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8日
微信

如何效法基督,生命之路丰盛常青

作者: 言雨 | 2010年03月18日 02:28 |
最终言尽上帝的不是理性,而是生命。上帝(耶稣基督)的生命,道成肉身,就是无限与有限,在一个血肉生命里的合一。   
            
信仰毕竟是一种生命现象,而生命永远不可能仅凭外在的观察就可以完成理解。生命主体的经历是真正理解信仰的前提。
                                                                   ——前言    
 
有人说:“你若想超越别人,就要先超越自己,因为你就是自己最大的敌人。同时亦出现绝望的声音:人绝不可能超越自我,因为那定的宿命,人注定要败死在自己的手里。”事实果真如此吗?        
                   
上周末,自称已经成功超越自我的刘同苏牧师在纽约中华海外宣道会的布道会上见证说:“我从一个出身显贵的原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耶鲁大学高材生转变成神的仆人就是超越了自我。”      
                      
那么,什么是“超越自我”呢?谈到这四个字,许多人就会联想到金钱、学问、地位、权利……这些可看见、摸得着的东西,以为拥有这些东西就能超越自我了,这是非常可笑的想法。用刘同苏牧师的话来说“只有拥有的人本身更宝贵、更卓越的力量才能达到超越自我的境界;然而生命乃无价之宝,像金钱、权利、学问等比生命更次要的东西怎么能让我们的自我质提升呢?”“世人啊,你们都错了。一开始就错了。超越自我的力量,不在外面,应在人里面去寻找。他说,只有耶稣基督能改变我们的生命,他是所有人超越自我的希望。”
 
一个高干子弟出身、堂堂的法学家,现在却有时为教会的弟兄姊妹烧饭,打扫侍奉,在外人看来是那就是失败人生。“但这就是生命超越自我的表现。他说:“因为这样都是在主里做,我感到十分喜乐,这喜乐是无法从金钱、权利、知识得到的。”     
                  
世上有多少人真正效法基督,真正活出了生命,生命之路才丰盛常青?在一个静静的下午,我在网上读到了刘同苏牧师的见证《从“文化基督徒”到“生命基督徒”的转变》,通过他的生命和一个老宣教士生命的撞击从中见到活生生的耶稣基督有血有肉的生命,因此生命完全被改变被更新被翻转从而走上被主所使用的道路。让我们一起从分享刘同苏牧师的见证中见到亮光和得着生命! 

一、生命的迷惘期         
他,出身在中国一个优越的高干子弟家庭,从小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舒适生活,长大后又接受高等教育成为令人羡慕的国家重用人才。尽管,金钱、名利、学问、地位已经触手可及、一步登天,在他的未来不乏有色彩斑斓的光辉前景,但是他的内心仍不感满足,充满深深的空虚和失落。  
    
他研究超自然、抽象的,思考世界的本质 、拯救整个社会的“西方法哲学”,只佩服黑格尔、康德等我故我犹在者,在当代还难得去钦佩一个活着的人。作为一名学者,他的理想是希望用自己的知识去改革当时制度上的不足,建立一个“富强”、“民主”“法制”“自由”的国家为自己人生的奋斗目标,但是他当时还没有完全领悟和意识到,任何制度最终的根基是人。如果人不改变,是根本、没有任何制度可以对社会产生深远而实际的影响和变革。 
              
只可惜帝国主义的枪炮无情地击碎他的梦想,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远渡重洋来到美国寻求他的“救国救民”之道。当一个在中国为实现振兴中华崛起而奋斗的踌躇满志的年轻人,在梦醒之后找不到出路,是怎样在异国的土地上被神拣现、被神呼召、被神得着,从而找到自己生命的定位,走上神早已为他预备的生命之路的圣经的真理融入自己的生命中成为一生的标杆与方向。他是所谓的“神学生”、“基督徒”,当时只是形式上的“文化基督徒”(虽然满脑子堆满系统的神学知识,但往往在追求上得到理性的真理,在理性的范围内去思考他们和基督的关系,使理性未能认识上帝,不能和神建立亲密的关系。)“文化基督徒”仅仅把信仰视作一种理念形态,岂不知信仰就是生命,而生命就是信仰,虽然经历恩典,生命没有改变,所以和教会总是格格不入。
                          
