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读书丨《基督教社会思想史》为何值得读?——基督徒和牧者应该读的社会学书籍

自由撰稿人 严以勒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5月01日 19:02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基督教对西方文化乃至人类文明的影响是巨大的且深远的,也是毋庸置疑的。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基督教信仰如今已经遍布世界各地,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

对于基督教的发展及其所产生的历史影响,不仅仅是神学家们研究的“专利”,也引起某些社会学家的关注和思考,并形成了一门新学科:“宗教社会学”/“宗教人类学”。

众所周知,一百多年前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出版的巨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就是一个以社会学角度去研究基督教的典型范例,这本书已成人类思想宝库里的经典。

在当代在这方面也有多本知名著作。比如,美国社会学家罗德尼·斯达克和芬克合著的《信仰的法则:解释宗教之人的方面》(人民大学出版社 / 2004-1出版)。

本书被评为“是宗教社会学‘新范式’发展中的重要一步,是对于不断演进的‘宗教经济’理论的重要总结。斯达克和芬克对于反宗教的世俗化理论和非理性宗教理论进行了痛快淋漓的批判。他们所建构的理论为那些喜欢理性选择进路的人们提供了很有价值的资源,并且对其批评者提出了挑战。”

尤其是去年美国罗德尼·斯塔克教授所著的巨著《社会学家笔下的基督教史》中译本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也引起很多牧者和基督徒的关注。因为市面上有关基督教历史的书籍琳琅满目,但以社会学的角度入手进行研究教会历史的,几乎是凤毛麟角。

今年元月以来一场史无前例的新冠病毒疫情席卷全球,而美国罗德尼·斯塔克教授在早些年所出版的《基督教的兴起:一个社会学家对历史的再思》一书再次成为学界和教会关注的热点,甚至在一些有思想志趣的牧者和基督徒中间再次掀起一股“阅读斯塔克热”。

《基督教的兴起:一个社会学家对历史的再思》可以说是《社会学家笔下的基督教史》的浓缩版,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力。身为社会学家的作者罗德尼·斯塔克“从社会学的角度检视了基督教崛起的历史,并察觉到基督徒数量的发展和变化与历史事件、社会关系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基督教的兴起》一书中,罗德尼·斯塔克特别是研究了公元165年和公元251年在罗马帝国境内的两场大瘟疫,是如何通过种种因素促进了基督教的崛起,而基督教对于罗马帝国中的普通民众而言又在疫情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难怪在这次疫情中人们再次勾起了对这本书的阅读之情。

上面写了这么多,并提及四本以社会学视角研究基督教及其影响的著作(《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信仰的法则:解释宗教之人的方面》、《基督教的兴起:一个社会学家对历史的再思》以及《社会学家笔下的基督教史》),是要告诉弟兄姊妹们尤其是在教会里做牧者的传道人,应该对社会学有一些了解,并能读一读这方面的著作,至少可以扩大视野,而不是陷入纯神学和灵修类书籍的“汪洋大海”里。

之所以这样说,在神学上还有一个强有力的理由,那就是上帝的“道成肉身”。新旧约圣经是对上帝的救赎事工的启示和叙述,有关上帝的救赎故事显然不是在真空里进行的,而是在每个具体的时代里展开的,具有当时的历史文化烙印。

所以,要读懂圣经并不是很容易的事,只要不断祈祷以获得“灵光一现”,至少要对当时的圣经历史地理和文化背景知识有了解和把握。

同样,两千年基督教会的发展历史也不是在真空的环境里展开的,而是在有血有肉的人类社会的时空里进行的。基督教的每一次发展每一次转折无不具有时代的历史性烙印。

所以,这就必然产生这样的结果,置身于具体的文化环境里的基督教既会对社会文化产生影响,同时也会受到社会文化的影响。比如,当基督教由犹太文化传播到希腊文化地区遇到希腊文化的时候,就产生了基督教神学,产生了三位一体、基督神人二性这样的概念。

除了上面所提的四本学术著作,笔者在这里再推荐一本这方面的经典著作:《基督教社会思想史》。这本书也是一百年前出版的,作者是德国社会学家特尔慈(1865-1923),他是近代“宗教历史学派”的领军人物,从事“以历史观点解释基督教在社会学上的意义及其影响”的研究工作,并取得了不菲的学术成就。

据介绍,特尔慈在史学及社会学上的努力和成就不亚于他在神学方面的贡献。特尔慈的《基督教社会思想史》是他用史学和社会学角度研究基督教历史所结出的硕果,出版于1911年,至今已有110年时间了。

特尔慈在本书所做的开创性研究,是讨论和梳理两千年基督教的社会思想,并做了系统性的深入的探究,非常难能可贵。

本书已成为基督教名著,并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传入中国,由当时的金陵神学院托事部列入“基督教历代名著集成”系列,并组织基督教学者予以翻译,由于时局等种种原因影响,最终直到1959年方翻译完成。2005年港台的基督教文艺出版社再次出版此书,并授权中国基督教“两会”于近年推出中文简体版。

