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观察与思考丨疫情下基督教所面临的困境和挑战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4月13日 10:49

有消息称,西方一些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著名教堂在这次疫情中纷纷关闭,而上次大规模关闭教堂的时候,则是14世纪的黑死病时期。可见这次疫情的严重性。

两次关闭教堂之间的不同在于,上次因黑死病关闭是因为这是个教堂,而这次关闭则是因为这些教堂是景点。这种不同也昭示着基督教在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历程之后,开始出现的萎缩和下坡。

如果回顾疫情与基督教发展的关系,我们会发现基督教的发展史呈现出不对称性。这种不对称性显示出,古罗马时期,在基督教发展早期,基督教因着瘟疫的出现而带来发展的契机,而这次疫情则相反,疫情成为基督教走向萎缩的标志和契机。如果把基督教发展与瘟疫的关系做一个图表,那么这个图表折叠的时候,两端也许是可以重合的。这种重合不是没有原因,正如笔者在其它文中所说的,基督教两千的历史所形成的的僵化体制和神学教义,既成为基督教发展的资源,也成为基督教进一步发展的桎梏。

回顾两次瘟疫中基督教的表现,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基督教所处的不同处境,以及其僵化体制所形成的负面动力。

在基督教发展早期,被推测为第一次人类天花病毒大流行的瘟疫,发生在165年,这是罗马皇帝奥勒留在位时期,据历史学家推测,在流行的15年时间里,罗马四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一人口死于天花病毒(斯塔克《社会学家笔下的基督教史》)。死亡人口实在太多,以至于必须用马车来运送尸体,而贵为罗马皇帝的奥勒留,也未能幸免。这种瘟疫带来的死亡恐惧还没有从人们的记忆中逝去,一百年之后类似的瘟疫再一次流行。死亡的恐惧和经历几乎出现在每一个人的生活中。

没人知道这种疾病的原因,也没有人知道这种瘟疫如何治疗,以至于当时著名的医生盖伦也逃离罗马,躲到了自己的乡村别墅里。

在这两次大流行中,罗马社会几乎崩溃。统治者的功能除了收取税收之后维持基本的治安之外,其主要功能就是维护罗马皇帝的统治,所以在这两次瘟疫中,几乎不能提供任何有效的防护机制,面对瘟疫当然无能为力。因此,在瘟疫中,政府从公权力角度根本不具备对抗瘟疫的资源和能力。

因此,富人和官员只能逃离。而那些穷人只能绝望地死去,而很快,富人和官员,乃至皇帝也无法幸免。

而当时的宗教同样在瘟疫面前不能提供有效的措施。历史记载了这次瘟疫的可怕,以及其它宗教的无助。在第二次瘟疫流行期一封写给牧师的书信当中,主教迪奥尼修斯( Dionysius)描述了亚历山大港的情形:“在第一次瘟疫开始的时候,他们(异教徒)将病人驱逐出来,就这样从他们的至亲身边逃离,在病人还活着的时候就把他们扔到街上,将无人掩埋的尸体视作污秽,希望以此来避免致命疾病的传播和感染;但他们做了一切能做的,却仍然发现难以逃脱瘟疫。”(斯塔克《社会学家笔下的基督教史》)

与罗马政府同样,面对瘟疫,异教的神灵和组织毫无办法,既不能提供相应的精神安慰,也没有对这次灾难的解释,甚至面对瘟疫时的勇气都在他们撇弃亲人的行动中荡然无存。

面对瘟疫,罗马政府和社会以及宗教都一筹莫展,和瘟疫面前的人一样不堪一击。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基督教才迎来了发展的契机。而这种契机正是基督教的组织和教义所提供的担当和勇气,而这种担当和勇气恰是社会缺乏的。可以说这是基督教与其它宗教和社会组织相比的竞争优势所在。

基督徒因着信仰所表现出来的面对瘟疫的无畏,面对感染者哪怕异教徒也能接纳和照顾的温暖,以及面对死亡所由基督信仰带来的乐观解读,让基督教成为那个深陷瘟疫恐惧时代中的唯一希望。

正是基督教提供社会安慰和服务的独一性,让基督教几乎毫无悬念地碾压其它宗教,而获得巨大发展动力。

可以说,那个古罗马时代,基督教成为不可替代地提供了社会支持产品的唯一团体。这是社会和政府的公共性缺乏所造成,这也是基督教发展的秘密所在。

再把我们的目光回到今天,考察这次新冠肺炎的疫情时,我们会发现这次疫情中,基督教与社会和政府的公权力之间对比的相反情况。

经过历史的发展,今天的世界已经不再是罗马帝国时期的世界,今天的社会发展和那个时候相比,已经足够成熟。

政府的公权力不仅收取税收和担当社会秩序的维护,还拥有足够的资源以及足够的调取资源的能力来应对社会危机,比如这次疫情中,中国政府调集所有医疗资源来应对,对社会采取最严格措施来限制病毒的传播,这些措施很快带来可观的结果。

此外,在对抗疫情中,提供社会关怀的除了政府之外,还有社会志愿者,他们穿梭在大街小巷,把生活物资送到千家万户,维持了被隔离民众的生活所需。同时对于那些不幸感染者,也有志愿者提供精神慰藉。

看到这些,再对比上文提到的罗马帝国两次瘟疫,我们会发现情况颠倒了过来。罗马帝国时期,面对瘟疫基督教独一无二地提供了社会支撑;而今天,政府和社会提供了足够的对抗疫情的支撑。罗马帝国时期,基督教在提供社会支持方面的竞争优势,在今天根本不存在了,相反基督教反而因为自己的人群聚集而成为竞争劣势。

近代以来的世俗化进程,让宗教逐渐退出社会的舞台中央,宗教不再是社会舞台和人们生活圈子里的主角,而逐渐成为配角。正如那些曾经坐满信徒,成为人们生活中心的著名教堂,在今天则成为人们回顾历史的旅游景点一样。

社会的世俗化发展,正是社会逐渐成熟的过程,这个过程中社会逐渐不再需要神灵和祭司的呵护。这就是这次疫情会成为基督教洗牌的标志原因所在。

在今天,基督教尤其是传统教会已经不再能提供社会所缺乏的支持产品,相反社会已经能自己提供足够的社会支撑资源,这是今天基督教所遇困境的社会历史背景。

基督教如何度过困境,显然,首先一点认识自身至关重要。承认自身在当今社会发展中的社会角色和地位,才是走出困境的第一步。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经过近40年之后,第一本完整版的手语圣经问世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