进入教会以后,每次总是坐在教会的最后一排,他侧着头审视整个会场,常常发现别人的不是和不足,连牧师的讲道也时常去挑剔,判断不是用词不当,就是论据不足等等;在查经班,当大家都踊跃发言交流时,他从不说话,只是听。但当查经班快结束时,带领者问大家仍否有问题讨论时,他却必定发言,说今日讨论的主题是什么什么,主要讲的是这一点,两点、三点……他说,“你们这些笨蛋,弄了三个小时,其实不就是讲了这五分钟的东西吗?”回想起来,他感言,“这是什么?这些都是骄傲……我们是罪人,在教会里也是一样,总是看见别人的问题,但是有基督生命的人会看见别人里面基督的生命。”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他的前途再次陷入迷惘。那时候,生活一片阴暗,整个人浸淫在灰蒙蒙的色调中。教会与神学院里的阴暗面似乎遮盖了上帝的光芒。初信时振翅欲飞的那股劲儿早已不知去向了。紧接而来的是心灵上的一段最黑暗、最荒芜的一段信心低潮期,对周围的一切都被所挣扎、所浮沉、所失望、所沮丧、所怀疑、所悔恨的泡沫将窒息、将淹没、将替代。是上帝丢弃了他?抑或是他准备离开上帝?
 
正在寻思出路之际,接到一个友人打来的电话说可以到他那里去念律学,于是便欣然如释重负,向神学院递交了休学申请,准备离开,但同时又收到一份教学工作是给一位神学院的老教授教中文。想不到,这个机会后来会成为他一生生命的转折点。不,上帝并没有丢弃他,因着神的恩典、怜悯、眷顾,当在绝望的低谷遇见耶和华,他用慈爱与温暖紧紧拥抱他,神的声音一直都在渐渐地引领,从不离开,藉着一位老人的生命悄然触摸点燃一个年轻人的生命,使展现在他面前的图画从而为之一亮,焕然一新,驱走阴霾!   
                 
二、生命的撞击期    
在那个落叶萧萧的深秋,他第一次到宾克汉姆先生家去教授中文。在去之前,他得知宾克汉姆是一个身患重病、基本瘫痪、连进食都困难的老教授,心想应该是个面黄肌瘦、内心歹毒的老头。因为人都是自私的,以自己为中心,当看到别人舒舒服服地生活,自己却不能的时候,一定会生出不良想法。 到了教授家刚要敲门,里面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那从内心发出的开心的和坦诚的笑声,连门都在振动。推门一看,果然是一个枯槁、瘦弱、衰老、多病,生命的灯油已经干涸的老人。这是他初见宾克汉姆先生时所谓的印象。生平没有见过比他更瘦的人,但是笑声也确实由他发出,这是他非常自然的生命流露,在极度困乏中有从神而来的喜乐平安。    
 
年轻人心想,如果我的灵魂被锁在这样一个枯槁、瘦弱、虚残、衰败的身体里,我的心灵将怎样的痛苦和无助呢?恐怕我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只有放弃、绝望。若是不能走路,为什么要给我腿呢?若是不能言语,为什么要给我嘴巴呢?若是美味的佳肴,对我变成毒药,那为何要保留我的性命呢?眼睛看得见蹦跳的生命,耳朵听得见滔滔的雄辩声,鼻孔嗅得着扑鼻而来的芳香,自己却不能行,不能谈,不敢吃,唉!我将要发出怎样歹毒的怨恨呢?一切通向生活乐趣的路都被堵死了,这些器官却仍存留;一切人间美味仍在外面招手,自己却不能享受。这是多么残酷多么痛苦的事情啊!我怎能活下去呢?       
             
