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时评丨前有"n号房事件",又有"高管被指性侵养女案",发出了怎样的警示?

自由撰稿人 严以勒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4月20日 09:38

一、扑朔迷离的“高管涉嫌性侵养女案”

目前新冠疫情还在国外蔓延、肆虐,提高警惕预防病毒依然是全社会共同关注的首要话题。但最近一周以来,一条“上市公司高管被指性侵养女”的消息在网上刷爆了屏,至今还在持续发酵中。

据报道,这位高管名叫鲍某明,来自山东省烟台市。据受害人自述,她小时候被鲍某明当成养女,到她14岁时(2016年)鲍某明开始对她下手。

直到2019年4月,在一次遭性侵并被殴打后,她被迫选择报警,但至今都没有结案,此事一直没有结果。直到今年被媒体披露(有的媒体刊发报道《涉嫌性侵未成年女儿三年,揭开这位总裁父亲的“画皮”》)后,在网上引起极大关注,当地警方就此事再次发布通告。

该事件让网民不禁想起去年发生的上市某地产公司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案。当时一个中间人把自己朋友的女儿从老家诱骗到上海一高档酒店,然后供该地产大亨猥亵。这个事件在当时也震惊了全国!

近日,该高管针对自己“性侵14岁养女一案”做出回应,不承认自己和受害者是养父女关系,而是“恋爱”关系,并发生过关系,还带她见过父母……

但受害人则坚决否认她和鲍某明之间存在“恋爱关系”,并说自己“在2015年年底就被性侵,在某公寓里遭到控制,被迫看色情视频……”

目前双方各执一词,围绕这一事件甚至还展开了激烈的舆论战。这个事件能不能定性为“强奸”,事情真相究竟为何,还有待进一步调查。目前当地警方已经立案侦查,相信总有一天真相大白。

与此同时,在养父涉嫌性侵案背后网络“送养小孩”的黑色产业链也被曝光,更为触目惊心,其中所暴露出来的法律和道德方面的问题,更令人深思……

二、惊动总统的韩国“n号房事件”

如果说“高管被指性侵养女案”只是涉及一位少女受害者,那么前不久在韩国被曝光的“n号房事件”至少涉及数十名女性受害者(含十几名未成年人),更是在全球防疫的热度下连续多日冲上新闻热搜,让人看到韩国不仅有邪教,还有性侵。

韩国“n号房事件”背后的情节令人发指。至少据报道,案犯们先是冒充警察威逼利诱女性受害者拍摄裸照,然后再用这些照片威胁受害者,对其实施性犯罪,与此同时还将犯罪过程拍成照片和视频,之后再发布到了会员收费制的聊天群供人“消费”。

从这里看,已然是形成了一条以性侵和性剥削以及消费色情视频为核心的黑色产业链条……

截止目前,韩国警方所掌握线索的被害女性多达74人,涉及十多位女艺人,其中16人为未成年人,最小年龄受害者为年仅11岁的一位小学生。而曾经加入过房间共享非法视频的网络用户则多达26万人,而韩国总人口是5100多万。

近日,引起强烈关注的韩国“n号房事件”又有了进一步进展。据报道,4月16日,韩国警方公开了“n号房事件”赵主彬共犯的真实身份,该共犯真名为姜勋(音译),2001年出生,是一名00后。警方调查得知,姜勋主要负责为“博士房”招募会员,也参与制作和传播性虐待视频。

在此之前的4月8日,“第二个n号房间”中10名男性运营者均被警方逮捕。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这10位嫌疑人里大部分为未成年人,甚至还有一名满12岁的“触法少年”(满12岁未满14岁的刑事未成年人)。

韩国“n号房事件”曝出之初,如平地惊雷,每个细节都令人胆战心惊,其中的字眼也格外令人心疼:“未成年” “性奴役”“性剥削” “共享”。此事迅速在韩国社会掀起巨浪,甚至惊动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彻查。

这一事件也很快就被人编入“百度百科词条”:“N号房案件,是指通过社交平台Telegram建立多个秘密聊天房间,将被威胁的女性(包括未成年人)作为性奴役的对象,并在房间内共享非法拍摄的性视频和照片的案件。”

根据媒体的梳理,2018年,一个ID叫“godgod”的人创建了一个聊天室,在里面发布淫秽视频或图片,供会员观看并收取会费。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该网络聊天室不断发展壮大,由一个发展为N个,会员多达26万。

今年3月22日,韩国警方对涉案的共犯13人进行立案,并拘捕了为首的“博士”赵某。第二天,赵博士身份公开,此人名叫赵主彬,再次令舆论哗然。在前期一系列调查和抓捕之后,4月16日,韩国法院透露,将从4月29日开始审理赵主彬团伙。

“n号房事件”被曝后,有自媒体用大大的标题惊叹道:《“所有韩国男人都是犯罪者”:韩国丑闻的热度竟然盖过了疫情》。

韩国的“n号房事件”冲击波也扩散到中国。据新京报等媒体报道,有一些网友纷纷举报,中国也有类似的“n号房间”,在普通人看不到的阴暗角落里正在野蛮地蔓延着。

所谓中国版“n号房间”具体所指,就是那些儿童色情网站,其大部分内容为未成年女孩被性侵,还有部分是未成年男性遭猥亵,网络会员只要付费即可观看。据报道,有关部门就此做出回应,表示进行调查,进一步推动净网工作。

三、针对女性(含儿童)的性犯罪案件,敲响怎样的警钟?

