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时评丨从“天主教灵性大师”性侵丑闻思考三个问题

自由撰稿人 严以勒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3月19日 09:00
范尼元和残障人士在一起(来源:Getty image)
范尼元和残障人士在一起(来源:Getty image)

就在全世界的目光都在关注蔓延环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并予以严阵以待的时候,北美地区有一位已故“天主教灵性大师”被曝出性侵丑闻。前不久这个事件被BBC、CNN、《华盛顿邮报》、《今日基督教》、《天主教先驱报》等多家欧美主流媒体予以曝光和报道,整个事件令人震惊!

这位“天主教灵性大师”名叫范尼云(Jean Vanier),已无去年5月去世,享年90岁。说起这位灵性大师的头衔和功勋足以令人敬仰。范尼云是当今世界知名的天主教哲学家、神学家和人道主义社会活动家。

范尼云还是旨在帮助残障人士的知名国际性社区联盟“方舟之家”的创办人,长期致力于对各类残障者群体的服侍。到目前为止,创立于1964年的“方舟之家”已遍布39个国家和地区拥有149个社区和10,000多名成员,是针对残障人群做的最为成功的公益组织。

此外,范尼云还于1971年建立了“信与光”(Faith and Light)这个专门帮助智力残疾人士及其家庭的网络组织,如今也已拓展到全球80个国家和地区。

从这些辉煌的成绩单来看,范尼云可以说是一位公益伟人,在有关服侍残障人士的公益领域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革命,并且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正因为其身上有着传奇式的经历,被数代人追捧,甚至曾经还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人选,2015年获得邓普顿奖(Templeton Prize)。难怪媒体评论说,在国际上范尼云的声望和影响几乎可以和特蕾莎修女齐名。

在中文世界里,虽然中国大陆的很多弟兄姊妹可能否没有听过范尼云这个名字(笔者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个名字),但他的一个学生在华人教会里广为人知,这就是著名灵修作家卢云。在卢云那本著名的日记《黎明路上》里,非常真实而详尽地记载了他在“方舟之家”的生活,而他的属灵导师范尼云就像那个大家庭的老父亲,是大家精神和心灵的依靠。

在这里插一句,卢云神父英年早逝,近年来他的多本著作在中国大陆出版,掀起一股卢云热。而这位“灵性大师”范尼云正是卢云神父的“属灵导师”。就像提摩太对保罗,卢云有许多属灵经历和深刻洞见,作为他的属灵导师的范尼云的“属灵功底”也可想而知。

然而,令人跌破眼镜的是,这位去年就去世的德高望重的老人却在身后被曝出性丑闻,其在长达三十五年的时间里涉嫌至少性侵六位女性。考虑到其身份的独特性,这一丑闻可谓是“重磅级”的。人们实在难以把这位圣徒般的“灵性大师”和性侵丑闻挂钩。

目前在中文媒体里只有少数几家主内自媒体对这一事件做过报道,但可以想象,一旦有全面报道,这一事件将会产生怎样的社会冲击波。所以,作为基督徒,我们需要反思。

因为近年以来,在欧美基督宗教世界(天主教和更正教)里教会或相关基督教机构里发生的性侵丑闻屡屡被曝光,不绝于耳。

虽然有人可能会说这是有黑手要拆毁基督教,但那些触目惊心的性侵事件就摆在公众面前,是无法否认更是无法洗白的。

比如,2018年8月的时候,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发布长达887页的大陪审团报告,揭露出史上惊人丑闻: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有301位天主教神职人员性侵,甚至强奸未成年儿童,至少1000名受害者中男童占大多数。

继美国天主教爆发这次最大丑闻之后,同年9月德国天主教也被爆出大面积性侵丑闻。据当时德国《明镜》周刊及《时代》杂志披露的一则研究报告显示,从1946至2014年的68年内有3677余名儿童遭神职人员性侵,覆盖德国27个教区。受害人以男童为主,超过一半的人未满13岁。而在这些神父中,仅有38%的人被告发,但就算如此,最终也是“从轻发落”,没有受到教会纪律和司法部门的惩戒与制裁。

天主教是这样,新教(国内一般叫基督教)也好不到哪里去。2019年就在中国春节假期期间,美国多家主流媒体曝光美南浸信会内部的大面积性侵丑闻,该新闻在北美社会炸开了锅。现在可以确定,这一曝光和如火如荼的#Me Too运动有关。

据当时媒体报道,作为美国最大基督教宗派的美南浸信会内部一共被曝出700多件性侵案件。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数百名美南浸信会的教会领袖和神职人员都曾经被指控有“性行为不端”,而受害者超过700人,性侵程度从强迫观看色情内容到致女方怀孕。

不仅如此,媒体进一步发现,在事发后,有关教会单位总是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甚至以属灵的权柄胁迫受害者堵住他们的嘴,系统性地掩盖真相。

所以,“灵性大师”被曝性侵女性丑闻,其实并不是一个孤立事件,也不是个别现象。只是由于这位“灵性大师”独特的身份和圣徒般的影响,才让人们震惊不已。听到这一消息后,一位福音作者写道:“心里的感觉无以名状:震惊、愤怒、恶心,还有一种被欺骗和愚弄的伤心。这是这段时间,我看到的最糟糕的消息……”

是的,不能简单地就事论事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们需要反思!

