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时评丨新天地李万熙被控“过失杀人罪”,宗教违背常识是可怕的——从韩国疫情恶化看到的宗教景象

自由撰稿人 严以勒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3月04日 10:46

一、邪教教主李万熙被控“过失杀人罪”

连日来邪教“新天地”和有关韩国疫情的话题紧紧地“绑”在一起。继2月25日韩国有关部门宣布对境内“新天地”二十万信徒进行全面排查之后,现在又有新消息传来。

据国内媒体转引韩联社的报道称,韩国首尔市当局在3月1日下午以“杀人罪、伤害罪、违反传染病预防管理相关法律为由,向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控告李万熙以及教会十二支派的支派长”。

据有关报道,韩国首尔市官方表示,“被告人拒绝病毒检测,教徒们也不积极协助防疫部门采取措施,反而在给政府提交的教徒名单中,出现遗漏或虚假记录等妨碍防疫部门工作的情况。首尔市方面补充说,被告人的行为在刑法上属于杀人罪及伤害罪,并涉嫌违反传染病预防法。”

看得出,在民众要求取缔“新天地”的强烈呼声下,韩国政府终于向“新天地”出手了!这一切都要从近来不断恶化的韩国疫情说起。

二、“新天地”引爆韩国疫情

就在中国国内的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得到一定程度的扼制之时,在世界多国新冠肺炎感染者的数量却持续上升,尤其是韩国新冠肺炎疫情急剧恶化,感染者人数连续翻番,更是引起全球关注。韩国政府已将防控预警上调至最高级别,并建议民众暂停聚集性活动。

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通报,截至3月2日0时,韩国新增476例新冠病毒感染确诊病例,总确诊病例达到了4212例;新增4例死亡病例,累计死亡病例22例。(另,到3月2日下午4时,韩国较当天0时又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23例,累计确诊病例达4335例。)

其中,在新增的476例病例中,377例来自出现了“超级传播者”的疫情重灾区大邱市,68例来自庆尚北道,这两个相邻地区的确诊数占到总确诊数的87%以上。而大邱市异端“新天地”一个堂点的确诊数占到总确诊数的60%。

回到韩国这次疫情大爆发,现在地球人都知道了,这次引爆韩国疫情的是韩国著名的邪教“新天地”,在该邪教在大邱地区的分会内部出现了一名“超级传播者”(被网友戏称为“邪教‘毒王’”),导致交叉感染上千人甚至更多。

也是以此为起点,韩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呈井喷式发展,逐日加速递增。“新天地”里爆发的“超级传播事件”以及“新天地”高层的刻意隐瞒、虚以委蛇直接把韩国拖入劫难之中。

据报道,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副本部长权俊旭3月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首度证实:部分“新天地”教徒曾在今年1月份的时候去过武汉,但目前还不清楚人数有多少。目前韩国的确诊病例中,有超过1500例与新天地教会有关。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让我们看到这个邪教对中国大陆地区渗透得多么厉害。

在韩国,出现“超级传播者”的“新天地”引起全民震怒和声讨,出离愤怒,至今已经有80多万人登录总统府网站签名请愿呼吁官方取缔“新天地”……

三、韩国疫情背后的宗教景观

在网络上“新天地”多次闯入热搜,成为一个关键词,热度不减。在这背后是韩国民众的出离愤怒。但这一幕不过是韩国错综复杂的宗教生态的一个缩影而已。

仔细观察,这次韩国疫情告急,也呈现出十足的韩国特色。韩国是一个信教大国,信教人口超过一半以上,各类教派琳琅满目争奇斗艳。据称韩国各类教派高达数百个,其中就有不少信徒众多、财大气粗且影响力巨大的邪教。

大家应该不会忘记,韩国被罢免的前总统朴槿惠就是被一位加入邪教的“闺蜜”拖下水的。朴槿惠的这位闺蜜叫崔顺实,其父亲正是邪教“永生教”的创始人。也因此,韩国被冠以“宇宙邪教大国”之称。

在韩国疫情爆发后,透过一些现象我们可以看到韩国宗教生态的另一面

四、“新天地”内部酿造“超级传播事件”

韩国疫情是从2月20日开始急剧恶化的,确诊病例在短短两天之内突增235%,呈现井喷之势。这都要从一名“31号感染者”说起,这是一位61岁的老大妈。

2月6日这位老大妈因交通事故在大邱市一家医院住院治疗,第二天就开始出现咽喉痛症状,但一直拒绝接受病毒检测,并宣称自己没有海外旅行史,也未曾接触其他病例。一直到了2月18日,这位老大妈才因出现异常症状而确诊,也是韩国确诊的第31个新冠肺炎病例。

然而,人们始料未及的是,这位“31号确诊者”暗中还是一位“新天地”的信徒。在住院期间,这位老大妈还前往“新天地”堂点参加聚会活动,接触了上千人。因为按照“新天地”的教义,信徒生病不能成为聚会的理由。如果信徒因生病导致周日聚会来不了,那么就得要周一或者周二补上。

