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影评丨观《基督圣体》有感:上帝和宗教体制,哪一个才是真救赎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3月13日 09:44

与电影《寄生虫》同时被提名的波兰电影《基督圣体》,虽然没有获得奥斯卡奖,但同样不输于奥斯卡获奖电影的精彩,甚至比《寄生虫》更加深刻。当然,如果按照场景、灯光、化妆来说,《寄生虫》获奖,天经地义,但是如果按照电影所反映的思想的深度和社会的复杂性来说,我想几近白描的《基督圣体》更胜一筹。

得救意味着什么?是一劳永逸地脱离罪恶,还是需要继续与世间的罪恶斗争?救赎是教堂围墙内的短暂状态,还是整个生活的状态?得救的有效性来自上帝,还是宗教体制?教会是象牙塔还是社会的浓缩?

电影探讨的不仅是信仰的问题,还有宗教的问题,是通过作为社会节点的宗教,来探讨复杂的社会,复杂的人性,也是波兰这个国家的缩影。

一个普通的波兰小镇,来了一位年轻的神父,阴差阳错,原来的神父因为身体不适,必须去外地治疗,这个自称毕业于华沙某神学院的年轻神父,就接替了他的位置。年轻神父主持弥撒仪式,打破了原来仪式的僵硬和沉闷,他提倡在弥撒中自由地呼吸,自由地感受上帝,轻松地与上帝交通。他的青春热情,他的平易近人的仪式改革,让人耳目一新,大家很快接受了他,并喜欢上这个年轻的神父。

也许读到这里,你会为这样的神父所带来的变革高兴,但是其中的隐情也在电影的开头就出现了。

这个年轻的神父是个骗子!

没错,他原来在少管所,打架斗殴,嗑药淫乱,无所不能。本来他是被少管所分配到小镇附件的木料厂劳动改造的,但是他没去木料厂,却来到小镇当上了假神父。

在弥撒仪式和忏悔仪式开始之前,临时抱佛脚用手机搜索程序和内容,然后现学现卖,实在无法应付了,就临场发挥,把在少管所神父教导的内容模仿上去。仪式虽然凌乱,但却简单,也投入了他的感情,把过去的繁琐一扫而去。

神父是假的又怎样!宗教不就是一场骗局吗!

一位因为儿子抽烟而苦恼的母亲,在忏悔室里伪装成不抽烟的纯洁母亲,但是还是被丹尼尔识破,她也是个抽烟嗑药的瘾君子;那些喊着饶恕的信徒们,却无法接受一个车祸肇事司机的入土为安,宗教不就是一张华丽的外皮吗?

丹尼尔认真地做了神父,因为他相信他少管所的神父对他所说的,“我们每个人都是上帝的神父”,这里的“每一个人”与宗教体制之间的矛盾,让牧师这句话成为讽刺。因为人们眼里的神父必须要得到宗教体制的认可才行。

丹尼尔并不因为自己是冒牌神父,就仅仅骗吃骗喝,他认真地对待了这个神父职分。

丹尼尔为伤残儿童筹集善款,与青年人打成一片,从他们感谢的贺卡里,展现了丹尼尔认真对待信仰的一面。

当丹尼尔来到小镇的时候,小镇沉浸在一种悲伤当中。一个市民因为开车不幸出了车祸,将载有六名小镇年轻市民的小车撞翻,七人全部遇难。所有市民都认为第七个人——那个一人开车的司机是凶手,从而拒绝将他安葬在墓地。这一决定得到了神父的认可并执行。于是这场丧生七人的葬礼,却只有六个人被认为是无辜,只有六个人被救赎,还有第七个人尸骨无法入土为安,乃至他的家人也备受歧视,无法进入教堂参加弥撒,俨然一个犹太社会的罪人一般。

冒牌神父丹尼尔觉得,上帝赦免所有的人,也爱所有的人,所以这场七人丧生的灾难,每个逝者都是无辜的,都是痛苦的,每个人的灵魂都应该被上帝接纳,丹尼尔的眼里没有罪人,只有上帝创造的人。

但是要打破一项原神父的决定谈何容易,在试图让大家接受第七个人的葬礼时,各方势力参与其中,以至于他的房子和心爱的摩托车被人纵火烧掉。这场第七人的审判和判罪中,宗教权力和世俗权力参与其中,打破这个判决不仅要与原神父博弈,还要面对镇长的压力。

更重要的是,丹尼尔的假神父身份,因为狱友的出现而面临威胁。但是他还是坚持在各方势力中周旋,最终,第七人被大家接受,举行了葬礼。这可能不因为宗教的饶恕,而是因为丹尼尔这个假神父的坚持与周旋所带来的感动。

在为了这场第七人葬礼的周旋中,小镇压抑的宗教体制,镇长的一手遮天,以及让人沉闷的家长制,无不诉说着波兰这个社会的现状,看不到希望的年轻人,只能百无聊赖地挣扎,要么最终逃离,要么认可现状,要么压抑地活着。

最终,丹尼尔的少管所神父还是知道了这个冒牌神父的事,迫不及耐,又恼羞成怒的赶到小镇将他赶走,在神父看来,他要维护教廷体制的纯洁和威严,他要制止这个罪犯对宗教的冒犯,但是丹尼尔做的什么他全然无视。最终丹尼尔离开了,他像耶稣被钉上十字架一样,在教堂的圣台之上脱光上衣,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小镇,回到少管所。其实少管所被这个小镇有什么区别,都是压抑的牢笼而已。

在上帝和宗教体制之间,哪一个才是真的救赎?

正如我们有时候遇到的问题,一个犯了淫乱罪而被除名的牧师,他之前的施洗还有没有属灵的效力。那么一个冒牌的,本来是个小混混的罪犯冒牌的神父,所施的洗礼是否还继续有效;那么一个没有受洗的人,一个不以基督徒的名义所做的善事,是不是也蒙上帝的祝福和悦纳呢?

不论宗教还是信仰,不论是平信徒还是神职人员,都是社会复杂网络中的一个节点,他不是也从来不是象牙塔里的单纯修炼者。

在宗教与信仰之间,我们这些基督徒的身份究竟是上帝给的,还是宗教体制给的,我们是追求上帝的公义,还是追求宗教体制为我们制定好的目标?电影并没有给我们提供答案,只是把这些浓缩成了一部影视作品。

答案也许在我们手里。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全球多个基督教宗派的实地聚会传统 在疫情中受到挑战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