然而,这只是年轻人自己的想法和反应,宾克汉姆先生却不是这样。当年轻人接触到宾克汉姆先生被困锁在这残躯的身体里的心灵时,他最大的感受是生命在死气沉沉的躯体里焕发出恙然生机,他发现跳跃着一个生机勃勃的灵魂!什么是生机的表现?就是学习与成长,一个尚在学习的生命,绝不是一个衰老的生命。      
            
在之后的日子里,年轻人逐渐了解到老教授学中文的原因。在十几年以前,在康州纽黑纹那个地方,有一位老宣教士,五十多年前就读于耶鲁神学院,毕业后先去中国,后往欧洲,在外宣教四十余年,他在一生中为主宣教,整个的生命整个的生命都摆上。他于七十年代返回美国,在五十年宣教之后回到他的故土。但是,他的健康已经失去。因脊椎骨病变而下肢瘫痪——他的几块脊椎骨因坏死而挤压粘在一起,只能独坐在轮椅上,闭锁在房间中;因为“中风”,失去了语言交流能力,虽经几年的治疗和康复锻炼,但说话仍有障碍,不能利索;因为车祸失去知觉,不能食用麦类食品,吃后会引起神经方面的异变,轻者导致休克,重者危及生命。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形容枯槁、风烛残年、百病缠身,生命的灯油已经干涸的老人,在他的心中还揣着一个久远的梦想传承中华福音,愿意把福音光照中国、遍及“神州”,用他有限的生命在那块土地上赢得未得救的生命和灵魂,是耶稣基督无限的、有血有肉的生命和灵魂的再现!  
       
有一天,这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纽黑纹这个城市的绿地穿过,那么发现那边有那么很多年轻的中国人。他很诧异,问司机说:“怎么有这么多的年轻人在这儿呢?”司机告诉他:“哦,您不知道吗?中国改革开放了,许多中国的年轻人他们飘洋过海来到纽黑纹这个城市来学习。”    
           
于是,这位老宣教士,已经退休了老宣教士,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就如同听到了神的呼召。他说神要呼召他,将他最好的生命、荣美的生命带给这些年轻人,他要向他们传福音,就是更大的盼望,永生的福音…… 神爱这些留美的中国学子,非常爱他们,痛切忧思和深切关爱他们的灵魂!他觉得神的计划不仅是让这些留美中国学子出来拿到海外学位,作为知识分子,年轻的一代,更重要的是传承救恩、作下先导,将福音带回到他们的祖国去,赐给他们还未信主的苦难同胞!这是主,主完全的使命和美好的托付!但是,他不懂中文怎么办?他当时已经82岁,虽然身处暮年,余下的日子不多了,由于下肢瘫痪,同时还身患多种其他疾病,躺在床上不能动,衣、食、住、行都需要人服侍,去还要去学习世界上最难的一门语言之一,这是要克服多大的困难和排除多大的障碍才能做到的事情!但是,宾克汉姆先生立定心意要学习中文,盼望能向留美的中国学子传福音,这就能战胜从身体而来的疾病和软弱、痛苦,凭着信,在神万事都能!学习中文需要有老师,老师又在哪里呢?神的祝福继续临到宾克汉姆先生,感动他在留美中国学子中挑选了一个信仰生命正处于迷惘、低潮期的年轻人来完成这个心愿,这是神美好的旨意,感谢神!
 
