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观察与危机丨疫情带来的基督教不同类型教会的重新洗牌,正在逐步显形……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4月03日 08:46

前几日,一位正在牧会的青年牧者朋友打来电话,聊到这次疫情带来的影响,这位牧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和焦虑。

自春节疫情爆发以来,出于防控的需要,教会开始停止聚会,并把现场聚会搬到了网络上,利用微信等直播工具进行主日布道等常规活动。但因为教会信徒的年龄结构以中老年为主,其中老年人几乎占有一半比例,因此不能熟练使用当下流行的直播方式;还有一部分信徒,对网络直播这种聚会方式比较排斥,加上春节打工者信徒返回老家,延迟复工复产,因此这造成参加主日活动的有效信徒人数大量减少。甚至极端的情况下,主日参加网络视频聚会的人数不及原来信徒总量的十分之一。

信徒数量的减少还不是最让他担心的,让他担心的是中国疫情虽然得到有效控制,但是大规模的聚会显然一时半会还不会开放,加上国际疫情的爆发,出于防范疫情反复的考虑,估计聚会的恢复可能还需要等待很长时间。信徒无法现场聚会,仅仅依靠网络,信徒的教会认同将会随着时间的推迟逐渐淡化,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一年以上,那么教会可能会被打回原形,一切都要从新开始构造。

这些危机虽然后果可能很严重,但毕竟那是需要时间积累的,并不是当下最迫切的,也不会给教会带来即时的急迫感。给教会带来即时紧迫感的是教会财务危机。

疫情使信徒无法到教会聚会,而网络的聚会并不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同,同时因为复产复工的延迟,加上疫情所带来的经济下行,这直接影响着教会的经济奉献。

对于习惯了传统面对面聚会,并习惯于将奉献投入奉献箱的中老年信徒来说,无法到达教会聚会现场,就意味着不会奉献。另外因为他们对微信等转账奉献的不熟练,以及部分对网络聚会奉献的排斥,这让他们教会的经济收入受到极大影响。加上经济下行所带来的工资缩水,更是让教会财务紧张,甚至出现赤字。这位牧者所在教会已经开始动用教会积蓄来支付房租以及其它费用,但对于恢复聚会的遥遥无期来说,这点教会积蓄也是杯水车薪,很快会捉襟见肘。

这位牧者朋友的教会并不是个例,而是当下教会的普遍现状。

不论什么信仰背景,改革宗、路德宗、还是灵恩派,无论什么类型的教会,打工者类型、城市教会还是农村教会,只要信徒无法按照传统的方式进行宗教活动,那么他们就会受到由此带来的负面危机。

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和信徒认同危机,正在考验着中国教会,不论是官方教会还是家庭教会,都正在承受着这次疫情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教会的结构和生态正在被重新洗牌。

纵观中国教会基督徒的构成,我们会发现基督教之所以在这次疫情中会经历这种危机和被重新洗牌的原因。

根据2010的《宗教蓝皮书》,基督教信徒的年龄构成中,城市教会中老年信徒占有55%以上,农村教会中老年信徒所占比例更高,而青年信徒只占有11%的比例,农村教会则更低。在文化结构上,小学以下学历占有54.6%,初中学历占有32.7%,这些加起来则是87.3%。虽然这是官方教会的统计数据,但也能基本反映家庭教会的信徒状况。虽然十年过去,今天基督教的这种状况并未得到改善。

综合信徒来源,则是农村教会为主,而城市教会中,打工者教会占有很大比重,城市本土教会只占有比例不大。

从信徒的年龄结构和受教育程度构成,以及信徒地域分布,这词疫情使教会所承受的窘况是一种普遍现象。

这种普遍的教会窘迫,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成为常态。这将带来教会在经济压力之下的解体与崩溃,套用经济术语来说,疫情带来的交流方式变革,必然带来传统教会的破产与重组。

对于依靠信徒奉献的教会来说,信徒奉献的减少或者枯竭,必然会使将沉重的债务危机压在教会负责人的身上,这对于教会核心领导层来说也是一种考验。

可以预见,教会因为经济危机而产生的房租等违约情况将会不断增加,甚至成为普遍现象。这对过去几年,传统教会追求规模和华丽的发展模式来说,无疑是一场会留下后遗症的沉重打击。也对因建造华丽教堂和租用高规模写字楼,来展现自己成功形象的教会来说,是沉重的债务,必将因为信徒奉献的减少而雪上加霜。

普遍的教会违约现象,必然带来另一个社会后果,那就是教会必须为违约而产生的社会负面形象付出沉重的信用成本。

这种疫情一旦持续一年以上,信徒对原教会的认同度就会大打折扣,即使乐观估计年底国外疫情能有效控制,国内允许人员聚集,那么这种持续一年不见面的教会认同也会淡化许多,这会让信徒重新选择教会,这对于教会来说无疑是一种考验。这更是传统的传道人威权教会体制的结果。强调传道人权威,神圣传道人,而淡化信徒群体和个体,这带来信徒个体对于教会团体责任承担意识的缺乏,在他们看来这是教会领袖——传道人的责任。这是传道人神圣化自己的自食其果。

教会的经济恢复与社会不同。一个停工两个月的工厂并不缺乏工人,以及它所生产的产品市场依然存在,开工之后,加上社会扶持,很快可以恢复产能并度过危机。但教会一旦失去信徒,想重新找回信徒,建立信任和认同,并把经济奉献能力恢复疫情以前水平,这个没有一定时间是不能完成的,这个时间大大多于工厂恢复的时间。

因此,传统教会在疫情压力之下的破产崩盘,可能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这个时间不会太长。面对这种危机,没有任何出路,大洗牌这是这次疫情带来的必然结果。

传统基督教大洗牌的结果,必然是淘汰那些追求规模以至于透支教会能力来建立教堂的教会。规模主义的教会发展模式必然受到重挫。年龄结构为中老年型和初中以下学历为主的传统教会,也会受到灭顶之灾。

而那些规模较小,信徒之间建立良好关系和认同,与社会张力适中,并把信仰认同的焦点定为在社会服务的教会可能会展现出更强的生命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2020全球华人差传大会丨李伟强牧师:更新社区服务与移民事工的五个实用概念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