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观察丨网络聚会带来的弊端:信徒流失、奉献降低等现象,已始露苗头……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4月15日 09:37
配图来源:unsplash.com/
配图来源:unsplash.com/

一位教会的姐妹因疫情被困在家里两个月,直到三月底才从家乡返回工作的城市。两个月来,她不能去教会聚会,只能在线上直播的方式,或者公众号上参加主日聚会。

在这位姐妹看来,这种聚会的模式改变了她以往参加聚会的感觉和对教会的认同。

以往的聚会都是现场聚会,她坐在教堂里,望着讲台上的牧师,听着牧师的讲道,这个时候的她是与一切通讯工具隔绝的,按照她的话讲,这个时候她是全然摆上的。聚会结束之后,她忙于教会的其它活动,与一周不见的教友打招呼,询问一周的变化;与小组长计划下一周的读经或者探访活动;也可能与关系比较好的教友计划一次家庭聚餐。这种现场聚会让她一整天都能将自己的关注焦点聚集在这个教会中。

现在因为疫情不能现场聚会,而只能线上聚会,这种方式改变了她过去所习惯的方式,也带给她对教会另一种不同的认同。

现在她再也不用为主日聚会早起,而是自然醒,然后洗漱、早餐完毕,可能的话她还会先看看新闻,关心一下疫情状况,然后打开微信教会公众号开始参加主日聚会。因为线上的聚会内容,唱诗、讲道、祝福等,都是提前上传的,因此她不会为了时间觉得紧迫,而是随时可以点开收听牧师的主日讲道。

并且在收听的过程中,她还可以做其他的事情,比如吃早餐,或者吃个苹果,再或者与小侄女对话和打闹,用她的话来说,这种线上聚会她太不虔诚了,完全没有将自己的心思聚焦在主日的讲道上。当然,家庭环境的宽松,让她无法像过去那样全然摆上。

除了这些之外,以往对教会教友的交往方式也变了。在参加完线上聚会之后,与教友的互动就没有了,只能查看千篇一律的留言,这些留言这让她感觉到从没有过的无聊。

更重要的是,她除了收听或者收看本教会的聚会,还可以收听其它教会或者其它牧者的主日讲道。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过去,教会是最忌讳串教会的,尤其是委身两个教会的问题,这会被本教会牧者怀疑信徒的忠诚度,更加禁止其它教会到本教会拉人的现象,这被看做拉羊。现在情况完全不同,这位姐妹参加完本教会的聚会之后,会点开其它教会的公众号再听一次别的牧者讲道,因为这些讲道信息都是其他教友的推荐。过去主日只能参加一次本教会活动的情况,现在大有改变,让她甚至可以比较各个牧者讲道的优缺点。

现在这位姐妹喜欢听另一个牧师的讲道,因为在她看来更接地气,这在过去是完全不可能的。

而与其它信徒的交往模式也在改变,现在她交往的教友已经不再限于本教会的教友。因为没有探访、读经小组、家庭聚餐等这些公共活动的参与,让她与其它教友的交往范围进一步扩大,由过去的以活动为中心转变为讲道和神学,乃至社会问题为中心,这让她认识的教友超越了本教会的范围。她认识并频繁互动的教友群,来自几个不同教会,甚至不同的城市。

这种被她称为可以开小差的聚会模式,让她的关注点第一次离开教会和教堂或者聚会点这个传统模式,而把眼光可以放眼更大的范围,可以关注更多感兴趣的问题。这带来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她不想奉献了。

过去的传统模式之下,她会把奉献款投进奉献箱,那是因为她觉得委身教会是件关乎是否得救的事。现在这种线上多种讲道资源的出现,以及超教会范围的交往,让她感觉对原来教会的委身度大打折扣。这带来另一种结果,那就是淡化具体教会委身,从而影响她对原教会的认同。在通过讲道以及与其它信徒的交流中,让她产生了比较,自然而然中,这种比较让她转移了自己的对本教会的注意力。而这正是她最近奉献意愿动摇的原因。

而另一件事,更是加深了她对本教会的成见。

对于最近韩国新天地教的问题,也暴露了该宗教在国内其它教会拉人的现象。据其它信徒的信息,本教会有一位近期加入的教友,极有可能是新天地的卧底。综合其各种行为,对比网上的报道,让她确认这个教友是新天地信徒无疑。本着对本教会的安全考虑,这位姐妹马上将信息和自己的推测,告知了本教会的主任牧师。

本以为这会引起牧者的关注和认同,但是牧者的表现却让她失望。在牧者看来,这完全不可能,甚至是无中生有,根本无需考虑。

在这位姐妹看来,这是牧师对自己的不尊重,甚至有将教会置身新天地教危险之下的可能。

这位姐妹推测牧者不理睬她举报内容的原因,是出于经济因素。因为这位新加入的教友为了赢得其他教友的认同而采取砸钱的方式,除了主日常规奉献之外,还支持教会许多其它活动,这让他迅速获赢得了人心。

正是基于这些因素的考虑,这位姐妹正在考虑是否更换教会。但不管怎样,用她的话说,现在对曾经委身的教会已经无所谓了。

这位姐妹的经历可能并不是孤例,而是具有一定的代表性。线上聚会的模式,不可避免地会带来委身度的改变,动摇信徒对教会的认同,从而面对实际问题上,就不会持有以往对牧者乃至对教会的忍耐程度。这种教会委身度的动摇,最终直接表现在信徒的经济奉献上。

这是疫情在改变教会聚会模式的同时,所带来的教会危机。这种危机正在扩展,而成为传统教会崩盘的基础。

传统教会在信徒流失和经济奉献降低方面,必须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思考丨基督教的处境性需求与皈信动机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