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邪教新天地教的成功教会我们:教会当与世界保持适当张力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3月25日 09:46

处于风口浪尖的新天地教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肺炎疫情,可能不会引起大众的关注,那么韩国的基督教也不会进入大众的视野。正是新天地教的所作所为,让我们看到在现代文明中,宗教的力量,它在控制人心和阻挠社会秩序方面所潜藏的巨大破坏力。

新天地教发展信徒的主要对象是正统基督教信徒,因为这个宗教是脱胎于基督教的一些神学理念和经典而成的,是教主李万熙借用基督教的理念,偷换了概念,将自己打造成教主创造的一个新宗教。因为在韩国的人口中,信奉宗教的人口占有大多数,并且在美国的扶持下,基督教左右了韩国法律对宗教的限制,因此宗教环境宽松,甚至可以左右政治,朴槿惠的倒台就是因为她闺蜜的父亲就是韩国宗教永生教的教主,并且崔教主还声称他和朴槿惠是精神世界的“夫妻”。由此可见,在韩国宗教十分发达,各种宗教充斥社会,将民众向自己的阵营拉拢。

如果用市场论的观点来看,我们也可以说韩国的宗教市场发展繁荣,宗教经济发达,宗教产品丰富。因此韩国的宗教市场在这种发展中,早已经细化了自己市场份额。一个新的产品如果想进入市场,与其它发达的同类产品竞争,抢占市场份额,那么这个产品就必须有优于其它同类产品的地方。那么李万熙创造的新天地教,如果想在已经细化的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他必须提供优于其它宗教的宗教产品才可以。

梳理新天地教的发展模式,他之所以能成功发展几十万人,有两个特点是他成功的关键,一个是与政治势力的交易,另一个是人心的控制。

韩国的宗教盛行,每个宗教不论是传统的宗教还是新兴的宗教,都会成为政治力量的争取对象,在拉拢选票方面,为自己赢得政治选举而增加筹码。同样作为回报,政治势力在上台之后,会经济倾斜,甚至故意放大宗教发展的法律空间。正如今天的韩国,作为对宗教的回报,宗教是不纳税的,并且政府还要从纳税人的税收中补贴宗教的发展。在法律方面,宗教在宪法地位上也高于宗教信仰。

前几年一位应该服兵役的年轻男子,拒服兵役,理由是自己的宗教信仰倡导和平,反对拿起武器战争。结果,军方将这位男子起诉到法院,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法官们竟然判决军方败诉。法官们认为这位小伙子是“耶和华见证人”信徒,按照他的宗教信仰不能上战场打仗。因为宗教信仰自由高于宪法的“兵役义务”,因此这位男子可以不服从兵役。而宗教的这一权力,完全是政治交易的产物。

在对新天地教的调查中,我们也从韩国媒体上看到,偶尔会有调查的公务员突然自杀或者不明原因的死亡。因此可以说,与宗教势力相比,韩国的黑社会都要和善的多。因为黑社会受到警方的管控,而宗教却可以逍遥法外。

所以从新天地教的经历我们看到,宗教与现行社会秩序之间必须有一个明确的界限,任何宗教都无权力干扰社会正常法律秩序,更不能超越于社会法律秩序之上,否则就会出现国中之国的现象。在这次疫情面前,正是新天地教的自我封闭和对政府的不配合,导致很多无辜的市民和信徒感染,这就是市长认为李万熙应承担“谋杀罪”的原因。

除了政治之间的交易之外,新天地教控制信徒也同样是其成功的原因。

因为新天地教发端于基督教,因此面对成熟的韩国宗教市场,从其他正统基督教教会中挖人,就成为其发展的必然模式。而正是其源于基督教这一特点,让许多不明真相的基督徒上当,在不断跟进的洗脑中,逐渐陷入他们的体系。

据一位参加新天地教会后来又退出的成员介绍,新天地教传教人员在开始进入正统教会之后,不论是讲圣经和神学,都看不出异样。反而由于他们的热心,让正统信徒的戒备心就慢慢放松,于是他们在接触一段时间之后,就会提出让信徒参加福音培训的课程。课程安排很紧,而且难度和压力很大,一周要安排三次上课。并且结业考试通过率十分低,只有20%不到,通过结业考试之后可以参加更高一级的课程。

也许我们会觉得奇怪,结业考试不是越容易通过的人及越多吗,加大难度,岂不是让自己的信徒人数增长缓慢?

我想教主李万熙是深谙人心的,并且熟悉宗教发展的社会规律。如果人们能十分容易的加入新天地教,那么在优越感上就会降低,这种优越感的降低带来的结果就是与社会的张力变小,对教会组织的归属感和认同感就会变弱,因此信徒人数上来了,结果只是一盘散沙。而李万熙不是要人数和规模,而是要精兵强将,能听指挥的教会成员,那么就必须降低通过率,让通过的信徒内心中有种自己是经过千挑细选才入教的感觉。

信徒入教之后,李万熙对信徒的洗脑就是把自己的塑造成教主,并且只有跟随他才能得救,而社会和世界则是完全的堕落的。在教义上将世界和教会对立起来,这没有什么稀奇,但是这种对立在拉大与世界的张力同时,也把信徒带进了自己亲手打造的私密小团体。这个团体只服从李万熙一个人的命令,任何对这一命令的阻碍,都是世界堕落的标志。

信徒为了永生的宗教产品,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与社会的隔离。这种代价越大,其在心理上就认为自己获得的产品越珍贵,这样就反过来加强了他对团体的归属感,换句话,李万熙就越能控制信徒。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在疫情感染不断攀升的情况下,虽然政府已经三番五次强制信徒隔离,但是信徒依然隐瞒自己的行程和身体状况,哪怕面临死亡的威胁。

这次新天地教事件给我们的信息和带来的改变很多,但是我想给我们的教训可能更加珍贵。他告诉我们,一方面基督教要与世界保持张力,但是这个张力是在不破坏现行社会秩序的前提下产生的,如果破坏了社会法律秩序,那么就滑向了邪教的阵营。另一方面,宗教信仰的秩序是精神秩序,属于上帝,而世界秩序属于凯撒,在凯撒和上帝之间不是没有界限,而是有着界限。虽然上帝统摄世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凯撒的存在就是破坏了上帝的万能。

另一方面,新天地教发展信徒的挖墙脚模式还告诉我们,我们平时在发展教会中,可能陷入了探求大教会的规模主义,我们看中人数和教会的地盘,而忽略了对信徒成员的关心,而新天地教恰是利用了这个空子,将信徒拉走。因此,不要贪图规模,而要牧养好每个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全球多个基督教宗派的实地聚会传统 在疫情中受到挑战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