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安美瑞传丨圣公会来华女宣教士,中国教会复兴的见证人

自由撰稿人 若望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4月27日 08:24

 安美瑞(Mary Andrews)为澳大利亚圣公会来华女宣教士,她在浙江临海、绍兴等地宣教、教育十多年,促进了福音在当地的传播。

1915年,安美瑞生于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州。她母亲是位虔诚的信徒,1890年戴德生到澳洲宣传中国的属灵需求,她很想前往中国传福音,但遭到家人拦阻而作罢。于是她经常向主祷告,愿将自己第一个儿女献给中国福音事工。安美瑞是她第一个孩子,她从小就从母亲那里,明白了圣经的真理以及中国属灵的饥渴。16岁那年,安美瑞听到主的呼召要她去中国宣教,她响应了召唤立志到中国去,母亲知道后非常兴奋,大力支持女儿决定。安美瑞加入圣公会的差会,她先后接受了神学装备以及护理训练,为来华作预备。

1938年9月14日,23岁的安美瑞独自一人从悉尼启程前往中国。她从上海登陆,那时抗战正酣,据她回忆“当时仅在上海就有三十多万人无家可归;粮食奇缺,每日平均有百人死于街头。”但她没有被困难吓倒,而是毅然留在中国。她前往北京学习汉语、中国文化。此时北京被日寇占据,西方人虽然可以自由活动,但时刻都在日本人的监视下,而且生活环境也非常恶劣,断粮是常有的事,但她仍和广大中国人一道忍饥挨饿,共度难关。在此她结识了很多中国朋友,她的中文名字,就是一位北京的好友取的,意思是“安静、美丽的碧玉”。

初步学会汉语后,安美瑞被派往浙江临海侍奉。她为服侍需要学习了当地方言,很快就能与当地人沟通。在战争时期她与中国人同舟共济,常常要“走警报”,逃到防空洞躲避日军战机轰炸,有时甚至要逃到另一地方避乱。安美瑞回忆说,“她在小孩子的时候,很怕听烟火和爆竹燃烧的声音;神却安排她到中国,经历战乱,常常听到比爆竹声更响、更惊心动魄的声音。然而行在神的旨意最安全;若没有主的许可,没有一样事可以临到我们。” 

战争让很多人感到生命无常,对生命有了更多的思考,于是福音传播很快,信主的人与日俱增。安美瑞除讲道外还在学校任教,她负责教授英文和圣经,藉着与学生接触将基督福音介绍给他们。

1945年,即将战败的日寇作最后的顽抗,他们进犯临海,安美瑞和同工一起奉差会之命撤退。他(她)们或步行或坐轿子,或乘军车或货车,辗转三千余里,由中国东部沿海到西南内陆昆明,再乘美军飞机到印度的加尔各答,在那里转乘轮船回到澳大利亚。

抗战胜利后,安美瑞重返中国,到绍兴一所中学教书。她广泛向学生传福音,带领很多年轻人信主,甚至不少人立志侍奉,教会也得到极大发展。主籍着安美瑞为绍兴教会预备了许多优秀的精兵,在今后将近30年的逼迫中教会得以安然度过。1951年由于时局原因,安美瑞回到澳洲,离开了这块挚爱的土地。

回国不久,她成为圣公会悉尼教区的会吏(执事),并担任圣公会女执事培训学院院长。她为教会培养了很多传道人,在世界各地传扬福音,教会为表彰她的贡献,将学校命名为“安美瑞学院”。

1975年她从学院退休后,仍然没有停止服侍,她在好几个教会机构委员会内担任委员,亦在圣公会的退休人士寓所当舍监,服务人群。当然她始终没有忘记中国教会,经常为苦难中的人祷告。

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后,教堂又重新开始聚会,安美瑞在感恩之余,盼望早日再回中国。1985年、1986年两年间,年逾古稀的安美瑞重新踏上这片土地,她两次来到中国,到福建、浙江等地的教会访问。每当看到座无虚席的礼拜堂,她都感到兴奋不已。

1991年,安美瑞最后一次来到中国,她欣喜地看到福音在中华大地的复兴,很多年轻人已成长起来,担负教会的重责。40年前安美瑞离开中国,悲观之情弥漫教会,认为中国福音之门已关闭,如今她重游旧地,中国教会竟成为全球发展得最快的地方之一,喜乐充溢老姊妹的心。

安美瑞是中国教会从逼迫到复兴的见证人,她可以向世人作证,这一切都是主的伟大、奇妙作为!

1996年底,安美瑞在充满喜乐中安息主怀,在世81岁。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观察与思考丨为什么说疫情下的网络聚会会给教会带来大洗牌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