会,疫情发生后就会受不了,因为此前基本都是实地聚会,所以网络上的参与感就不是很好,可能需要小组的牧养关怀,但一时半会也并不能做到完善。

疫情过后教会如何应对和恢复,我认为可以思考以下两点:
第一是牧师传道人能不能与时俱进,能不能认识到教会存在的这些问题,做出改变。
第二是教会领袖需要放权,要刻意地去培养一些人。以前是把权力都抓在自己手上,但一个人能做的很有限,需要把权力分散下去,培养一些年轻人、小组长之类的起来。

然后就是牧者要更勤勉一点,有些传道人或牧者在疫情下反而变得懒散了,因为没办法聚会,所以有点半放弃的状态。越是这种环境里牧者越应该多努力,给与弟兄姐妹更多的关怀。

雷牧师:新时代的科技如何使用在牧养上,很重要

疫情后才发现,教会在网络这一块有很多误解,因为这次疫情大家都在家里面不能外出,所以有种教会一下就被打散的感觉。信徒不能彼此相见,只能通过网络进行牧养,很多教会就很着急,想着要赶紧做网络这一块,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也会出现信徒流失的情况,但如果教会之前就有开辟网络这一块的话,应该信徒的流失不会特别严重。

当然,新时代的科技这一块,教会需要更多地去反思,如何搭配科技去做好牧养。

也还是要持续地去进行网络牧养。例如我们教会在这次疫情期间,有在网上开始一些培训——以前是在教会实地,现在全部搬到网上,效果还比较不错,有一些课程是可以看回放的,也非常方便。

疫情期间信徒不能见面,教会凝聚力比较会受到影响,但这个也可以补救,例如小组变成网络,或者两三个人私下探访等等。只是要有心里准备,即便是做到这些,可能教会的整体凝聚力还是会受一些影响,因为教会实地的聚会还是非常重要的,网络要做,但也取代不了实地聚会。

笔者手记:
三位牧者的分享,让我们看到后疫情时代,教会面临着几个亟需应对的痛点:
1.教会功能的反思:什么是教会?
2.信徒的归属感:是教会许多更多关怀,还是信徒需要更多委身?
3.教会的财政:奉献和金钱减少时,如何利用有限的资源展开事工?
4.艰难下的牧养:如何在不能见面的时候加强牧养的关系?
5.科技:教会如何使用科技更灵活的服事?

这些痛点更清晰,才能更好面对。而如何面对这些痛点,也是要在真实的服事实践中寻找答案的。时代不同,但上帝的恩典不变。相信上帝会带领后疫情时代的教会。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福音派牧师提姆·凯勒胰腺癌确诊 请求代祷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