年轻人非常震惊,当他了解到宾克汉姆先生学习中文的真正缘由后,他的内心受到深深的冲击,因为他知道这是来自于神的,他仿佛看见了主伟大的力量在宾的身体里焕发的生机勃勃的力量,相比之下,他作为一个健康人,自己的人格力量又是多么地渺小、微不足道!在以后与宾克汉姆先生日渐频繁、朝夕相处的亲密交往与接触中,他的心灵复苏!其实,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他每次去授课,宾总是向他问到许多外面的事情。其实,对于他那宽阔的胸怀,“外面”又何尝不是“里面”呢?他们讨论中的宗教政策、政治形势、某些国际性的基督教运动、神学院里关于同性恋的冲突、欧洲历史、欧洲文化、亚洲文化、美洲的政治、非洲的传教……天南海北,若非没有生命力旺盛,又焉能有此耐性和体力驰骋于这辽阔的空间呢?   
      
生机也寓于乐趣,如果没有乐趣,活着又有何意义?课后,年轻人常与宾克汉姆先生在厨房里浅酌一瓶淡淡的苹果汁,吃几块素净的米花饼,年轻人坦言自己对那饼的感觉是(味同嚼蜡),而看宾的表情却像品尝北京烤鸭那样全心全意、有滋有味,并且还感恩:“上帝啊,给我吃这么好的东西!”这是在享受神所赐的食物的人,你一定看到宾克汉姆先生的内在生命是如何面对外在的困难和环境,而不被苦难压倒;你一定会知道,他在享受着生命。一个没有生气的人,绝不可能兴致勃勃地去做一件平淡无味的事。他吃着那些遵医嘱而在我们看起来完全视同嚼蜡的食物时,就像在吃烤鸭、吃山珍海味。于是,年轻人被这样一个完全与我们不同的生命,完全与我们世界观价值观不同的生命,而吸引了。
 
另有一次,在新英格兰漫长而多雪的冬季过后,宾克汉姆先生和年轻人到积雪的院子里做一年第一次的户外散步。几株类似水仙的黄花在阳光下摇曳,那是早春率先绽放的花朵。当宾看到半融了雪的地面露出来的黄花,他就如同见了老朋友般开着轮椅快快地过去,低头向它们问好,非常自然亲切、轻声细语般的在谈话,而“老朋友们”也沿路向他们报告春的消息。回到公寓门口,宾克汉姆先生忽然对年轻人说:“我们应该和他们说声‘再见’。”   
     
年轻人不觉一怔,继而感悟到原来是他们——那些在春风中摇曳着的好朋友,还有这位不能正常吃、不能正常走、连说话也困难的老人,但却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生命里焕发出的勃勃青春的生机,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试问,我们身边有多少人追名逐利,到手后仍觉贫乏空虚,因为更多的人是得不到的东西,相当痛苦。宾克汉姆先生虽然一无所有,但却因却因为里面有真正的生命,所以就能自然的领受神所给的周围的那些自然、美丽的东西!   
                     
生机也寓于经常在日常生活中实践自己的信念的许多事情。另有一次,宾克汉姆先生在街上看见一个黑人妇女带着几个孩子困难度日,于是他就联系她们的教会,又为她们祷告。一个是年轻力盛的人,一个是风烛残年的老人,到底谁帮助谁呢?他将个人的时间、精力、金钱奉献出来,致力于扶持那些需要上帝的爱与光、温暖与关怀的处在困境中的教会事工拓展与人和事,而他自己即使在吃一种淡而无味的米花饼却如同在吃烤鸭、在尝山珍海味,在过世上一种最简单、最平常的生活,却自然领受神所赋予周围的美丽的花朵,一草一木,赏心悦目,其乐融融?答案又在哪里呢?     
              
