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时评丨从渲染“哭墙祈福”再看基督徒的“以色列情结”

自由撰稿人 严以勒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2月26日 09:40

由于受到起始于英国弟兄会达秘等人的时代论神学的强烈影响(这种神学在中国传统基要派教会里很有市场),在中国基督徒群体当中有着非常浓烈的以色列/犹太情结。这种情结把以色列/犹太的地位看得很高,以色列的一草一木、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基督徒们的眼球。

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有几次和以色列有关的新闻均引起中国基督徒信徒高度关注,并上升到属灵高度。在笔者的记忆中,这些事件有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以色列七十周年国庆、美国国务卿访问以色列并参观“重建第三圣殿”实验室、马云在耶路撒冷“哭墙”“祈祷”、屡屡冒出的“重建第三圣殿”重大进展等等。

前不久又发生了一桩和以色列有关的“大事”,在基督徒中间一度刷屏。透过这一事件提供的窗口,我们能再次看到中国基督徒中间那种根深蒂固的“以色列/犹太情结”。在这里,让我们把这件事做一梳理和盘点。

一、从以色列传来最新“特大号喜讯”:被炒作起来的热度

在上上个主日(2月16日)北京时间晚上十点多钟,从以色列传来犹太人聚集到耶路撒冷的圣地——“哭墙”为中国疫情祈福祷告的特大号消息,迅速在中国广大基督徒中间激起巨大反响。

紧接着,从当天晚上到接下来数日,好多挂名基督教的“主内”营销公众号迅速跟进,抓住这一百年不遇的热点题材,纷纷发布相关文章,并配有相关视频和图片,进行渲染和造势。一时间大有刷屏之势,有的号借机收获了10万+点击量。

这些“主内”营销公众号也可以说是互相间争锋斗艳,为了增强营销效果,在标题上可谓是绞尽脑汁煞费苦心。笔者收集了一些相关宣传文章的标题,从中就能感受到那种无比的亢奋和激动:
《震撼 | 成千上万人在哭墙为中国祷告 | 以色列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
《昨晚,成千上万的人在哭墙为中国祈祷》
《昨晚在哭墙,犹太人为中国吹角祈祷!》
《震撼 | 成千上万以色列人在哭墙吹起号角为中国祷告(双语)》
《以色列人在哭墙向上帝为中国献上祷告》,
《刚刚,犹太长兄在哭墙为中国祈祷……》
《刚刚,犹太长兄为在哭墙为中国祈祷,以色列各界发来暖心问候!》
《犹太人在哭墙为中国祈祷,我们一起祷告让瘟疫就止住!》
《成万以色列人在哭墙为中国祈祷|福临中华, 恩佑神州!》

这类文章一篇接一篇地出笼,被推到网络上被大量转发。不过,看其内容基本上是千篇一律,互相之间抄来抄去,算得上是宗教营销标题党鸡汤,毫无营养可言。

直到2月22、23日笔者看到还有平台在炒作,比如有个劣质“主内”公众号改头换面般地推出文章《成千上万的犹太人突然传来!连不信的人都大受感动!你愿意为神的平安降临转一下吗?》,光看这个标题党好像给人的印象是,只要你转发和传播犹太人哭墙祈祷的视频就能获得“神的平安”。这不是涉嫌宣传迷信吗?

二、对比正规媒体的报道

犹太人聚集哭墙为中国疫情祷告是确有其事,国内公众媒体也有报道,但和那些以标题党炒作为噱头的“主内”自媒体相比,无论是从标题上还是内容上都冷静客观多了。

国内媒体一般是转引以色列国内权威媒体《以色列时报》的报道,称当地时间2月16日下午四点来钟,有数百犹太人聚集在耶路撒冷老城西墙(也就是著名的“哭墙”),为中国人的健康和福祉举行祈祷。

当时的情景是耶路撒冷在下着大雨,参加祈祷的犹太人分别用希伯来语和汉语普通话进行祈祷。此外,他们还吹响了被称为“shofar”的公羊角。据《以色列时报》介绍,“这一行为象征着祈求上帝怜悯”。

有关照片还显示,哭墙上张贴着一份醒目的海报,上面用希伯来语和中文写着:“犹太人民为中国的平安和战胜困难而祷告”。

据报道,这次活动是由犹太教拉比组织的,其中一位拉比发起人在声明中说:
“全球五分之一的人正处于焦虑中,我们号召为中国人民祈祷,我们也号召为其他国家的所有病人祈祷,我们对每一个人都一视同仁。我们的祈祷在过往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所以我们更愿意持续为世界的和平与美好祈祷。”

这一幕确实很暖心,体现出犹太人的爱心(这种爱心就像日本人捐赠中国疫情灾区一样),也显示出中国和以色列两国之间的情谊。

差不多与此同时,以色列驻华大使馆也通过其自媒体平台发布了一篇文章《以色列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进一步表达了这一情谊,并配上以色列有关领导人对中国献上祝福的视频,其中很暖心地写道:
“就像我们总统先生在结尾说的那样,‘我们虽然身在以色列, 但心却与你们同在。’真心希望,也坚信中国人民一定能早日渡过难关。愿春暖花开时,生活一切如常,所有人健康平安!”

