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圣经中的好婆婆拿俄米:坚强女性的榜样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5月14日 09:45

圣经中有很多伟大的母亲,她们对上帝虔诚敬拜,没有逾越上帝的诫命和律法,在上帝眼里是蒙恩的女子。如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摩西的母亲、参孙的母亲等,她们都是敬畏神的妇人,因此在旧约中她们都蒙了上帝的祝福。

但在圣经的母亲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大卫的曾曾祖母,路德的婆婆拿俄米。她作为一个婆婆,在旧约士师时代的所作所为,是正直公义又满有慈爱的,即使我们以今天以现代的价值观来看,也是值得我们敬重的女性,与现代价值观相比,即使最挑剔的人,也会以为拿俄米生错了时代。

士师时代,是没有王的,《士师记》的写作是为了大卫王的出现做铺垫,因此《路得记》的出现就成为大卫王出现的过渡。士师时代是个什么时代,相较于大卫时代的强大与稳定,那么士师时代就是个罪恶的时代,《士师记》最后一节说“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师记 21:25)”让人愤慨不已的利未人的妾事件,就发生在那个时代。可想而知,以色列人的社会和国家是如何的混乱,人们的生活是怎样一种情景了。

然而,在那样一个混乱不堪的时代,竟然还有拿俄米这样的婆婆,我实在觉得很突兀。但她毕竟真实地存在士师时代。让人不得不觉得上帝的奇妙。

拿俄米的命运并不好,在因为饥荒不得已逃到摩押地之后,她先后经历了丧夫和丧子,在我们中国传统观念中的几个人生悲剧,拿俄米几乎都占领了。

面对如此的人生苦难,拿俄米没有被击垮,用她那瘦弱的肩膀独自抗了下来。

丧失亲人的拿俄米现在只剩下两个外邦人儿媳。在家乡情况好转之后,她准备返回家乡。

返回家乡前,她向两个儿媳说明自己的想法,并建议她们各自回家,并且再嫁。如果我们考虑一下《利未记》中关于寡妇的律法,就会觉得拿俄米的行为是不符合犹太传统的。因为在犹太人的律法中,寡妇是不得不到尊重的。祭司不能娶寡妇,是因为寡妇不圣洁,寡妇也无法继承自己丈夫的财产,亡故丈夫的财产只能由他的兄弟继承,并且寡妇的婚姻也不能自由选择,她必须嫁给亡故丈夫的兄弟,以为丈夫延续子嗣。

纵然拿俄米的两个儿媳已经没有兄弟可再嫁了,但是拿俄米此时的宽容在她那个时代也是不多见。也许正是拿俄米的善良,才有了蒙上帝拣选的大卫这样的后裔吧。

面对不舍弃自己、愿意跟随她回到本国的年轻儿媳,拿俄米说:“我女儿们哪,回去吧!为何要跟我去呢?我还能生子作你们的丈夫吗?我女儿们哪,回去吧!我年纪老迈,不能再有丈夫;即或说,我还有指望,今夜有丈夫可以生子,你们岂能等着他们长大呢?你们岂能等着他们不嫁别人呢?我女儿们哪,不要这样。我为你们的缘故甚是愁苦,因为耶和华伸手攻击我。”(路得记 1:11-13 和合本)

拿俄米这段话饱含了寡妇的辛酸以及犹太律法的残酷。拿俄米不希望儿媳们的青春这样耗在犹太律法上面,等待拿俄米再找丈夫的亲属,生一个儿子,延续子嗣,那还得等待多少年啊。更何况拿俄米已经年纪老迈不能生育了。拿俄米深深体会作为女人的艰难,以及律法和传统对女人限制的痛苦。所以,面对不愿离开的儿媳,拿俄米才说出这样的话,这些敦敦劝告,饱含了拿俄米作为一个女性对传统的控告,也饱含一个婆婆对孩子的爱。

或者是因为这样的婆婆,她们才不愿以离开吧。

但她的儿媳路得却执意跟随她回到犹太地的伯利恒去。

不论是拿俄米还是路德都承受着极大的丧夫的痛苦,因此当她的邻居们惊讶与她们回来的时候,拿俄米对她们说:“不要叫我拿俄米(就是甜的意思),要叫我玛拉(就是苦的意思),因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我满满地出去,耶和华使我空空地回来。耶和华降祸与我;全能者使我受苦。既是这样,你们为何还叫我拿俄米呢?”(路得记 1:20-21 和合本)

正是承担着失去家人的痛苦,拿俄米开始为她的儿媳路得的未来考虑。要知道一个失去丈夫没有财产继承权的寡妇,只能依靠她夫家的其它人接济生活,并且这种接济纯属善意的行动,是没有任何律法保证的:你打橄榄树,枝上剩下的,不可再打;要留给寄居的与孤儿寡妇。 (申命记 24:20 和合本)你摘葡萄园的葡萄,所剩下的,不可再摘;要留给寄居的与孤儿寡妇。 (申命记 24:21 和合本)“每逢三年,就是十分取一之年,你取完了一切土产的十分之一,要分给利未人和寄居的,与孤儿寡妇,使他们在你城中可以吃得饱足。 (申命记 26:12 和合本)

虽然耶和华颁布的律法有对寡妇和孤儿的照顾,为他们留有剩余,但剩余多少并没有规定。她们生活的好坏,完全依靠男人们的善意之大小。因此,善良的婆婆不得不为路德考虑。

这样,拿俄米就开始为路得物色丈夫。

这个时候,她亲族中的大财主波阿斯就进入了她的视野,接下来的一切,路德按照拿俄米的安排,半夜进入波阿斯的被窝,生米煮成熟饭。

为什么拿俄米要以这种方式,为路得安排婚事呢。前面说过,寡妇是没有地位的,更没有选择婚姻的自由。因此,拿俄米不能直接地去向波阿斯提亲,因此只能采取这中不光彩的方式。

但是在路德的婚姻中,还要依赖波阿斯的善良,如果波阿斯不愿意,路德的婚姻也无法成行。

显然,在那个没有王的一切都是混乱的年代,作为婆婆的拿俄米对她的儿媳算是非常伟大的行为了。拿俄米的行为堪称那个时代的婆婆典范。甚至堪称坚强女性的典范!

她们都值得我们纪念!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2020全球华人差传大会丨李伟强牧师:更新社区服务与移民事工的五个实用概念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