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观察与思考丨教会主义的衰落,亟需平信徒的崛起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5月21日 09:13

这次疫情对传统基督教来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这种挑战主要是对教会的挑战。教会之所以会遇到挑战,是因为信徒不能聚会。不能聚会也就意味着由教会集体仪式所产生的许多功能无法延续。而教会的存在,以及教会神圣性的延续,是赖以仪式的存在。而仪式的特点就是它的空间性。

虚拟教会或网络教会的概念和形式,虽然自互联网普及以来,就被提出和运用,距今也有很长的历史了。虽然有如此长的发展阶段,但空间和数量并未突破,依然处在尝试或者备选阶段。而之所以不被认可的原因,就是因为它的超空间性。网络聚会无法把人限制在一个有限的空间之内,从而屏蔽掉与集体仪式无关的事物,而把集体仪式控制在一个单一场景中。在单一场景内聚集的信徒,才会产生神圣感和认同感。这种不同于生活场景的集体仪式空间,保证了信徒将宗教活动与生活场景的分割,使他们在区分中,建立宗教生活的特殊性。

正是这种由集体仪式所产生的神圣感,维护和延续着信众对教会的认同,从而也支撑着教会的存在。

教会一切结构和因素,都是建立在以特定空间中的仪式所产生的神圣感基础上的。牧师一旦离开教会,其身份就出现危机,因此牧师是相对于教会而言的身份,离开教会之后,他只是一个平信徒而已。也许我们认为一个牧师的身份是永恒的,但我们忽略了牧师背后的教会永恒存在的预设。我们认为教会是永恒的,因此牧师才是永恒的。显然,教会作为地上的存在,并不具备永恒性。

而另一方面,因为教会的存在,奉献才有存在的理由,而信众们向教会奉献,则是因为他们从教会获得神圣感,获得愈多他们可能奉献越多,对教会认同越高。而奉献维持着教会的运转,也维持着牧师的经济收入。

因此,教会依赖的是特定空间内的仪式。回顾历史,关于仪式的争论乃至斗争,层出不穷,激烈无比。

路德在与天主教的斗争中,关于圣礼的斗争占据了重要的内容,路德取消了天主教七项圣礼中的五项,只保留了圣餐和洗礼。而路德起初的支持者,后来却分道扬镳的卡尔施塔特(Andreas Karlstadt)所进行的宗教改革同样是从圣礼开始。在他看来天主教冗繁的圣礼仪式,阻碍了人们对福音的理解和接受,喧宾夺主了。而茨温利领导的宗教改革之所以被再洗礼派抛弃,最后分开,同样也是因为婴儿洗礼。

教皇和教士阶层组成的帝国基督教会,通过一系列繁琐的圣礼,把信众牢牢把控在教会之内,通过挤压信众的个体空间来固化教会的神圣空间,从而让信众对教会产生依赖。

而圣礼中心论下的教会主义,把每个平信徒的个体自由空间压缩,而教士阶层的存在就是维护神圣空间的合法地位。

因此,路德的宗教改革就是通过压缩圣礼的空间来挤压教士阶层的空间。但是路德的改革并不彻底,他把从教士阶层那里争取到的空间重新给了新教的教会,重新与诸侯权贵合作,继续以国教的方式来统御信众。因此我们可以说路德和加尔文的宗教改革,把天主教的空间替换成了诸侯权贵的空间,把教士阶层替换成了牧师阶层和市政会。

而只有在再洗礼派的教会中,这种源自中世纪国教派的阶层制才算结束。平信徒才算崛起,获取平等的地位。因此,再洗礼派可以平信徒之间彼此洗礼。虽然洗礼也是圣礼,但这种仪式已经通过平信徒参与的模式,圣礼的神圣性分享到每个人身上,而不会给教士阶层留下空间。

因此,传统教会对希伯来书那段关于不可停止聚会的经文进行教会主义的理解。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原文是看见)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希伯来书 10:25 和合本)在传统基督教看来,“不可停止聚会”中的“聚会”是指到教会的聚会,因此,这里不可停止聚会,就变成了必须到教会去。而同时另一方面,加上“教会之外无救恩”的传统,那么教会就成为信徒的中心。这段经文,其实是忽略了“那日临近”,这是说末日临近了,很快就会到达,因此信徒要聚会祷告。

而根据耶稣的教导,并未强调必须到教会聚会,而是两三个人奉他的名相聚,他就与他们同在。两三个人,显然不是一种人数的限制,也不是空间的限制,也不是教会的概念。

不论是仪式主义,还是对“不可停止聚会”的强调,都是教会中心主义。

今天的疫情,已经让建立在仪式主义之上的教会受到极大的挑战,随着教会影响力的下降,那么教会中心主义也必将暗淡。平信徒的兴起是随着教会主义暗淡之后才展开的,因为教会的存在空间实际上是从平信徒的空间索取而来的。因此,现在疫情让教会中心主义受到冲击的情况下,平信徒才能从传统教会观念中走出来,形成真正的平信徒教会。

而耶稣建立的团体恰是一个平信徒团体,因为耶稣并未建立任何的仪式和圣职,而且只强调两三个人相聚,并没有人数的规定。而早期教会也正是在这种平信徒团体中,才可能发挥以福音为中心,从而在瘟疫中作出那么出色的表现。

教会中心主义与福音中心主义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前者以仪式和教会本身的存在为中心和目的,这形成一个教士阶层的既得利益者群体。而福音中心主义的特点则是,以耶稣为中心,以实践耶稣的教导为目的,这样的团体追求成员之间的平等,以及福音在世界中的果效。

今天,大量信徒在家中无法到教会聚会,使教会仪式的神圣性大为削弱,从而为平信徒留有空间。这就是中国基督教当下所面临的的机遇和瓶颈。如果抓住机遇,形成以福音为中心的平信徒教会,那么中国基督教将获得历史的突破,而如果不能,继续延续老路,那么传统基督教则进一步边缘化。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观察与思考丨为什么说疫情下的网络聚会会给教会带来大洗牌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