通过对比,我们可以看到,“犹太人在哭墙为中国疫情祈祷”这个事情传到国内后经一些“主内”营销平台操作后就完全变了味,在一些营销文章里被夸大,甚至变成半真半假的“谣言”。

首先,我们可以明确看到,参加祈祷的人数并没有那么多,很多营销平台一窝蜂地用“成千上万”甚至“成万”这样的词汇来描述来进行造势,这是非常不严谨的。虽然从文学角度来看或许情有可原,但毕竟这是新闻报道,首先要保证事件的真实性、客观性,而不能数据注水。

其次,一些宣传文章里插入的视频和图片使用了移花接木术,用拙劣的ps技术把犹太人其它类型的聚会场景视频挪移过来,还名其名曰“现场视频”,经改头换面后这个视频看上去里面人山人海,真的有那种“成千上万”的气势。

可是,明眼人一眼就能识破,因为当天耶路撒冷在下大雨,但被张冠李戴了的“现场视频”里却丝毫没有下雨。这种移花接木、张冠李戴的套路简直就是弄虚作假了!在这个ps技术横行的网络时代,有图有视频未必就有真相!弟兄姊妹们,一定要擦亮眼睛!

更为重要的是,那个伪造的“现场视频”里犹太人到底在参加什么性质的聚会呢?

笔者在一个群里看到有主内肢体转发了一位在以色列生活的犹太基督徒的文字说明,看了之后就恍然大悟了:
“我转发的信息是因为我收到很多弟兄姐妹来信问我们是否真的?借此机会告诉大家,这个信息是不正确的.因为犹太人在唱他们等待弥赛亚的到来,而不是为中国疫情祷告.他们唱的是希伯来语和依地语的混合,不是犹太人,是听不懂的.依地语是阿什肯纳兹犹太人的历史语言。此公众号可能误介了,以为他们为中国疫情祷告,此处让大家知道真实情况.愿中国疫情早日结束,愿耶稣赐予你们平安!”

这就是说,那天耶路撒冷在下雨,并且视频里人山人海的犹太教聚会主题是在为自己的弥赛亚降临而唱颂,无论如何不是为中国疫情祈祷,两者完全是风牛马不相及也。

诚然,我们要严厉谴责那些挂名基督教的劣质自媒体平台为了博取眼球收割流量不惜采用偷换概念移花接木的手法进行造假的丑恶行径,但也要看到,这件事再次暴露出有许多基督徒缺乏分辨力,听风就是雨。

三、“哭墙祈祷”热的延续

那几天除了炒作“哭墙祈祷”再,还有的营销平台乘热打铁还玩起了新花样:
第一,犹太拉比从圣经里发现了“新冠病毒”:相关营销文章的标题是《以色列多位拉比发现圣经“冠状病毒”预言》。
第二,犹太拉比还有“惊人异象”要传达:相关营销文章标题是《圣经中竟然有预言武汉肺炎?犹太拉比的惊人异象》。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两篇奇葩文章拿犹太拉比做噱头,笔者不晓得是真拉比还是冒充的拉比,但这种“重大发现”的“解经”套路闻所未闻。

文章写道:“妥拉博主叶拉宁·雅科夫(Yeranen Yaakov)指出,上周全世界的犹太人都在阅读的妥拉部分Beshalach(出埃及记13:17–17:16)——其中有一处指向冠状病毒。

在希伯来数字学中,日冕/冠状物(קורונה, corona)的数值是100+6+200+6+50+5=367。而禁止吃活物肢体(אכל אבר מן החי)这句话的数值也是1+20+30+1+2+200+40+50+5+8+10=367。”

这很像小学生的算数,但又搞得云里雾里,卖弄高深。而且,以“犹太拉比”为噱头又蹭上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热点,文章的点击量赞赏量收获不少。

第三,而极端灵恩派则瞄上了犹太人的“号角”,并拿来大做文章。一个极端灵恩派宣传平台“便雅悯兴起”在2月21日发布了一篇文章《呼召2月22日一起呼喊:“突破来到”!》,说什么“2月22日是一个先知性的日子,一起祷告宣告神的突破已经来临。为这次环境来吹角,祷告,宣告这是【突破日】,全地响起复兴的号角声!”

