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从耶稣对女性的重视谈:历史长河里女性主义的崛起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3月16日 08:50

1

最开始,圣经是上帝启示给以色列的先知们的,这里面包括一些还兼有祭司或君王身份的人。只有他们可以传讲上帝的话。再慢慢的又发展出经学家,律法师。

到了耶稣时代,可以解释圣经还是这些人:先知,祭司,律法师,文士,并没有特别大的变化。人们对圣经的理解领受基本还是在祭司阶层的牢牢控制之下。

但耶稣来了,自然带来了变革。耶稣的开路先锋施洗约翰,虽然是在旷野布道,但终究他是祭司阶层的,人们对于他的讲经并不感到意外。倒是当耶稣开始传道讲经后,人们觉得诧异,这到底是谁啊?怎么所解释的圣经如此与众不同,又大有能力呢?

耶稣不仅仅自己传道,还吩咐他的门徒出去传道。当耶稣离开后,主要就是门徒负担起传道解经的重任。

直到这个时候,解经还是被严格的限制在以色列人中间。甚至引发了使徒们极大的纷争,关于外邦人,是否要先成为犹太人,才能领受救恩?最终是保罗的观点胜出,外邦人也可以直接凭着对耶稣的信靠而得到救恩。

2

随着教会的不断扩张,外邦人的教会不断发展。解经的权利不得不突破以色列人限制。后来的教父们,已经多不是以色列人了。伴随着教会的拓展,解经的权利虽延伸至全世界,但这项权利又被限制于神职人员。对于圣经的阅读和解释,门槛都是极高的。

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圣经》,不谈解释,连阅读都不能实现。当然,罗马天主教有它自己的考虑,或许是不想《圣经》被随意解释,带来不必要的纷争,或者还有其他特别的理由。

(其实,天主教里,也不像很多人误以为的都那么迂腐不化、贪图权利。比改教家们早的多,天主教就已经有了英文译本。但或许是真的觉得人人自己读经解经可能带来巨大隐患吧。)

直到改教家们出现,领导发起了各地的宗教改革。马丁路德提出人人皆祭司,每个人都有权利阅读《圣经》。也是时代造英雄,因着印刷术的发展,使改教家的理念变为可能。

3

基督教发展到今天,虽然人人都可以阅读《圣经》已经成为现实,但解经,从整体上看,被另一个群体垄断了——男性。

虽然很多宗派出现了女牧师、女传道、女教师,总体上,还是男性主导。整本圣经也毫无争议的是男性视角下的文学作品。耶稣是男性,耶稣的12使徒全是男性,圣经的执笔作者全是男性,历代教宗全是男性,改教家全是男性,今天的牧师十之八九也是男性。对于圣经的解读,基本是妥妥的直男味。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谈男女平等、女性自由,总有一种言不由衷的尴尬。女性是可以读圣经、讲道、做牧师了,可是讲出来的,还是浓浓的男权味道,圣经表面上就是这样的。女性解经,往往解出来比男性更压制女性,这本身也是值得注意的现象。

4

十九世纪的工业革命使得妇女进入劳工阵线,促使她们对自我的价值,对自由平等的问题开始极大的觉醒。现代社会,人们关注平等、自由、正义,随着女性教育的提高,女性主义就不可避免的兴起了。

自1792年,英国妇女沃斯通克拉夫特出版《女权辩护》,1848年,美国妇女斯旦顿发表宣言,争取妇女基本权利。直到1920年,美国妇女终于得到投票权、更高的受教育权以及就业机会。斯旦顿还出版了《妇女圣经》,以女性主义角度解释圣经。到二十世纪60年代开始,这被很多女性主义神学家所采纳。她们相信若圣经被正确的解释,必定是一本支持男女平等观念的文献。

但是一直以来,妇女在教会仍然只是辅助的角色,这或许是受到犹太人父权文化的影响。出身于罗马天主教的黛丽认为圣经在父权文化影响下,充满了敌视女性的教义,她对圣经中描述的上帝表示失望。她倒不是要反对上帝,而是对父权神学提出抗议。

5

相对于极端派女性运动将男性视为对立面,单单咒诅父权制系统,而不针对人类整体的堕落,保守派女性神学家则对此发出警告,解放应该同样适合男人和女人。女性神学家罗伊特认为女性主义的首要敌人不是“男性”,而是“男性中心的二元对立”,受害的不只是女性,男性也被扭曲了。

救主耶稣的到来,破解了二元对立的宇宙观,圣洁与不洁、男人与女人、理性与情感、属灵与属世等等。耶稣表示,神的国来临,是为贫穷者和受压迫者辩护。这当然不应该被理解成以色列国家概念,而应该落实到社会上的边缘群体与阶层。

旧约先知总是站在贫穷与受压迫者的一方,斥责那些有财有势欺压弱小的人。

新约里耶稣对女性的态度,更是应该被重视起来。他拣选了女性作为门徒,无论耶稣到哪里,她们都紧紧跟随,并尽所能的供给耶稣所需的;他以贫穷寡妇的奉献为典范,那是他喜悦的;他强行偶遇撒玛利亚妇人,感化这个被社会抛弃的女人;他拯救那个差点被男人拿石头砸死的妇人,赐她以新生;他赞扬认真听道的马利亚比姐姐马大更有福,实际上马利亚突破了传统对女性的枷锁;那个将香膏浇在耶稣头上的女人,耶稣说;“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行的,做个纪念。”这些经文足以表明耶稣对男女的态度是平等的。

6、小结

历史上,无论是基督徒,或者非基督徒,女性都因着长期的性别歧视和父权压制而郁结了极大的愤怒和不满。当她们的自我意识觉醒,并有能力抗争的时候,女权运动便一波又一波的展开了。

虽然每当妇女节来到,男性就诗兴大发,赞美女性的诗篇不绝于耳。女人是茶,要品;女人是花,要赏;女人是书,要读。但骨子里,这还是男性视角下对女性的物化。

因此在今天,女性主义的声浪不仅没有停歇的迹象,而是越发高涨,可能表现形式略有改变。

女权运动对传统社会架构冲击是巨大的,除此之外,对传统神学和释经的挑战也是空前的。

她们大都抛弃了传统的解经方法,而采用归纳式解经,强调福音的处境化,将女性自身经验带入,去反省、思考福音的信息。

那么,如何在圣经启示的基础上,寻求福音的共识而非割裂,看上去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2020全球华人差传大会丨李伟强牧师:更新社区服务与移民事工的五个实用概念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