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巴纳研究:千禧年一代最有可能对讲道内容进行事实核实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3月27日 07:59
图源:Unsplash
图源:Unsplash

根据巴纳集团的一份新报告,与老一辈人相比,千禧年一代的基督徒更有可能在接受讲道时进行事实核实。

3月中旬,巴纳集团发表了这份名为《美国人是否用数字信仰表达代替了传统教会表达?》(Do Americans Replace Traditional Church with Digital Faith Expressions?)的报告,对证道时美国基督徒的的行为进行了分析。

尽管有75%的受访者表示“认真听”,但17%的人承认自己“存在分心”,10%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对证道内容进行‘事实核实’”。

在称自己进行事实核实的受访者之中,千禧年一代的比例最高,因为他们有16%的人承认做过此事。X世代的比例为12%,婴儿潮一代的比例为7%。

千禧年一代的会友也是最有可能在证道过程中检查他们的社交媒体、电子邮件或短信的人群,因为有17%的人回答他们做过这类事情。这一比例要高于作同样表示的X世代的10%和婴儿潮一代的4%。

根据巴纳的说法,一个可能因素是,年轻的教会会友要比年纪较大的会友“更依赖电子设备”。

巴纳解释说:“对于更多依赖电子设备的年轻一代而言,在教会中手拿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是再普通不过的了。这算是另一种帮助或减少他们证道参与的可能性。以同样的方式,对于一个年龄较大的基督徒而言,一本螺旋装订的笔记本可能会成为证道时记笔记或只是在边缘部分随意涂鸦的工具。而且在事实上,相比年轻一代,婴儿潮一代在仪式期间做笔记的可能性要小。”

巴纳发现,各个世代的人几乎都会在证道时分散注意力,因为17%的千禧年一代、16%的X世代和17%的婴儿潮一代都在报告中有这方面的表示。

该报告的数据来自于巴纳在2019年12月5日至18日期间对美国1606位成年人进行的在线全国民意调查,由全国代表小组进行,误差范围为±2.2%。

3月中旬,巴纳集团主席戴维·金纳曼(David Kinnama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发现这些数据很有希望,因为它们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使用数字设备“在精神上进行成长”,如收听讲道播客等。

金纳曼称:“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技术改变社会甚至影响到最简单的日常活动,年轻一代将找到利用这些工具的新方法,包括精神成长、信仰分享和教会参与。当他们这么做的时候,教会领导者可以通过数字化工具、策略和内容进行周到的整合,以进行促进精神发展的努力来作出回应。”

这份报告也是《巴纳2020教会状况》(Barna’s State of the Church 2020 Project)项目的一部分。该计划旨在帮助教会更有效地规划事工工作。

巴纳在谈到该项目时称:“《教会状况》让你您对教会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拥有更为深入的了解,并为成长和改进提供了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帮助您的人群蓬勃发展,使您的事工蒸蒸日上。”

2016年,预防自杀事工组织“率性而活”(Recklessly Alive)的创始人山姆·伊顿(Sam Eaton)撰写了一篇后来被病毒式传播的博客文章,解释了为什么他相信千禧年一代的基督徒“超越了教会”。

在他举出的众多原因中,他援引的一个范例是“布道”,认为它“不像对待我们父母亲和祖父母那样能影响到我们这代人”。

伊顿当时写道:“数百万个牧师播客及YouTube的牧师视频,我们是触手可及的。千禧年一代渴望建立关系,在穿越泥泞时想有身旁有人行走。如果没有人真正关心我们,那么我们为何不躺在沙发上好好听场讲道呢?”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英文版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观察与思考丨为什么说疫情下的网络聚会会给教会带来大洗牌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