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6日
微信

他们为什么不害怕——耶稣带来的新的死亡观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2020年03月30日 09:42 |

如何面对死亡,这是人所面临的的一个重要关卡,不能更好地解释死亡事件,对于个人和种族群体来说就不能获得完整的人生意义,也无法克服死亡威胁所带来的危机。

死亡这个问题如此重要,因此成为宗教要解决的核心问题。一切宗教都要提供死亡的意义,以及如何避免死亡的举措。

基督教的死亡观念与犹太教的死亡观念并不相同,虽然基督教起源于犹太教,但是耶稣所带来的死亡新观念完全革新了旧约死亡观。

犹太人的宗教因为强调犹太种族观念,而没有给个体留下太多的空间。因此犹太教给个体死亡的关怀并没有留有太多的注意力。

上帝拣选的是以色列这个种族,因此以色列这个血缘种族的得救与否就超越了个体的意义,而个体在这个种族中显得微不足道。耶和华是亚伯拉罕的神,雅各的神,这些对耶和华与祖先的联系,显示了耶和华与以色列种族之间紧密关联。而个体与耶和华之间联系却被淡化,这是为了突出上帝与以色列种族之间的联系。

在《路得记》中,我们看到外邦女子路德因为丈夫去世,而不得不跟随婆婆返回犹太地。婆婆拿俄米在一个媳妇离开她回本国之后,对路德说“看那,你嫂子已经回她本国和她所拜的神那里去了,你也跟着你嫂子回去吧。”(路得记1章15节)拿俄米的观念中,所拜的神必然与国相联系,神与国都是有着地域界限,正如我们传统宗教的土地神一样,土地神的管辖界限就是村庄的行政区域。因此,在以色列人的观念中,耶和华首先是这个国的神。

而接下来,路德在个人的婚姻大事上,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个人选择,而是一切服从婆婆拿俄米的安排,因此在犹太人的社会结构中,个体服从家庭,家庭服从犹太种族。因此这就是为什么犹太人如此强调耶和华与祖先之间关联的原因。

并不是因为犹太人对种族集体的强调,就完全忽略了个体,在旧约中个体对死亡的解读还是有的,但是这种解释同样附属在种族之上。

在创世纪中,上帝创造人类使用了尘土和口中的气。因此在犹太人的观念中,灵魂和肉体是分开的。在《约伯记》中,约伯说“他若专心为己,将灵和气收归自己,凡有血气的就必一同死亡;世人必仍归尘土。(约伯记 34:14-15 和合本)”因此,死亡是上帝将气收回,其它归于尘土,人也就不复存在了。

既然如此,犹太人才把目光投到现世生活上,他们注重现世生活的财富和权力荣耀,这也许能解释犹太人为什么热衷于赚钱的原因。因此,在上帝给犹太人的选项中,犹太人才选择了现世的荣耀,“看哪,我今日将生与福,死与祸,陈明在你面前。吩咐你爱耶和华-你的 神,遵行他的道,谨守他的诫命、律例、典章,使你可以存活,人数增多,耶和华-你 神就必在你所要进去得为业的地上赐福与你。倘若你心里偏离,不肯听从,却被勾引去敬拜侍奉别神,我今日明明告诉你们,你们必要灭亡;在你过约旦河、进去得为业的地上,你的日子必不长久。(申命记 30:15-18 和合本)”

那么在犹太人的观念中,死亡的原因是因为人违背了上帝的诫命,正如上面这条申命记中的诫命所言,不仅在伊甸园中,亚当夏娃因为违背上帝的命令而犯罪,因此被上帝施以死亡惩罚,那么死亡显然就与违背上帝诫命有关,违背上帝诫命就是罪,罪就是道德的堕落。

因此人的寿命就与道德有关,那么道德越是接近圣洁,寿命就越长久,因此亚当活了930岁,他的儿子活了912岁,但是以色列人的状态却是越来越堕落,到了亚伯兰罕只活了175岁,以撒活了180岁。到了后来寿命则越来越短,这是因为犹太人的堕落导致,因此个人并没有独立于民族的堕落之外,有着更长的生命。

既然死亡是因为道德的玷污也就是罪,那么为了延缓生命,那就赎罪,因此犹太人的赎罪观也就应运而生。因此出于对死亡的恐惧,赎罪祭在犹太人的生活中,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

因此,犹太人对死亡的观念,让他们选择了现世的荣耀和财富为追求目标,因此他们对现世生活的留恋也就增加了他们对死亡的逃避和恐慌,因此他们看中赎罪,这也就是我们后来看到的圣殿中赎罪品交换市场的火爆原因。

耶稣来了之后,在他传递的观念中,死亡得到了新的解释。

首先耶稣否定了死亡及苦难与罪之间的联系,耶稣过去的时候,看见一个人生来是瞎眼的。门徒问耶稣说:“拉比,这人生来是瞎眼的,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稣回答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 神的作为来。(约翰福音 9:1-3 和合本)

其次耶稣将个体从集体中解放出来,从国家和种族的捆绑中解脱出来,尤其是从家庭的附属中解放出来,这样上帝就直接与个人发生关联,大家才开始关心信仰与生命的关系。

第三点,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耶稣钉十字架之后的复活。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马太福音 28:18 和合本)耶稣的复活意味着耶稣战胜了死亡,死亡在人面前,因着耶稣的复活已经不复存在。在人的一生中,死亡不是重点,而是一个阶段的结束,另一阶段的开始,死亡只是两个阶段的节点。并且因着信仰耶稣所传的真理,死亡之后可能会是不同于现世的另一种美好。

因此,我们就可以理解,在罗马帝国时期,基督教一方面承担着来自罗马官方的逼迫,另一方面还有来自异教的逼迫,而他们能在瘟疫中,勇往直前,乐观面对,这是因为耶稣带来的死亡观代替了他们之前接受的传统死亡观。

因此基督信仰更能超越现世权力的诱惑,面对苦难才能表现得与其它宗教不同的勇敢和乐观。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