该文并号召基督徒们效法以色列人当年围攻耶利哥的场景,也要“吹起号角”,时间和步骤都安排好了:“呼召有号角的家人,拿出你的号角,在你的城市上空,吹响复兴的号角,时间:建议下午2:22,晚上22:22,或者根据自己时间安排。地点:自由选择,或在家中,或到楼顶,或到高处。”

更搞笑的是,文章还写道:“没有号角的家人,可以用手成为喇叭的形状,大声呼喊:这是突破的日子,神已经把这城交给我们了,哈利路亚,也可以播放上面号角的录音。”

第四,继续炒作“第三圣殿”这个伪话题,并且借机中国发生新冠病毒疫情顺势搭便车蹭热度。昨天(2月24日)笔者还看到一篇奇葩文章《“建第三圣殿是冠状病毒的解药” , 犹太拉比呼吁将“真冠冕”归给真神》,这篇文章实在是惨不忍睹。

该文里面介绍道,有位拉比“提出了一种针对全球冠状病毒大流行性的强大治疗方法”,该拉比说道:“我们正在圣殿山上,为全世界的医治祷告。圣殿是冠冕,正如犹太男子头上的经文匣(Tefillin)是他们的冠冕一样。”“冠冕”这个希伯来词汇还有“冠状”的意思,所以在圣殿山祈祷,并重建第三圣殿,就可以彻底消除新冠病毒。

看得出,犹太教教士还无比推崇圣殿,还活在旧约里。他们如此热衷于圣殿,却对圣殿的主耶稣基督毫无兴趣。这是多么可悲。基督徒们,你们躺这个浑水干嘛?

第五,翻出旧闻再炒作。这不,近日有几个劣质“主内”公众号又把几年前的文章《以色列死海沿岸开花了!美丽如以西结预言先兆!》搬出来进行炒作,还有人重提一个不靠谱的老掉牙话题,以色列历史上消失的十个支派的后裔来到了中国。唉,就不说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四、基督徒为何如此高度关注“哭墙祈祷”?

笔者综合一些资料,除了以色列/犹太情结的惯性外,可能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有的基督徒认为犹太人在哭墙这么神圣的地方进行祈祷一定能蒙神垂听,所以神会干预止息目前在全球蔓延的新冠病毒。

在那些炒作文章里,都提到一位首席拉比的呼吁:
“随着冠状病毒的传播,我们呼吁祈祷。这是我们的精神责任,那里有一个传统,由以色列人民,一个祝福吸引另一个。当以色列流行瘟疫的时候,大卫王教导我们要感谢和祝福神所赐给我们的一切恩惠,于是瘟疫就停止了(II Samuel 24)。我们从大卫王那里得到的礼物,我们要传给中国人民。”

不过,拉比对撒母耳记下24章的解经是错误的,大卫因犯罪遭致瘟疫,是大卫悔改后神才止息瘟疫的。

有一位基督教快手笔几乎是以诗歌体的文字写道:
“有一个祈祷的声音,
从耶路撒冷传出,
为武汉,为疫情……
犹太人在哭墙为中国祈祷!”

这一幕好优美,更美的是,“哭墙是犹太人心中‘最原始的家园’,也是他们最接近上帝的地方。是耶路撒令城中对于犹太人而言最重要的地方啊!”所以,犹太人在哭墙为中国疫情祈祷,一定能被神垂听。

首先,所谓的哭墙是被拆毁的圣殿留下的断壁残垣。圣殿的被毁,恰恰是出于耶稣明确的预言(耶稣出了圣殿,正走的时候,门徒进前来,把殿宇指给他看。 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不是看见这殿宇吗?我实在告诉你们,将来在这里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了。” 【马太福音 24:1-2 和合本】)。

耶稣不仅预言圣殿被毁,还指出新约里的敬拜原则:

“耶稣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 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 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神是个灵(或无个字),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 ” (约翰福音 4:21-24)

这就是说,耶路撒冷不再是世界敬拜上帝的中心,人们寻求上帝更不需要来到耶路撒冷,耶稣超越旧约超越圣殿并且成就了旧约圣殿的象征意义。

五、网上的争论:不挺犹并不代表不属灵

虽然在一些营销平台的造势下,许多基督徒沉浸在以色列情结带来的亢奋中,但对这种现象表达异议的基督徒也是大有人在的。

针对“成千上万”的数据灌水,有基督徒在自媒体平台上留言道:“据微博名为‘张平特拉维夫’的信息:他始终在现场,估计人数最多不过两百;一些哭墙前挤满人的照片无关这次活动;人虽不多,但代表性不可忽视。我们也要学习逻辑常识,要为自己的信息及渠道选择偏好负责,避免偏见和坚持偏见以及自我感动……”