两千年基督教历史风云变幻精彩纷呈,可以用“波澜壮阔”来形容,有关教会历史的专著琳琅满目。

而特尔慈的巨著《基督教社会思想史》这本书的独特性在于,用社会学的思路和方法研究基督教的发展历史,尤其是探究基督教回应不同文化环境所产生的社会思想。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并没有绝对纯粹的基督教神学,每一种基督教神学背后都有相应的社会思想。

本书内容分三大部分(全书长达五百页),“第一部分从耶稣的福音开始,讨论原始教会情况,教会在希腊和罗马社会中的发展,保罗的宗教及伦理观,以及初期大公教会的情况。第二部分以中世纪教会发展为中心,讨论教会和当代的文化统一问题,区域教会和普世教会的发展,遁世主义和修道院制度等,同时分析阿奎那思想对天主教社会哲学的影响。第三部分以新教在社会学上所引起的问题为中心,侧重于马丁路德及加尔文二人的神学思想、伦理哲学以及对一切政治、社会、经济问题等问题的主张,兼论教会、小派及神秘主义三者的基本区别,和它们在社会文化方面所结出的果子。”

很显然,特尔慈的《基督教社会思想史》是一部划时代的恢宏巨著,覆盖基督教近两千年的发展历史,并且独辟蹊径,通过探究基督教的“社会思想史”去梳理和解读基督教的发展历史。

本书中文简体版有484页,有几章内容没有翻译或是被略去了,加起来本书超过了五百页,内容非常厚重。

读这本书需要具备基本的教会历史和西方哲学史、文明史方面的基本知识,不然读起来会非常吃力。笔者通读下来,感觉到作者对有关历史可谓是成竹在胸,信手拈来。

读完这本书,笔者感受到许多震撼,也发现对过往接受的教会历史观有许多方面需要重新检讨和调整,也有某些方面得到进一步澄清或深化。

比如,在宗教改革运动里风起云涌的重洗派运动对后世基督教和西方文明秩序的影响被大大地低估了。

与此同时,在中国改革宗圈子里有一种神话长期流行,那就是加尔文是美国的“精神之父”,加尔文主义深刻地塑造了美国的民主宪政制度,几年前出版的于歌的《美国的本质》一度红极一时,就是这种神话的宣传品。

但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笔者在思考中,也发现加尔文“主政”时的日内瓦绝非美国式的政教分离的共和体制,而是政教合一的神权式政体。那么,怎能说加尔文主义催生了美利坚合众国呢?两者是风牛马不相及也。

看了特尔慈的《基督教社会思想史》这本书,我才弄懂,加尔文主义这种思潮也有一个变迁的过程,初期的原始版本的加尔文主义不可能产生政教分离的思想,倒是后来受到重洗派公理会的影响才逐渐产生政教分离思想。

而加尔文主义对职业伦理的肯定也影响到重洗派公理会等。所以,我们可以这么说,各个宗派之间是有思想碰撞和互动的,彼此间根据形势发展互相吸纳对方的某些观念。

再比如,特尔慈在书中从社会学的方法出发提出了三种教会形态,分别是:大教会(注重建制化的组织化的基督教)、小教派(强调信仰的主观体验)和神秘主义(注重个人的神秘性的内在灵修),并通过研究发现这三者彼此间也存在交互影响。

从教会和国家的关系角度出发,特尔慈的《基督教社会思想史》也从宏观图景对基督教两千年的发展做了梳理,可谓是独具匠心。

基督教的发展经历了两次历史大跨越,第一次大跨越是从耶稣和使徒开始的原始基督教跨越到一统天下的“帝国基督教”,其历史转折点是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受洗归信基督教以及其后继者把基督教立为国教,当然这个过程也持续了数百年时间。

第二次大跨越是从“国教化基督教王国”跨越到“自由教会”,这一过程从宗教改革开始(其实在宗教改革前也有类似火花),持续了上百年历程才最终完成。在马丁路德、加尔文和圣公会的新教阵营里,起初是没有政教分离的,都是在各自的领地里树立起各自的国教。

倒是被新旧教共同仇视和打击的重洗派最早提出政教分离,并践行这一原则。就是不再倚靠国家力量去谋求本教派的发展,主张通过属灵的道德的方式发挥信仰的影响力,同时也反对国家插手属灵事务。重洗派的这一思想影响到后来的公理会,并逐渐成为主流思想。

与此相伴的社会变迁是近代科学和资本主义的发展所带来的世俗化,由此人们逐渐摆脱神权的掌控,也对宗教事务失去兴趣。在这种新时代环境里,国教化基督教已经失去赖以存在的经济和社会基础,而自由教会也就应运而生,成为基督教在新的历史文化处境里的载体。

总而言之,《基督教社会思想史》这本书值得一读,值得细细揣摩,相信会对我们重新思考一些问题带来全新的启迪。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观察与思考丨为什么说疫情下的网络聚会会给教会带来大洗牌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