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反思丨一个医生的去世 为何成了基督徒作见证的大型翻车现场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2月08日 18:20

一个年轻的好医生去世了,全网都在纪念他。我们无奈感慨,为什么好人总是不长命呢?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道者,不可令其困厄于荆棘。可是人还是走了。

1

突然,他的称呼变了,我们不再称呼他为医生,而是弟兄。
突然,各种说他是基督徒的消息涌出来,竞相奔走。
可是,消息的来源又都不得而知。
于是乎,朋友圈里,一篇篇该弟兄的文章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了。

人们不加求证的疯狂转发,不一会儿,有些文章就十万加了。十万加对于写手来说,可真是欲罢不能的药丸,很上头啊。

可是紧接着就是各种质疑求证的声音。突然间,朋友圈里风向骤变,辟谣文字图片不断刷屏。

这搞得先前磕了药的人们也很尴尬。于是翻遍医生的微博,无奈,只找到一点点细微的证据,表明他可能是信神的,至于是哪位神就不得而知了。那已经是一条去年的微博,一时间,已经被基督徒留言轰炸了,全是认亲的留言,可是他再也看不到了。否则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被基督徒的热情吓到,亦或是感动到。

接下来就是相关知情人士爆料,他应该还没有受洗,应该是参加过一些基督教的聚会,查经活动。似乎是铁板钉钉了,有些许遗憾,但无论如何他是知道福音的,我们告诉自己,他一定是信靠神的,他一定是。基督徒试图安慰自己,有些无奈。

这已经是第N次了吧,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我们的思维里,习惯性的,把所有的正面形象的名人都和基督教链接到一起,最好能贴上基督徒的标签。似乎这样,我们的信仰更加伟光正了,似乎这样,自己也能信的更加坚定踏实。似乎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勇气向别人传福音。

2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抢夺尸体所有权,是《圣经》里早有的故事。

摩西生命最后的时刻,他独自从摩押平原登上尼波山,到了山顶,耶和华把应许之地指给摩西看。摩西眼见一切,却不能进去,就在这摩押之地去世了。耶和华把他埋葬了,没有人知道他的坟墓在哪里。

犹大在《犹大书》里写到当摩西死后,曾经出现了一个抢夺尸体的小插曲,事情应该是这样的:耶和华差派天使长米迦勒接收摩西的尸体,可是魔鬼也想抢夺,他们便争夺了起来。耶和华要把摩西秘密安葬,免得以色列人崇拜摩西,又陷入偶像崇拜的罪里,那样,他们不知何日才能进应许之地了。

魔鬼当然知道神的意思,就想捣乱,他生怕以色列人找不到摩西尸体,想做一回“好人”,把摩西尸体给以色列人送去。那样,以色列人起码要为摩西塑一个金身,再度陷入偶像崇拜的泥沼里。

这一次的抢夺大战,以米迦勒的胜出结束,这当然是最好的结果。但这里面的关键,是没有其他人类参与,否则就不好说了。以人类的觉悟,一定会帮助魔鬼抢回摩西的尸体。人类就是这样,总是那么的自以为是,却不知,无知加傲慢,终将害死自己。还反咬上帝一口,责怪祂不通人情。

3

除了争夺尸体,我们还喜欢争夺各种好东西,比如很多文章说世界卫生组织的蛇杖标志来源于《圣经》。

这个蛇杖标志,可见于世界卫生组织,中国卫生部,各种医疗机构,高校医学院等等地方。

这里蛇杖又分为单蛇杖和双蛇杖。双蛇杖出现比较晚了,大概源自于古希腊神话中的Hermes的魔杖。

争论较多的是单蛇杖,因为旧约圣经,民数记21章,以色列人因为犯罪,被毒蛇侵害,上帝便命令摩西制造一条铜蛇,挂在杆子上面,凡被蛇咬的,一望这铜蛇,就活了。这个故事,赋予了这个铜蛇医治的内涵。于是很多基督徒纷纷觉得,这个医学上的蛇杖标志一定就是源自圣经的,简直是一个值得敲锣打鼓奔走相告的喜讯。

这个“喜讯”在教会里传播有些年头了,其实早有弟兄出来打脸,可是没用,谁质疑谁被骂,谁辟谣,谁就是破坏福音。即便人家贴出世界卫生组织官网解释也没用。

“世界卫生组织会徽是由1948年第一届世界卫生大会选定的。该会徽由一条蛇盘绕的权杖所覆盖的联合国标志组成。长期以来,由蛇盘绕的权杖系医学及医学界的标志。它起源于埃斯科拉庇俄斯的故事,古希腊人将其尊崇为医神,并且其崇拜涉及蛇的使用。(顺便提及,埃斯科拉庇俄斯如此成功地拯救生命,以致传说地狱阎王哈德斯向至高无上的神宙斯抱怨他,由于害怕医者可能使人永生,宙斯用雷电杀死了埃斯科拉庇俄斯。)”

其实,根本不用辟谣,《圣经》自己就说的很清楚,我们完全没必要一厢情愿。

列王纪下18章,希西家做王的时候,他是个好王。当时的人们拜其他偶像,这里面就包括了摩西所造的铜蛇(拜不了摩西,就拜他造的蛇),人们向铜蛇烧香。时过境迁,曾经的救命铜蛇,如今成了偶像铜蛇,存在的意义完全不一样了。于是希西家除掉一切偶像,也打碎了摩西造的铜蛇。

所以这被打碎的铜蛇,如今为何又在部分基督徒的心里重建了呢,真是细思极恐。

4,小结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传福音一定要用名人背书,从君士坦丁到牛顿,从康熙到孙中山,从周杰伦到林书豪,甚至有时候还要拉上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有些当然是很伟大的人物,也是很虔诚的基督徒,但对于名人信仰推崇的盲目,使得我们用这些见证的时候常常翻车,往往一不小心,就是大型车祸现场。(名人的负面效应,杀伤力也是大大的。)

如果我们只是争论那些还健在的人物,还说得过去,之少,可以找当事人求证。但这医生刚刚离开了,如此折腾,实在有违人伦啊。

他如果是基督徒,因为我们的大肆渲染,他会活过来吗?还是会变得更是基督徒?
如果他不是基督徒,他就不值得纪念吗?还是能把他变成基督徒呢?

或许我们是出于好心,希望他在天堂安息。或许我们是为了福音,希望可以感动更多的人。但这种做法都显得我们很幼稚,无理取闹。他是个好人,这是我们知道的,我们为此纪念他。至于他是不是基督徒,能不能得救,那是他和上帝之间的事,我们有什么资格去评论呢?如果《雅各书》的作者还在,他一定觉得去世的医生比我们更像基督的门徒吧。

要到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传福音可以靠基督的大能,用我们自己去影响别人,而不再需要依靠名人效应,那个时候,我们的信仰才真正算的上是信仰吧。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新加坡超大型教会——城市丰收教会因新冠状病毒暂停聚会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