这条客观冷静的留言同时也对基督徒过度狂热的以色列情结做了批评。

此外,有些基督徒提出异议,主要还是基于神学上的思考。

有基督徒留言道:“有些以色列情结浓重的基督徒可能认为有犹太人在象征圣殿的哭墙那个地方祈祷,神会垂听他们的祈祷并会止息目前还未见拐点来到的中国新冠肺炎疫情。这恐怕是太一厢情愿了。”

有的基督徒却指出犹太人目前整体上还不认识耶稣,以色列国信基督教的人口比例极低,甚至还拿出大数据:“据以色列中央统计局2013年数据,以国基督徒数量占总人口2%,其中80%为阿拉伯裔。部分信徒美化神化以国的以色列情节不可取,愿以色列国早日认识人子。”

还有基督徒拿出像“凡不认子的,就没有父;认子的,连父也有了。”(约翰一书 2:23)这样的经文,提醒我们不能忘记新约圣经的教导,不能太高举以色列。

还有的基督徒说得更直接:“不奉基督的名祷告,那就和其他的祈福会,和尚法会没有本质区别。当然,犹太人有这个心,我们是应当感激的。然而需要注意的是,我们敬拜的是以色列的神,而不是以色列。

还有自媒体作者写道:“当我看到哭墙前聚满了人,看到写着为武汉祷告的投影、海报,看到绵绵的雨天,看到他们的伞,他们的角,他们的祷词……我知道他们的心情,神也知道他们的心情,我感受得到他们的诚意,但神认可这种诚意吗?”

紧接着话锋一转:“但是现在,我必须说句泼冷水的话:信奉犹太教的以色列人,他们在圣殿留下的那堵西墙前祷告,并不能成为被神喜悦的祷告。”

还有一位去过以色列的弟兄在自媒体平台上留言道:“记得在耶路撒冷的哭墙旁有个石头洞,里面有好些犹太人贴着墙掩面颤抖哭泣,看着他们我不自觉的流泪了,这个被神深爱的民族日夜在哀哭在痛悔,却不认识基督,悔改错了对象。心痛的是,眼睁睁看着他们就在我面前,我却好像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站在他们身后,一样的为他们流泪祷告。”

所以,基于这些认识,一些头脑清醒的基督徒发出这样的声音:

“以色列是选民,其最大的意义,是要在这个血脉中生出耶稣。我深深盼望以色列能早日认识耶稣是弥赛亚!也盼望神带领这一天的到来。”

虽然这些不一样的声音相比于喧嚣不已的高举以色列情结的浪潮是微弱的,却是无比宝贵的。

结 语

给以色列情结浓重的基督徒泼冷水的弟兄姊妹还有一个忧虑,担心这种狂热的风潮会把我们重新拉回到旧约里。网上有一位姐妹分享道:“我们明明活在新约时代,有人却把弟兄姊妹往旧约里带,实在怀疑他们是糊涂,还是没有重生?若是后者,太可怕了。”

所以,有的基督徒指出,追逐犹太化就是往旧约倒退,而且背后还有某些复杂的东西,并且呼吁要警惕和防止犹太化的酵。比如有一位福音文字作者写道:
“时代论者拥抱犹太化是拥抱锡安主义,而近年来一些灵恩派团体拥抱犹太化背后还有生意经,比如推出圣地游、贩卖犹太教产品,甚至鼓动基督徒去犹太‘朝圣’,说什么去约旦河接受‘第二次洗礼’,好获得财富翻转和提升等等。”

确实,我们对照来看,犹太教教士热衷于重建第三圣殿,对哭墙视为“圣地”,但对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还是毫无兴趣。使徒保罗两千年前说的话还没有过时:

“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 (哥林多前书 1:23 和合本)。

我们不是说以色列情结就一定不好,而是凡事都要有个度,否则变成极端,也容易造成误导。我们可以对犹太人的情谊表达感谢,但不能忽略他们信仰上的盲点。更不要天真地以为通过追捧和讴歌以色列就能让犹太人信主。当年使徒保罗流血流泪流汗都没能把整个犹太民族带到基督里,我们比保罗还强吗?

而对于教会来说,防止犹太化的酵渗入教会是一个颇为迫切的事情,这就需要我们在新约真理扎根,尤其是要好好查考《加拉太书》这卷护教书信,再一次聆听保罗的呐喊:
“你们谨守日子、月份、节期、年份, 我为你们害怕,惟恐我在你们身上是枉费了工夫。”(加拉太书 4:10-11)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圣幕教堂、圣彼得大教堂……这些因新冠关闭的基督教著名景点,期待疫早日过去再开放!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