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对谈丨话题:疫情大背景下,基督教能给出什么答案

作者: 王璐德 胡爱茜 编辑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5月13日 14:50

背景资料:

2020年3月29日,《时代周刊》上登载了汤姆·赖特(Nicholas Thomas Wright,简称N.T.赖特)一篇文章《基督教没有提供关于新冠病毒的答案,它也不应该提供》的文章。

N.T.赖特是20世紀最重要的新约学者之一,曾任英国圣公会主教,是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的新约及早期基督教研究制教授,牛津大学威克里夫高级研究员(Senior Research Fellow)。他被评价为“牧养和学术兼备的主教神学家”。同时,赖特也是著有近百本神学书籍的著名作者,其中包括《新约与神的子民》、《邪恶与上帝新世界》、《翻天覆地——重新看见耶稣是谁》等。

作为当今最著名的新约圣经学者之一,N.T.赖特在此次《时代周刊》的文章写到:
“理性主义者(包括基督教理性主义者)想要解释。浪漫主义者(包括基督教浪漫主义者)希望可以松一口气。但是也许我们比任何一个都需要的是恢复圣经的‘哀歌’(lament)传统。当人们问‘为什么?’却得不答案时,需要的是哀歌。”
“创世纪(6章)记载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耶和华就心中忧伤。当他的‘新娘’——以色列民远离他时,他伤心欲绝。当上帝道成肉身来到他的百姓之中时——除非那是真的,否则耶稣的故事是没有意义的——耶稣站在自己的朋友拉撒路的坟墓旁哭泣。使徒保罗(在罗马书8章中)说当圣灵在我们里面‘叹息’时,我们和一切受造之物也都一同‘叹息’。三位一体的古老教义教导我们可以透过圣子耶稣的眼泪和圣灵的痛苦认识到上帝是怎样的一位。”
“因此,能够解释‘发生了什么’和‘为什么发生’不是基督教的呼召。实际上,基督教呼召的一部分是无法解释——却代之以去哀歌。当圣灵在我们里面哀叹时,即使我们处在自我隔离的状态的下,也可以成为上帝的临在、医治和爱可以居住的圣殿。由此,随之而来的是新的可能性、新的善举、新的认识、新的希望。”

对谈主题:
面对着已经成为“全球大流行”的新冠疫情,基督教能够提供答案吗?

当年二战德国轰炸英国,英国士气很低落时,C.S.路易斯出来在BBC做广播给大家讲基督教的教义,给整个英国民众盼望和忍耐抗争下去的力量,后来广播的内容整理出来就是《返璞归真》这本书,见证者当年基督徒带给时代的属灵力量。

如果N.T.Wright说的是对的,“基督教没有提供关于新冠病毒的答案,它也不应该提供”,那么,在2020疫情这个时代大背景下,基督教能够提供给民众的是什么呢?

针对此话题,基督时报4月下旬邀请了三位不同地区80后/90后教牧同工进行在线交流讨论。
L弟兄:华东80后二线城市一社区团契成员。 
X弟兄:华东地区四线城市90后青年团契带领人。 
M弟兄:中原地区一80后教会讲道人。

对谈内容:
主持人:对于N.T.赖特的观点“基督教没有提供关于新冠病毒的答案,它也不应该提供”,各位是怎样看待的呢?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
X弟兄:我认为:没有答案,就是陪伴。
L弟兄:疫情发生后,很多人会问“为什么上帝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看到很多基督徒给出的答案是:灾难来自人类的罪和上帝的审判,“天谴论”的思路。
X弟兄:这种答案不能直接说它是错的,但是很简单粗暴的。对于幸福的人来说,这种答案可以听一下,但是对于遭遇痛苦的人来说,这个答案过于残忍。

主持人:当灾难发生时,不少教会一般都会“天谴论”这样的思路去解释,引起很多争议。
X弟兄:大部分的灾难话题不可能避而不谈的,不可能不谈的,整个圣经就是这样的。教会是这样的,它就是要这么说,你爱听不爱拉到,没有必要拍人的马屁。但是,我觉得认为“灾难一发生,教会就会用天谴论解释”是一种错误的印象。其实教会这样写的这样说的并不多,在很多声音中是很小众的,但这个帽子都盖在了教会身上。当今世界上出现很多罪恶,但是其实教会对这些没有多少声音,因为教会本身是一个弱势群体。

主持人:你的意思是,现代社会的背景下,教会对公共话题发声的很少?
X弟兄:是的,教会在公共话题领域是被赶出去了,它不能在公共领域发言,很多时候它没法发言,因为一发言就被骂,就跟1920年代的非基运动一样。现在全世界很多地方的大环境都这样。比如在欧美,基督教现在也面临很多“政治正确”。