在一天下午,宾克汉姆先生凝视着窗前院内披着夕阳的草木,忽然对年轻人说:“我不喜欢别人的怜悯,因为上帝看顾我,我很幸福。得病以前,我是一个很自负的人。因为自负,我无法与最亲密的人保持关系。病后上帝开我的眼睛,让我从不同的角度看人看事,对许多事情豁然开朗,我明白许多从前不明白的道理。我感谢上帝,领我到这个新境界,让我享受到许多以前忽略的事物。我渐渐变得谦恭起来,与人的关系变得改善,现在我比以前幸福多了。  
            
宾克汉姆先生因为健康不佳很少参加教会星期的礼拜,他的健康条件只允许他在天气良好的状况下到户外逗留很短时间。但是,他从未停止过对上帝的敬拜和交通。年轻人从未见过一个人像他那样自然地与上帝交通——上帝就在他的生命中。他与上帝的关系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内容。他说:“上帝并不需要高堂大殿。他要住在我们的心中,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真正接受上帝,他就与我们同在。上帝最珍贵的是我们的灵魂,人最重要的是心灵和诚实敬拜他。”宾克汉姆先生因为从生命之泉不断地汲取活水,所以他的生命之路充满活力和喜乐,生意恙然,丰盛常青!      
                     
一年过去,宾克汉姆先生要移居另一城,年轻人所教授的中文也就即将结束,当他遗憾地告诉宾克汉姆先生自己不能再教授中文并且要离开神学院时,宾克汉姆先生极力挽留,说,“神要使用你!”但是,这些似乎太过于耳熟的话,年轻人并不在意,去意已绝。然而,第二天清晨,他还未起床,就接到了宾的电话说,“神要使用你,你不要走,昨晚我和我的太太为你祷告了一夜!”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一个全身瘫痪、备受疾病摧残的老人和自己的太太,竟为他一个留美中国学子的人生道路整整祷告了一夜……年轻人承受不住这份巨大的爱,之后的事情当然是心灵重生过来,继续神学的研修,走上了牧者的道路。用年轻人后来的话泣不成声地说,“若不是有那个电话,我绝不可能有今日站在讲台上布道……”        
     
年轻人教了13个月宾克汉姆先生13个月的中文,说实话,一年多来他并没有教会宾多少东西,那个老先生也没有能够从他那里学到太多东西,反倒是宾教会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课,如何生活,如何从上帝那里领受生命。         
 
13个月以后,宾克汉姆先生于1995年9月就过世了。在老人的安息礼拜上,年轻人听到许多人作见证。有一个中年人说在宾克汉姆先生离世前两个星期跟他打电话的时候,那么在闲聊中谈到“我要回天家了”。对方震惊地问:“咦,您怎么知道?是不是到医院看医生告诉您的?”他说没有。那么对方继续追问:“您怎么知道?”老人回答说:“因为我现在就象儿时圣诞节前夕一般的喜乐充满期待。因着信,我知道我自己将要往哪里去。每一个得了耶稣基督生命的人就知道说所谓的那个死亡,不是终局,而是永生!因为主已经为我们上了十字架,复活走过了这个死亡所谓的那条幔子,已经到了这至圣所里头,为我们预备了一个荣耀的家!”        
    
年轻人终于看到人生最宝贵的东西了,终于发现人自我超越的秘诀了,终于发现人活着的意义了,在宾克汉姆先生平安归天家那天,他的生命再一次被触动了。他说很多临近死亡的人,甚至伟人、国家领袖都变得绝望、痛苦,但是宾在死亡面前充满欣喜期待,是完全光明的憧憬未来,这种生活态度当时真的非常撞击他的生命,能够象老人那样让耶稣基督又真又活的生命直接注入自己的生命,那样的生活,年轻人认为是他当时能够转变的一个重要原因。       
   
原来耶稣基督的信仰不是复杂的神学体系,而就是有血有肉的内在生命!年轻人说:“我深深地感到耶稣基督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只有他能够让我满足,享受到丰盛常青的人生!”    
 