“新天地”的聚会方式也非常独特,信徒们密密麻麻直接或坐或跪在地板上,人与人之间仅留一本书厚度的距离,每个人就像沙丁鱼一样“排排坐”。这种密集式的聚会方式加剧了新冠病毒的传播。

而且,在事发后,“新天地”高层还通过内部软件发布指令要求信徒可以撒谎隐瞒信仰身份:“让他们告诉家人自己没有去过新天地大邱‘教会’。而且还要假装自己不是新天地的教徒。如果被问了,就装作与其无关。”毫无疑问,这更增加了外界了解其内部信息的难度。

而且,“新天地”还肆无忌惮地高规格操办教主李万熙兄长的丧礼,导致疫情进一步扩散,引发另一场公共卫生灾难——临近大邱市的清道郡道南精神病院疫情,甚至导致医护人员集体感染事件。

由于媒体报道,“新天地”引起众怒,但“新天地”教主李万熙露面发言,竟然斥责外界的批评,把内部出现“超级传播事件”视为“魔鬼的攻击”,把其信徒感染新冠病毒称为是“约伯式的试炼”。李万熙的内部指令被曝光后,更是点燃了韩国民众的怒火,一时间,“新天地去死吧”“傻逼新天地”的Tag被网友刷上了韩国推特热搜……

五、奇葩牧师喊着“哈利路亚”频频爆出雷人雷语

在韩国政府启动抗击疫情预防蔓延的应急状态的同时,也建议民众暂停聚集在室内或是在人群密集的户外举行活动,也尽量避免聚餐、旅游等私人聚会和活动。一句话,要进行隔离,才能有效遏制病毒的扩散。作为教会,顺服这一倡议,也是应有之义。

然而,有一位名叫挂着“韩国基督教联合会会长”头衔的全光勋牧师跳了了出来,却大唱反调。看报道,这位全牧师在广场召集集会,并发表激情飞扬的演讲,并频频爆出雷人言语,比如:“在户外聚会不会感染病毒”、“我们感染得病死了也没关系,我们的目的就是死,我们是有上帝收的人”、“得病了也是爱国”、“主能治愈病毒”等等,甚至还把那些决定暂停聚会的牧师们斥责为“没脑子”。

这位全牧师鼓动信徒说,因为他们有主保佑,所以他们不怕死也不会死,在疫情期间,坚持发动大规模聚会。当首尔市长朴元淳亲自劝说抗议者考虑自己和他人的安全,并要求他们解散和离开,但在现场遭到侮辱和抗议。不过,这位全牧师最终于2月24日被警方逮捕。

六、“统一教”隆重举行大规模集体婚礼

就在韩国疫情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时,有自媒体根据外媒报道编发了一篇文章《用爱战胜病毒?韩国教会数万人聚集为6000对新人举办集体婚礼!这真的好么?》。

文章提到:“数千对即将结婚的夫妇聚集在一起,参加韩国统一教会举行的大规模集体婚礼,这与最近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及聚集如此庞大的人群可能带来的影响造成的担忧背道而驰。

“据当地教会介绍,来自世界各地的约3万人,聚集在首尔东北部的高坪昌世和平中心参加了庆典。其中,有6000对新婚夫妇,而其他人,则在重申誓言或观看——参与者们来自60多个国家。绝大多数是韩裔统一教会成员……”

这里所说的“统一教”是韩国大名鼎鼎的邪教,和中国的“全能神教”有得一比。定期举办集体婚礼,这是“统一教”的一个传统特色项目。但都是什么时候了,还在肆无忌惮地如此搞大规模聚会式的“集体婚礼”,还宣称“以爱战胜病毒”。

不过,在这里也要提醒一下,自媒体不懂真假教会之分,和“新天地”一样,邪教“统一教”不能代表基督教,而是敌基督!

七、违背常识的宗教是可怕的,违背常识的属灵是“伪属灵”

“新天地”内部的“超级传播事件”把韩国带入深渊,以及“新天地”内部的一系列“骚操作”,还有奇葩牧师的雷人言语,更有“统一教”的万人规模的集体婚礼。其中,“新天地”和“统一教”是十足的异端、邪教,而那位因出格言论和举动被拘留的全牧师则是正统教会的,但其领导的“韩国基督教联合会”在韩国却是一个很边缘化的基督教机构。

从这几个案例,我们足以看到这次韩国疫情的传播和蔓延真是呈现出“韩国特色”,充满了韩国式宗教和邪教的元素。

对于宗教范畴里的异端与邪教,相信大家已不难判断了,本文也并不是要从基督教神学教义的角度进行分析,而是透过上述现象的梳理和盘点,让大家看到一个铁一般的事实:

违背生活常识的宗教是可怕的!
违背生活常识的属灵是“伪属灵”!

在韩国疫情最严重的大邱市,上万名“新天地”成员中,有多达1276人出现染症状,还有许多教徒不配合检测,隐瞒名单。“新天地”高层还发指令强制不许信徒戴口罩,说什么“戴口罩不尊重上帝”。这种“神圣”理由真的有圣经依据吗?

