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见证:疫情来袭,从"生病"到"疑似",我靠主内心平安且喜乐,最终战胜了病魔

作者: 胡艾茜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3月13日 09:09
配图:资料图
配图:资料图

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藉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上帝,上帝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4:6-7)

基督徒与非基督徒若有什么不同,那便是在患难之中能够呼求神,依靠从天而来的平安度过艰难,正如见证里的美美姊妹所言:“在感染后隔离的期间,我每天除了吃药基本就是在祷告、赞美,求主的圣灵来充满我、帮助我,成为我的力量,唯有主的能力降临在我身上时,我才有力量去得胜疾病。”

是的,人有时很伟大,能制造出飞船、火箭,遨游宇宙探索星空;人有时却又很渺小,在突发性的大自然灾害面前会束手无策,软弱的宛如大海里的一朵浪花,转瞬即逝。

从2019年跨越到2020年,一起随之而来的不是新年的热闹,而是新型冠状病毒,它带着极度的恶意在人群中迅速蔓延,没有任何防备的人们一一被它“找上”。

90后的美美姊妹是武汉市的居民,从“生病”到“疑似”,在家一个月的隔离治疗与观察期间里,美美姊妹积极吃药的同时不断倚靠信仰来得着力量和平安,最终传来了得胜的好消息!

以下是美美姊妹的口述见证:

我很清楚的记得,那一天是2019年12月31日,无意中我听见有人说外面好像在扩散SARS病毒,但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我不知道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以防万一我还是让婆婆去小区楼下的药店买了一袋板蓝根和两袋口罩回来,想着万一是真的也能有个预备。

结果没过多久,有报道出来辟谣说没有SARS病毒,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便对这件事情放下了关注和警惕,也没有再花费时间和精力去继续想这个。

我想,可能那个时候就已经是新型冠状病毒的“初见”,只是消息来源太隐晦传的人又少,所以不知怎么的就传成了SARS病毒。

到1月份的时候,已经有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在陆续传播,我也听闻了一些,却没有很认真的将它当成一回事。直到——

半个多月后的1月19日,我在两天前将孩子送回了老家,一个人闲暇无事去商场采购了些过年的必需品,回家后到了晚上突然就感觉人开始不对劲——很冷,仿佛冬天置身在冰窖里一样的冷,全身冷到发颤,食欲急速下降甚至连吃晚饭的胃口也没有,匆匆忙忙洗漱完后我就躺到床上,调高空调的热度,裹上厚厚的冬被,整个人缩在棉被里却依然还在瑟瑟发抖,寒冷的感觉从身体里面不断往外透着。

一直扛到九点,我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在发烧——要知道在这之前,我已经有五六年都没有发烧过。九点多实在扛不住,就起来量了一下体温,38.9。看到这个结果时我整个人是蒙的,心里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滋生。

这个时候冠状病毒已经开始引起公众关注,我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被感染了,就连忙给姑姑打电话说明自己的情况,姑姑安慰我说不要着急和焦虑,先让我吃一吃孩子的退烧药试试。我依言按量吃了后,果然身体降温不少,饥饿感有了,一边喝粥一边心里稍稍安定一分。

然而好景不长,第二天醒来发现退下去的烧又再度起来,一量,37.6。这个时候我不能再安慰自己没事了,立马去医院挂了呼吸科检查。

到医院才发现,医院里的人非常多,且很多人都是戴着口罩过来的,顿时我心里对这个病的警惕心一下提高了不少。

医生给我抽血做检查,出来的结果是阴性,他看完后告诉我,可能是“疑似”,给我开了药让我回去照着吃。

说真的,得知是“疑似”的那一刻,还是害怕的,但我一直在心里默祷——因为我自己没有办法去对抗这个病,我连“不惧怕”都做不到,只能祈求神赐给我平安和力量。

回到家后,我按照医嘱吃药,并且大量的喝水,希望能通过喝水的方式将身体里的一些毒素给排除出去,促进体内的新陈代谢和循环。其余空闲的时间我便不断不断地祷告,一直祷告。那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没有将“被感染”的事告诉别人,只告诉了在另一个区的丈夫,他听到后非常担心,立刻就想赶回来,考虑这边这样的情况,我还是阻止了他。

那几天吃完药后,不知道是药不对症还是病毒在身体里扩散得太快,身体总是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而且常常呕吐、腹泻,一天三四次的腹泻,好不容易消停一会儿,全身肌肉又疼痛得令我无力招架。

就这样熬到了1月26日,离我刚开始发烧的那一天已经过去将近一周,除身体上的各种不适外,左脸和眼睛也肉眼可见的肿胀起来。

那个时候我内心其实不太想去医院,主要是担心交叉感染会加重病情,但想想我这个情况也已经不轻,就做好防护自己开车过去。

医院一楼的呼吸科被改成发热门诊,比起上一次我来时这里只有三四十人,这次已经有一两百号人在挂号排队等看病。等了许久到我时,看见门诊内的医生也是,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隔着一段距离在给人看病。

