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钩沉丨基督教对近代中国女性的影响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5月20日 16:45

1,

都觉得中国传统文化比较压制女性,但女性神祗却有着很高的地位。人们普遍喜欢拜观音菩萨,称她为慈悲的女神。信徒对观音的崇拜是非常盲目的,他们觉得观音是无所不能,无处不在的,而且她是大慈大悲的。虽然佛教里每个神的管辖范围都是有限的,可信徒习惯于凡事求观音。除了观音还有地母,她赐宇宙以生命,还借天堂使者拯救人类。另外还有沿海地区对妈祖、金花夫人的崇拜也非常普遍。

在中国,妇女不仅是宗教主要的信徒,同时也有很多女教主,女密宗首领,甚至有女教派创始人。例如在白莲教中就有女教主、女教师。而白莲教之所以吸引妇女,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妇女们想要摆脱社会等级的压迫与束缚。

2

19世纪,当西方宣教士将福音再次传入中国。基督教在这片土地上开办女校,在教育和医疗服务方面培养了很多人才,对建设这个国家,做出了非比寻常的贡献。

基督教反对缠足、纳妾、杀婴及指派婚姻,这一系列的运动,都极大地提升了中国妇女的地位,教会学校的女生都积极地参与反侵略和反男女不平等的运动。

自1821年,梁发用一个饭碗为自己的妻子李氏施洗,李氏成为中国第一个更正教女信徒开始,女性在教会里就表现出强烈的虔诚和热情。虽然她们在知识上不如男性信徒,但在信道追求上格外地笃定,那种火热的心是男性基督徒所远远比不上的。

3

而且在那个时代,产生了一批在国家社会建设方面有杰出贡献的女基督徒。大家熟知的有:金韵梅、徐金英、石美玉、康成,她们都是女留学生基督徒。她们在医学、教育、社会福利以及宗教上,都有很多的贡献,她们多数都积极地提倡妇女解放运动。

金韵梅是中国第一名留学海外的女性,作为传教士养女,学成后以传教士身份回国,热心于祖国的护理和女子教育事业;徐金英在1898年代表中国妇女参加了伦敦世界妇女协会;石美玉曾担任万国节制会分会,中国妇女节制会会长,该会一大宗旨是谋求妇女权益;康成则在1910年作为中华基督教女青年会代表出席了世界青年会年会。

此外还有像张竹君这样的革命军、教育家、医生,曾宝荪这样的教育家,林巧稚这样的医生,她们以基督的精神献身于那个时代。她们都是在中国很有影响力的女性基督徒。

4

大多数传教士,都是相信男女平等的,且坚定地为女性争取权益。万国公报发表了非常多的关于妇女问题的文章,抨击缠足和溺婴的陋习。传教士不断地撰写文章鼓吹不缠足,还组织了很多类似厦门不缠足会这样的团体。

传教士宣讲缠足对妇女的危害,对健康伤害很大,缠足后血脉不畅,小脚永远冰冷不温,容易招致痼疾,这对家庭对社会危害都不小。女性缠足后很多体力活就不能做了,男人就必须要做很多女工,长此以往,一个家庭就会陷入贫困。对国家而严,更造成民用空乏,使整个国家都陷入困境。

传教士宣扬,无论男女都是上帝所造的,是平等的,上帝赐予男女各两足,为国家奔走、为家庭分劳。女子缠足有负天恩,有悖天理的罪恶。

5

基督教在中国坚持反对黄赌毒,主张戒烟,反嫖赌、反纳妾,坚持一夫一妻,坚持扫除一切有害身心之举。以石美玉为会长的中国妇女节制会,就是以禁烟、酒、娼妓,并谋求妇女权益为宗旨。

作为社会的良心,基督教批判改造陋习,基督教女青年会更努力地建设妇女俱乐部、体育馆、图书馆、文化教育、圣经研习、家庭生活短训班、社会服务、救济、募捐等等,为社会习俗的改良积极助力。

传教士提倡发展女子教育,改革女性三从四德的说教。在五四运动前,基督教女子教育体系已经相当成熟。有女子普通教育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教育、女子师范教育、女子职业专门学校、女子医学教育、残疾女子教育、女子神学教育。

中国近代早期的职业妇女中,来自教会女子学校的占了绝大多数。这些女教师、女学生、女护士、女医生的出现,极大地冲击了传统妇女的生活方式,对中国妇女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

6

基督教对中国近代妇女的解放运动影响深远,内在原因自然是受到上帝博爱的感召,愿意把福音的好处分享给别人。

我们承认基督教自古以来,并不是一直都对女性很友好,但基督教对罪恶的批判和自我纠偏的能力,总能把基督教带回到真理的正轨,以期基督的恩典可以临到更多的人。虽然传教士进入中国,不可避免地要透过政治和经济的通道,但基督教对中国女性解放的贡献是无法被抹煞的。林乐知特别说道:“东方教化中所具之恶习之一在于轻视女人,恒为女人之心才道德,不能与男人同等,此实与西人之公见,大相反对者也。”

7

基督教是促进中国妇女觉醒的一个原动力,这一点,是有很明显的历史轨迹可以寻找的。

客观地说,基督教传入中国,其所作所为不可能是尽善尽美的。如果要说,一点点帝国主义的恶意都没有,也不真实,传教士有没有自诩高人一等呢,肯定有。

但基督教借着传教士和各种教会组织为中国女性所做的社会贡献,是我们不能否认,也不应该忘记的。

常有人说,多一个基督徒就少一个中国人,这是不合理的,也有着深深的宗教偏见。基督教进入中国,对中国女性的解放,绝不是为基督教征服世界,而是为基督关爱这个世界,为基督热爱这个国家,也为基督尊重这地的女性。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观察与思考丨为什么说疫情下的网络聚会会给教会带来大洗牌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