一、是圣徒还是罪人?

要不是其本人性侵女性的丑闻被曝光,谁敢说这位“灵性大师”范尼云不是“圣徒”呢?按照天主教的传统,德高望重且功勋满怀的范尼云甚至以后还会有被“封圣”的可能,这样呈现在后人眼前的可能就是“圣范尼云”了。

是圣徒还是罪人?这个问题从神学上看似简单但应用在生活中其实一点也不简单。

在教会里,我们会见到有的牧师喜欢拿使徒保罗所说的“罪人中的罪魁”来形容自己。但吊诡的是,一个牧师越是向信众宣称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越显出自己的谦卑、圣洁,从而在信众心目里树立其圣徒的伟岸形象,并且越发深入人心。在信众心目里,圣徒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

但是,这样的牧师除了让人在台前看到其高大上的圣徒形象外,他的私人生活又是如何的呢?台前的圣徒形象往往是信徒眼里的聚光灯,但如果把其私生活也呈现出来,又会是怎样的情形呢?

今年3月8日,著名演员马克斯·冯·赛多(Max von Sydow)去世。马克斯·冯·赛多曾多次出演蕴含基督教主题的电影,并且出演过耶稣基督,尽管按照正统教义他不算是基督徒。

马克斯·冯·赛多在生前对人生和信仰是有过洞察和思考的。他曾说过:“如果今天耶稣到来,看到很多以他之名所做的事,他肯定会忍不住呕吐不止。”而且,他对自己的人性也有深刻省察:“我越扮演圣徒,我就越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范尼云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身上闪耀着无数的光环,他就是圣徒的化身,是众人心目里的偶像,是各路媒体的聚光灯,无可质疑也不许质疑。有一位受害者曾告诉调查人员说:“我意识到范尼云被成百上千的人倾慕,好像是一个活着的圣徒……几乎是不可能提出质疑的”。

可是,他隐藏的另一面却又是那么的龌蹉而丑陋,只是很多人看不到而已!我们不晓得范尼云在生前有没有类似省察和觉悟:“我越扮演圣徒,我就越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丑陋的一面在他去世一年后被当众戳穿,范尼云的人设崩塌,人们所敬仰的圣徒化偶像也被摔得粉碎。据说在此之前,海地的信徒甚至还把范尼云睡过的床改造成一个祭坛,供人瞻仰……

当然,我们也不是说范尼云一开始就是“披着羊皮的狼”,但其倒在邪情的欲望之下也绝非一日之寒。

有人说,越是处在服侍最前线、最低微,付出最多、也最艰难的地方,越会面对超乎常人的试探。范尼云就是这样,他付出的努力和获得的名望是前所未有的,但所遇到的试探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只是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他的名望,但他所受的试探却被掩盖了。

圣经没有应许我们不会遇到试探,但当圣徒遇到试探,该怎么去回应,也是一个尖锐的问题。愿范尼云的教训成为我们的警钟!

二、当犯罪被属灵化

据媒体引用的相关调查揭示,性侵通常是在范尼云对受害女性进行“属灵指导”时发生的。范尼云不仅是一位慈善活动家,同时也是一位牧者,他让女性相信他可以帮助她们度过情感危机或宗教困境。

据称,范尼云从其前辈神父那里学到了一种“神秘”手段,范尼云会告诉受害者,她们是“被拣选的,是特别的,这是秘密”,而“耶稣正是通过我来爱你的”,所以,“我们(指范尼云和接受牧养辅导的女性)之间的关系可以看作是所罗门的雅歌”。

这还是笔者第一次听所罗门的雅歌还能如此解释。很显然,范尼云心怀诡诈,以这种极不寻常的“神秘”解经把性侵正当化,并让他可以肆无忌惮地用属灵权柄为自己谋取私利。

据报道,当年的一位受害者回忆道,当她面对范尼云的属灵说辞和接下来的性侵恶行时,“我好像完全僵住了”,只能任其摆布。曾有一名女性就此问题写信进行质问,范尼云的回复是轻飘飘的一句:“我觉得那很好”,完全不觉得自己出了什么问题。