第一,人性的堕落没有底线。

无论是总裁养父被指性侵未成年养女,还是韩国“n号房事件”的肆虐,一再再而三地刷新着人性堕落的下线。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正如圣经所说的:“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利米书 17:9 和合本)

这两个事件有某些共同点,涉案者并不是什么社会混混,而是都有着光鲜的外表。

据介绍,鲍某明具有中国律师资格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属于顶尖律师,同时还担任中兴通讯独立董事、杰瑞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西南政法大学的兼职研究员以及中国行为法学会的客座教授,据说多年前还写过一篇文章——《从“嫖宿幼女”看未成年人保护的差距》,可谓是响当当的成功人士。

而“n号房事件”主犯则是一位还没有毕业几年的年轻人,今年25岁,是大家眼里的“优等生”,大学四年有三年的平均绩点都在4.0以上,还多次获得奖学金。喜欢写作,曾获得大学读后感竞赛的一等奖,还当过大学学报社的编辑部长。

另外,在26万注册会员里,有教授、艺人、体育明星、创业公司CEO和公职人员等有头有脸的人物。

所以,很多网友感慨,怎么看都无法想象,衣冠禽兽竟然如此普及!无论是怎样形式的性侵,里面都藏着人性最丑恶的一面,可以这么说,正是这一扭曲的病态的欲望催生了性暴力这一社会怪胎。

第二,女性还是处于相对弱势的社会地位

这两个事件的受害者都是女性,尤其是还有未成年女童,成为被愚弄被蹂躏甚至被“性剥削”的对象。

虽然在现代社会,女性意识不断在觉醒,但有调查显示,女性普遍遭受到过性骚扰,这个比例高达90%。就算是看报道,有关女性遭受性侵的消息也是经常出现,似乎成了生活的一部分,见怪不怪。这是一个很辛酸的现实。

最近“女护士因拒绝领导饭局遭解聘”事件引起社会热议,那位詹主任在解聘刚刚入职实习的女护士后,还发出“忠告”,说什么“一定要领会和听从领导的指示”,真是意味深长。好在这位护士在事后勇敢地站出来在网络把这桩丑事予以曝光。

另外,特别是随着鲍某明涉嫌性侵未成年“养女”事件的持续发酵,女童保护问题再次成为社会关注和热议的焦点。

据报道,根据《“女童保护”2018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被曝光的性侵儿童案例为317起,其中熟人作案比例近七成。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有媒体人说:“未成年人遭受性暴力的情况,可能比我们想象中严重得多。”

家乡和学校往往是在每次悲剧酿成之后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才想到亡羊补牢。

无论是根据常识理性还是按照圣经教导,父母应该是孩子的第一监护人,应当做好孩子的守望者,不能随便把孩子交给别人,也要向孩子教导有关防范意识,让他们意识到“坏人”可能会出现在身边,不能不提高警惕。

第三,对抗性犯罪,是一场持久战

知名主内平台“境界”前不久针对韩国“n号房事件”刊发了一篇文章《“N号房”事件:更广更深更长的性罪争战》,文章写道:

“N号房事件表明性罪非常复杂。情欲就像排气阀,有人一遇压力就用性缓解。有人因为渴望亲密和被爱陷入性罪,有人想藉着性体会操控对方的感觉。对权威的堕落服从欲,让人无法摆脱受虐。看起来最脏的罪例如通奸淫乱,其实最易解决。但我们的目标不只是停止犯罪。”

这篇文章从属灵的角度直戳人性里的败坏和空虚,当把性暴力当做偶像和操纵女性的手段,人的堕落呈现出的是加速式的。在圣经的记载里,性堕落性犯罪是人对上帝诫命的践踏,对圣洁上帝的挑衅。

据媒体披露,在韩国“n号房事件”里,任何一个人如果想待在群里,必须参与言语侮辱,上传色情视频,有的群甚至还要求拍摄上传自己亲朋好友身边人的色情视频,否则会被踢出去。

这完全是以犯罪为乐!笔者不禁想到一处经文:“他们虽知道 神判定行这样事的人是当死的,然而他们不但自己去行,还喜欢别人去行。” (罗马书 1:32 和合本)

韩国“n号房”的终结,并不代表罪恶到了终点……

结语

以上所述的是社会领域里的性侵丑闻,这种现象在教会里也有。之前我们关注过天主教灵性大师范尼云被曝性侵事件,在往前我们还关注过美南浸信会和美国天主教一教区内部被曝出的系列性侵丑闻。

这类罪恶无论是在世俗的地方还是看似神圣的领地都有蔓延,人性的幽暗和败坏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我们也关注过如火如荼的#Me Too#运动,这是当代女性意识的再一次觉醒,她们主动站出来,抱团在一起,对各种形式的性骚扰性侵坚决说“不”!

在这次韩国“n号房事件”中,也有许多令人感动的场景。有多位女大学生志愿者潜伏进入网络聊天室卧底两个月时间,为警方提供了许多有力的证据。

事件曝光后,许多人开始为受害女性发声,还有上百名女律师公开表示要为被害者提供公益性法律援助。也有同样是受害人的女性同胞,勇敢地站出来阐述自己曾经遭受性骚扰的遭遇……

所以,还是回到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那就是女权主义。在某些语境里,女权主义成了一个贬义词,甚至被曲解成田园女权和女拳。就算是在教会里,女权这个词也几乎成了“不属灵”的代名词,甚至被视为洪水猛兽。

其实,女权主义是在种种不公不义之下伴随女性自我意识不断觉醒的必然产物,就其内容来看,女权主义所追求的是性别平等,而不是女性优越主义。

成为女性本身不是错,女性爱美丽也不是错,女性遭受性骚扰甚至性侵,更不是她们的错!任何人都无权侵犯她们的尊严和合法权益。

对于教会来说,除了教导做父母的基督徒要教养和保护好自己的子女外,也要以正面而积极的眼光正视“女权”,不再把“女权”简单地将其视为“洪水猛兽”,而是也要为女性发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观察与思考丨为什么说疫情下的网络聚会会给教会带来大洗牌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