主持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
L弟兄:这只是说明传统基督教的模式没有空间了。传统基督教的关注角度、关注方式、关注内容...等各个方面已经和公共视角脱离了、二者相差很远。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充满娱乐、世俗和希望的世界里,但是我们还去宣传一种悲观、末世的色彩,会很难。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跟罗马帝国时期和中世纪被很多灾难贫穷困扰的时代已经不一样了。时代不一样了,但是关注的如果还停留在过去,肯定不行。基督教可以关注的东西很多、可以关注的领域很多,但唯独只是关注黑暗的问题。其实基督教的福音是光明的,在社会上去发展一种可以给予正面积极的力量的,但是现在常常成为一种负能量了。
耶稣面对天生瞎眼的人,他的门徒说这个人天生瞎眼是因为他自己的罪还是他父母的罪呢?但是耶稣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
我们面对社会的黑暗要去做的是彰显上帝的光,而不是只看聚焦黑暗、放大黑暗。今天把耶稣的方式忽略掉了,而是以牙还牙的方式。
X弟兄:哪里以牙还牙了?
L弟兄:总是看黑暗面和社会罪恶,说就是因为这些,所以灾难来了、瘟疫来了,所以要悔改。我认为这是一种宗教的方式,使人转到宗教里去,而不是像耶稣一样使人回到上帝那里。耶稣的方式是在激励中使人看到上帝恩典,而不是上帝是一把利剑,人已经很痛苦了还去刺人一下,然后说要悔改。

X弟兄:圣经上耶稣医治的例子很多,也不能只说这一个。
L弟兄:我的焦点是说我们要用积极的方式去看待这个世界。
X弟兄:我同意看待很多事情时候不能一刀切,不能说每个有可怜遭遇的人都是犯了罪,有些人就真的不是自己犯了罪,就是倒霉。有些人天生就是残疾,不能说是因为他们犯了罪。但反过来犯罪的东西,我们也不能避而不谈。
M弟兄:关于这个问题很复杂,不是简单的。天谴论就是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因为犯罪所以遭受瘟疫,反过来人们悔改了瘟疫就消失了”,只是这样理解的话,面对疫情人也不需要防疫、隔离等措施了吗?能不能简单把旧约申命记的模式“你们祝福就蒙福你们战争就遭瘟疫”套在这个时代?我认为是不行的,这是不恰当的。用申命记这个模式来看的话很简单——这个世界不是黑的就是白的。但是从常识来看,世界很复杂的,不能用简单的属灵公式来搞一刀切的。例如美国前段时间搞全国祈祷,按照旧约的模式就是悔改后瘟疫就停止了,但现在看美国悔改了疫情反而蔓延了。所以,一刀切的话是不行的。我觉得面对世界很多复杂的问题,需要去思考。

主持人:古代的医学科技还不发达,所以当时的人把生死看成是神的事,但是现在医学科技发达了,能用医学、防疫等很多方式来保护自己的生命,所以很多时候不能直接套用圣经。
L弟兄:圣经没有错,信仰没错,错的是我们太机械了。

主持人:那么,在疫情的大背景下,基督教能够提供给民众的是什么呢?
L弟兄:耶稣跟门徒在海上航行时,遇到风浪,门徒非常惊惶去喊耶稣,但是耶稣在这种生死关头反而平安地睡着了。从中我们得到的启发是,我们面对灾难时应该要像耶稣一样有平安,可以冷静下来。我们可对民众提供一种信心,提供信心的榜样。我们相信上帝,相信所有的都有上帝在主管,但是我们该自救的还是要去自救,但是我们不害怕不恐慌,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不是像没有信仰的人一样非常害怕非常恐慌。我因为有平安,所以可以冷静,遵守社会的秩序,保持信心和理性,同时做我们力所能及的抗疫和自救。
X弟兄:对。我觉得基督教能给我们提供的是内心的信心、勇气和平安,让我们可以更好地回应环境。赖特说没有答案,我也认为没有答案。上帝的儿子被钉在十字架上那么痛苦的呼喊“阿爸父,阿爸父”,上帝都没有回应,我们基督徒遇到灾难,也很正常。耶稣没有承诺给我们答案,但他给我们共情、同理心,让我们看到耶稣也经历过风浪、灾难、生死,他与我们同在。有陪伴,大家一起面对会好一点,如果只是一个人的话会很痛苦。疫情中得了这种病是很痛苦的,没有陪伴是很痛苦的,所以为什么我认可意大利那些神父的做法。神父为了去安慰那些感染的人,自己也感染了,几十个神父去世了。虽然我做不到,但是我尊重他们。我们虽然能做的有限,但是打个电话关怀一下也是好的。
M弟兄:我们跟意大利不一样,意大利基本上都是天主教徒,那边他们神父的任务是很重的。我们这边信徒的比例是很低的,当然我们身边有人不幸感染了,无论是信还是不信,以恰当的方式表达关心陪伴是需要的。


(文中讨论的观点仅代表参加者本人的立场,供读者参考。本平台保持中立。)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观察与思考丨为什么说疫情下的网络聚会会给教会带来大洗牌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