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观察与思考丨为什么说疫情下的网络聚会会给教会带来大洗牌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5月01日 15:53

信徒到一个教会聚会,把自己委身在这个教会中,认同并参与这个教会的活动,自认为自己就是这个教会的一员。

委身教会的信徒,会为这个教会投入自己的时间和金钱。在娱乐或者购物与主日聚会之间,信徒会选择后者,而放弃前者;周间会放弃与家人的团聚而到教会参加其他活动。在教会里将自己的收入十分之一奉献给到奉献箱。这些我们可以称为一个信徒的宗教成本,那么它带来的是信徒的宗教资本。我们用这些可以量化的概念,来反思疫情所带了的变化。

信徒委身教会的程度,决定了教会的稳定性。这些稳定性包括以下这些因素:信徒除了参加本教会的活动之外,不会参加其它教会的活动;除了在本教会奉献之外,不会到别的教会奉献。委身这个概念本身,就隐含着一种排他性,在众多教会之间,委身这个教会而不是其它,这被看成是对主的忠诚,也是教会牧者保持教会稳定性的属灵教导。

一个信徒对一个教会的委身度与他在该教会的投入成本成正比,也就是他投入的越多,得到的宗教资本越多,对这个教会的忠诚度就会越高,对其他教会就会越排他。

因此,在这种情况,一个信徒如果要改变委身教会,从一个教会到另一个教会,那么他付出的宗教资本与他在这个教会付出的宗教成本成正比。如果他要更换宗教,从基督教到佛教,那么她付出的宗教资本可能更大。

在改变教会的活动中,他之前在原教会的一切可能都要放弃,包括他与其它信徒的关系、他与牧师的关系、他过去所投入的时间和情感、投入的经济奉献等。而对于牧者来说,一个信徒的离开,对于他的教会也是一种损失。因此牧者也会避免信徒串教会的行为,尤其明确禁止挖墙脚的活动。

因此,一个信徒串教会,拉拢其它信徒或者一个信徒转向其它教会都会付出很多的宗教资本,而教会为了自己的稳定性,也会禁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传统的聚会形式中,这种防范是可以成功的。比如信徒没有时间去参加其它教会的主日敬拜,除非放弃本教会的敬拜,因为在时间上敬拜是冲突的。

但是今天,在疫情的特殊时期,传统这些用来防范信徒转入其它教会的措施,将不复存在,因为信徒串教会的成本大大降低。

同时,信徒对教会的付出成本也在降低,而这些对一个教会的稳定性则是致命的。

今天,因为疫情防控的需要,信徒不能到教会参加现场聚会,而是采取网络和线上的聚会方式,因此,这也就意味着,信徒在家里参加聚会的成本将会降低,他只需要打开手机,就可以,没有互动,也没有那种教会敬拜的庄严和神圣。他听的讲道可能是神圣的,但是他身处的环境却是世俗的生活环境,这让信徒的神圣感无法建立。

此外,信徒在家参加网络聚会的时间成本,也远远低于到教会的时间成本。现在不用等公交、挤地铁,只要打开手机就可以参加。而且在参加的时候还可以做家务、带孩子、陪伴家人与敬拜两不误,这种方式,带来的是信徒无法全身的投入。

这种低投入的方式直接威胁委身度。

另外,信徒在家李聚会,奉献也无正常进行。虽然有些信徒会通过网络转账的方式奉献,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网络转账的神圣感与现场教会奉献的神圣感不能相提并论。因此,神圣感的缺失,还会带来信徒奉献意愿的降低。

而过去教会三令五申,严加提放的串教会现象,在网络聚会的形势下,也变的易如反掌。只要点开APP,就可以随便选择其他教会的讲道甚至敬拜活动。有一个教会弟兄甚至一个主日参加了七个教会的敬拜。

如果过去正常时期,串教会需要在时间冲突的情况下,排它地做出选择,那么现在根本不需要考虑。过去如果想挖其它教会的墙角,还需主动冒着风险去接近或者加入其它教会,那么现在网络聚会的情况下,变成信徒主动去了解其它教会,主动走进其它教会的云敬拜。

而另一方面,明显感到变化的还有教会的牧者,因为过去正常时期,教会对信徒完全可以把握,现在因为出不了门,见不了面,对信徒也失去了把握的机会。

此外,正常时期,主日敬拜仪式的神圣性,也会使牧者分享这种神圣性,并能明确感到信徒对牧者神圣性的表达和期待,但现在因为敬拜仪式的缺失,神圣性也就随之减弱,那么牧者的也就无法分享神圣性。

在居家敬拜的情况下,牧师的神圣身份也就相应地慢慢变淡,人们对他的神圣期待,也逐渐因为接触牧者数量增多,而转移和分化。牧者的神圣性以及对他神圣的期待降低,也同样会减弱教会的稳定性。毕竟一个传统教会信众,一旦失去对牧者的神圣期待,那么这个教会可能更加接近驴友协会。

因此,在传统情况下,教会稳定的因素,信徒付出成本、委身教会的排他性、牧者对神圣性的分享以及信众对牧者的神圣期待,随着防备疫情的常态化,网络聚会代替过去传统聚会,这些因素也随之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信众对曾经委身教会的付出降低,串教会几乎为零的成本,对牧师神圣期待的减弱,无不威胁教会的稳定性。

在信众有了更多的选择,转教会的成本急剧降低的情况下,信徒会根据自己的兴起,用手指来表达自己的委身意愿,并且会重新选择自己委身的教会。

教会在传统情况下的稳定性,现在不复存在,那么教会信众会重新洗牌,人们会重新选择适合自己的教会。因为现在为大家提供这样的平台和选项,以及更低的选择成本。

而教会此次稳定性的丧失,到下次稳定性的建立,中间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而这其间,必然会淘汰一批传道人。

因此疫情带来的不仅是教会的洗牌,也带来传道人的洗牌,因为教会信众用手指做了重新的选择。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观察与思考丨为什么说疫情下的网络聚会会给教会带来大洗牌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