很多弟兄姐妹都知道,自从武汉“封城”以来,一场抗击疫情的全民战争打响。抗击疫情,不是逞匹夫之勇,不是赤膊上阵。那些天在网上到处是有关“戴口罩、勤消毒、少出门、不乱跑、不聚集”的提醒。抗击疫情,一个最为有效的手段是隔离,只有通过隔离最大限度地阻止病毒的扩散。如果有人不配合,有人不戴口罩乱跑乱动,很容易让无数人的努力功亏一篑!

自称信上帝的人(比如“新天地”、“统一教”或那位“全牧师”)难道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是什么导致他们的心思和理性被蒙蔽而落入到如此愚昧无知的境地?

韩国疫情已经告急,“新天地”集会照旧,还禁戴口罩、拒检测、隐瞒名单,那位全牧师对隔离防疫嗤之以鼻。不知他们的心里有没有念叨着诗篇91篇:

“他必救你脱离捕鸟人的网罗和毒害的瘟疫。他必用自己的翎毛遮蔽你;你要投靠在他的翅膀底下;他的诚实是大小的盾牌。你必不怕黑夜的惊骇,或是白日飞的箭,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间灭人的毒病。” (诗篇 91:3-6)

可是,这处经文难道就教导基督徒面对疫情肆虐就不需要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吗?就可以任意而行,还能做到“百毒不侵”吗?反正有主保守,啥也不要怕?这是试探神,不是投靠神。所以,这种心态与其说是“信心”、“属灵”的表现,倒不如说是“伪信心”、“伪属灵”,因为违背了生活常识。

也早有弟兄姊妹指出,其实在旧约圣经也有关于隔离防疫的教导,比如摩西针对像大麻风那样的传染性强烈的疾病(比如大麻风)如何进行处理,做过明确的指示的:

“那人就是长大麻风,不洁净的,祭司总要定他为不洁净,他的灾病是在头上。身上有长大麻风灾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头散发,蒙着上唇,喊叫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 灾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洁净;他既是不洁净,就要独居营外。” (利未记 13:44-46)

请弟兄姊妹们来看,律法为什么要让感染者喊叫:“不洁净了!不洁净了!”呢?不就是提醒其他人不要靠近感染者接触以免造成传染吗?为何要让让感染者“独居营外”呢?这不就是一种隔离吗?稍微动动脑筋,就知道,这种隔离是为避免造成传染病进一步扩散。

我们要注意,摩西律法在这里并没有求助于“神迹奇事”,而是充分利用人的智慧人的方法进行预防和阻止传染病蔓延。那些奇葩的教主们牧师们为何对这些经文视而不见呢?!

结 语

“新天地”和全牧师的举动不仅受到谴责,也成为网络笑谈。不过,我们且慢嘲笑他们,在我们这里岂不是也有他们的影子,只不过在程度上没有那么夸张、极端、骇人听闻罢了。

我们都应该记得,在今年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后,在网络上一些牧者和弟兄姊妹为要不要暂停公共聚会有过一场激烈的辩论。

坚持“不可停止聚会”的少数牧者和基督徒引经据典论证道,无论如何不可停止公共聚会,因为聚会有神同在和保守基督徒不会感染病毒,而基督徒停止聚会犯的罪更大,这种论调可能和那位全牧师有得一比。

除此之外,还有其它奇葩言论。有人以先知的名义发话,真基督徒不会死于瘟疫;还有人教导圣餐是防治病毒的“特效药”,而主的宝血本身就是“疫苗”,足以杀死任何病菌。还有灵恩背景的人号召信徒抹圣膏油或做宣告祷告,更有“罗保罗”宣称可以治疗新冠肺炎患者,只要24小时播放他的祷告录音,就可以杀灭病毒……

有些外邦人看到这些现象,估计得喷饭。确实,这几天“新天地”和那个“全牧师”让基督教背了黑锅,有些人以为基督教竟然这个样子!

这种把愚昧当属灵的举动,实质上是彻头彻尾的反智。这真是叫信耶稣信到“迷信”的份了,暴露出基本生活常识的缺乏,理性分析和逻辑判断能力的缺乏。其结果往往造成两个极端,要么是太属灵了,有病不去看,单求神迹医病;要么是慌不择食,迷信什么“拉法神水”什么“神奇偏方”之类,为某些宗教骗子提供了繁殖的土壤。

这种陷入迷信和反智版的基督教或挂名基督教的异端邪教并非真正的基督信仰,早已偏离了圣经全备的教导!

做一个“属灵”的基督徒并不意味着要贬损理性的思考和判断,信仰和理性并不是完全对立的。基督徒也要用脑袋,不可丧失理性分析和判断的能力,尤其是要对生活常识保持必要的敏锐和尊重,因为那里也有上帝护理世界的智慧和方法。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全球多个基督教宗派的实地聚会传统 在疫情中受到挑战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