这只能显出这位“圣徒”隐秘处的败坏和诡诈。有些个挂名基督教的异端教主不正是通过这种方式愚弄、辖制信众的,不仅搜刮钱财还树立权威对信众进行精神控制!耶稣说得一点也没错: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 你这瞎眼的法利赛人,先洗净杯盘的里面,好叫外面也干净了。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 你们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 (马太福音 23:25-28 )

宗教并非是一方净土更非人间天堂!宗教里发生的罪恶更丑陋更可怕,因为和假冒为善有关。

三、属灵权力的滥用和属灵虐待的发生

虽然范尼云曾批评这个世界的权力规则:“当你有权力的时候,我们就能很快压制别人。这就是人类的历史。”

然而,充满讽刺的是,他的所做所为,恰恰是假冒为善的宗教领袖滥用属灵权柄对弱者进行属灵虐待甚至性虐待的典型!而且,这种滥用权力及其造成的伤害还披着属灵的外衣,让受害者被精神蒙蔽或有苦水只能憋在肚子里。

但是女性在觉醒,米兔运动不过是女性意识觉醒的一个表现。那些鼓起勇气揭发并仍然处在痛苦中的女性值得人们“致敬”。

“方舟之家”也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一再向舆论表示歉意,并表示不排除会今后收到新的指控的可能。

2月15日,“方舟之家”现任负责人波斯纳公开请求社会的原谅,并对范尼云发出了谴责:“范尼云的行为彻底违背了他所宣扬的价值观……”,同时表示:“方舟之家致力于为所有成员,无论是否残疾,提供安全成长的环境”,还承诺要“对保障政策和程序进行彻底公正的评估”。一场反性侵风暴也带动了对这个庞大的社会公益服务机构的整改。

但对于那些受害者来说,需要提供多年的辅导才能帮助她们走出过去被“圣徒”受虐的阴影……

所以,对于这一类性侵事件,不论是涉及灵性大师还是普通的神父或牧师,我们不能简单地以一句“不存在完美的教会和完美的基督徒”来打发,这种态度说到底还是在包庇在掩饰,同时也是对受害者的第二次伤害。

教会和基督教相关机构也具有组织的形态和权力的架构,出现权力滥用也是有可能的。这种权力滥用导致的一个后果也会产生很大的伤害。曾经有人用了这样一个词汇:“属灵虐待”。

面对属灵权力的滥用及其导致的“属灵虐待”(包括身体上的性侵),教会是掩盖还是以圣经的原则进行处理和惩戒?这应该是区分真假教会的一个分水岭。

2018年2月美国《休斯顿纪事报》以长篇报道揭露美南浸信会自1998年以来发生的约380宗性侵案件,性侵者有牧师、长执、同工。其实,在过去二十年,先后有超过七百位受害者向浸信会宗派管理层进行过举报,可是管理层对此无动于衷,没有推动任何实质性改变,还纵容有问题的牧者继续任职。而对大多数受害人,却以属灵的名义要求她们选择原谅施害人,甚至被建议去堕胎……

不过,面对米兔运动的冲击,美南浸信会终于启动了一系列改革,承认错误,向受害者和社会道歉,并对作案者予以惩戒。据报道,今年2月,“美南浸信会开除了德州一间教会,因为该教会坚持聘请一名终身登记为性犯罪者的男子担任牧师,作为该宗派‘反对性虐待的重要示范步骤’。”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结 语

频频爆发的性侵丑闻不仅令教会在公众面前失去见证,也令主的名蒙羞。发生性侵丑闻,教会需要的不是掩盖,而是勇于揭开伤疤,诚恳接受社会的批评,以福音的精神进行自我检讨和反思,从而获得恢复和更新,也再一次展现在社会公众面前。这才是健康教会的应有之义。

两年前美国有一位叫瑞秋的姐妹勇敢地站出来揭露自己曾经受到的性侵伤害,但她却被原来所在的教会变相开除。当她把自己的经历和心声发布出去后,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不过,这位姐妹原先所在的那间教会后来也醒悟过来,知耻而近勇,在自家的官方网站和《华盛顿邮报》上勇敢地发出了一份道歉声明:

“我们就是那间教会。……正因她决定不公开提及我们教会的名字,我们才能开始在没有外界关注下,进入非常深的反思。……我们很彻底地向瑞秋一家和教会认罪,得到了他们的饶恕。”

性侵丑闻,是一面镜子,能照出很多东西来!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全球多个基督教宗派的实地聚会传统 在疫情中受到挑战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