我挂的是眼科,眼科医生观察了我的眼睛后说,不确定为什么眼睛会肿,引发的原因比较多面性。便给我开了两种消炎祛肿的药,建议我去做个CT。

去到做CT的楼层时吓了一跳,这里人更多,人群拥挤着都是来做CT或是做完等着拿的。

见这里人实在太多,做完又要等四个小时才能拿到结果,我那会儿身体虚弱吃不消,就先回家了。

回家后仍然按照医嘱继续吃药、用药,眼睛上涂厚厚的红霉素软胶,两三后眼睛的脓流了出来,但左边的脸还是肿的。我实在没有办法,就吃药、用药、祷告。

我徐州的一位基督徒发小得知我的情况后非常担心,就把我的情况给那边的教会说了,让教会的牧者、同工和信徒们为我祷告。

那时我所在的这个区已经买不到什么药,药店里稍微日常一点的药几乎都被卖光。我的丈夫就在其它区给我买了一些药,但距离我所在的地方太远,也很难送过来。一位住在那药店附近的牧师就亲自去到那药店,把药取上给我送过来。据说那位牧师在疫情期间,一直都在服事着有需要的信徒、非基督徒们。

拿到药后我按照说明服用了一些,但腰还是很痛,没有任何的缓解。

我在家里待了三天,1月29日徐州那边教会的牧师联系我,说安排了一位做医生的基督徒弟兄帮我义诊,让我将舌头拍照片发过去让他看一看。

之后他发来信息,让我去药店买三副中药,我记得里面还有白芍和干草,每天用砂锅熬一碗浓浓的汤喝下去。中药的味道极其刺鼻,又难咽,但喝完后身体的确是舒服一些,只是腹泻的情况依旧严重。那位弟兄便建议我用藿香正气水贴在肚子的疼痛处,直到一天晚上腹痛难忍,他又建议我喝一些。

几日后,他再根据我的身体情况,建议我买些小菜胡在家里熬汁喝。

2月8日时我从医院取出了CT,发给另一位做医生的朋友看,他看完后安慰我说:是右肺单侧感染,没有那么严重,可以在家里隔离治疗。

他给我配了一副中药,让我依照方子去抓药在家熬着喝。其实他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家这边的药店已经买不到药。感谢神在这我这次生病中,差遣天使来帮助我——徐州的那位牧师四处帮我找认识的人抓药,几经辗转周折终于将全部的药都配齐后寄给我,我才能坐在家里隔离喝药。到现在喝的,也还是这副中药。

其实在这之前我已经有五六年没有发过烧,而我的病也是从发烧开始的,前后去了医院三次,各种药吃下去不少,但身体都没有太大的起色。如今我就按照医生朋友的嘱咐在家喝中药,且常常祷告、赞美,现在身体一直在逐渐好转,且心里很平安。

在这个这次的突发事件里,被感染生病的人真的太多,我去医院时看到里面形形色色的人,他们的眼睛里透着各样的情绪,我不知道如果没有那些天使帮助我,没有神成为我的力量,我会不会害怕得六神无主。

回想第一次去医院时我内心是担心的,我很怕自己真的被确诊感染了,但医生告诉我是疑似,要我先在家里隔离。

第二次去时我就不那么怕了,我知道这是上帝的恩典,在这个中间我始终不曾间断我的祷告,我在内心常常寻求主的帮助,求主赐给我平安和力量。面对这样的疾病,我靠着自己实在没有力量去战胜,我求主用圣灵来关照我,带领我。

神是又真又活的神,且与我们同在。在这次整个生病的过程里,祂始终给我力量,让我内心不惊慌、不惧怕,情绪得以平静和安稳。并且祂还派了很多天使来帮助我,那时我因为隔离在家不能出门,教会的同工会过来给我送菜,给我祷告。我需要熬药的紫砂锅,但是无法亲自前往超市购买,正巧群里有人说就在超市,可以帮忙买了送来。那人来的时候,还给我一并带来一些食物。

我内心真真实实充满了感激,我并没有刻意去做什么,但上帝在指引天使帮助我,使我不至于缺乏。

我不能说信了主就不会生病,至少我这个信仰的人也是生病了。但与他人不同的地方是,生病后我内心确确实实有平安。我在家隔离的这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全都用来和主亲近,我祷告与他交流,读经默想他的话语,听赞美诗感谢他的恩典。每当我这样去做时,我内心极其光明和有力量,我相信爱我的主在我身上有旨意,我的生命就在他手中。

通过这一次的经历,我更加的确信主、寻求主和倚靠主。也希望我还未信仰的丈夫和其他未曾认识主的人,都能来认识主。人活着当然可以追求世界上的东西,但如果只是追求世界上的东西,没有神的同在与恩典,是可怜又可怕的。

我们安然无恙时当然能够什么都做,但当我们被患难环绕时,我们就会发现自己有多软弱和无力。希望这一切的患难都快快过去,所有人都健康平安,有属天的力量和喜乐在心里。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全球多个基督教宗派的实地聚会传统 在疫情中受到挑战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