更确切地说,耶稣基督藉着这位宾克汉姆老人触摸了年轻人的生命,上帝从这老人燃烧的生命,点燃了他黑暗的生命。上帝的话,对他不再是理性,不再是知识,乃是生命,这样的生命肯定是全人类“耶稣基督的圣灵接触的生命”。不只是头脑,而是整个人都让这活生生的生命来主宰,这有血有肉、道成肉身的基督的生命,不再是远方历史上曾经划过尘世夜空中的一颗流星,教会不再是单纯的一个组织,而是象宾克汉姆先生这样有整个基督生命的人在灵里的汇合聚集体!就是你身边你周围的弟兄姊妹,在耶稣基督里的身体——教会——里面,他真正给我们提供全面的、全人的、全方位的灵命,体验与长进。因为那是梦开始的地方,是耶稣基督生命开展的地方!               
           
年轻人以前以为自己有知识,拥有那些“次好”的,不是灵命的东西,而造成“我那知识分子的傲慢,看不起其他人,从而根本不能和旁边的人建立正常的人际关系,也不能从别人那里汲取正面的东西,耶稣基督通过弟兄姊妹来给我们灵命,假如我们在教会不能向弟兄姊妹学习的话,我们其实永远不能和耶稣基督有正常的关系!   
                                                
 三、以“生命”传“生命”期                        
当初,年轻人之所以去读神学,为的是要追求,想看看真理是怎么样的。后来,透过宾克汉姆先生有限的生命看到耶稣基督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生命,他慢慢参与、融汇到教会的事奉与生活,才逐步领悟到,神要他传的,不仅仅是理性的真理,更重要的是他本人的生命,他要用整个生命,让耶稣基督的生命通过他的生命传给其他人。      
                    
所以,这个年轻人就放弃了以前多年的研究工作和成就,去做了一名牧师。用世界的标准来看,放弃几十万年薪的法律界职位换来教会传道人的职位,是一种牺牲。但是,有什么有形的东西能跟全人的健康、属灵的生命和永生的盼望,这样的人生意义相比呢?年轻人感到神巨大的祝福临到他,让他来做一个传道人,他从来没有后悔当初他的这个抉择,他愈是在教会从事这份工作,就愈感到喜乐、愈感到充实、愈感到神丰盛常青的祝福,因为《圣经》上说“主啊,你若把我从地上举起,我就要吸引万人归向你!”              
             
那么,众所周知,当然很多人也许都知道,这个年轻人其实就是刘同苏牧师,今天,他已经到世界各地去宣讲、传扬主的福音,自1997年从耶鲁大学神学院毕业以来,先后创建并牧养过康州新港华人宣道会和纽约新生命华人宣道会等。还记得,他在加拿大一个地方讲道时,讲完了以后一个弟兄站起来说了一句话,刘牧师,今天我听了你的道,那真是打动了我的心,我仿佛闻到了那位老人的馨香!   
 
然而,我们今天能讲什么呢?能说什么呢?当他的分享能作见证,感动许多人表示对自己很有帮助愿意了解信仰加入教会成为基督徒的时候,是因为前辈那些圣徒像云彩一样围绕着我们,那摆在我们前面的路程!主说,今天将这样大能大力的生命赐我们里头是为什么呢?作为千千万万在海外的中国知识分子,为主所得着,被主所翻转,那么,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呢?那就是,为了传承救恩,作下先导,将福音带回到自己的祖国,赐给那些还没有信主的同胞,这是主的嘱托,这是主的使命和恩典,这是一位已经长眠在地下的老宣教士未完的使命和嘱托,他在天国保守、祝福我们!    
                
愿中国早日皈依耶稣基督,看轻自己的荣辱得失,而坚守信念以成就上帝的旨意为己任!愿基督之光照耀中华大地!愿中国成为名副其实的“神”洲,愿上帝祝福中国!                       

愿每一个看到这篇文章的弟兄姊妹请转发,并向刘同苏牧师表示深深的感谢和敬意,因为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整理了刘同苏牧师的见证、录音,还有许多未到、不足之处敬请弟兄姊妹帮助修改,给予指正!欢迎展开评论,作者的邮箱:1406066549@qq.com  作者的网页:http://www.neotao.com/996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