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夫妻如何在家务事中达成共识?应该相互分担而不是“帮助”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1月23日 09:10

我们现在租的房子快到期了,最近和妻子四处寻找合适的。我们想租一个客厅大一点的,这样方便聚会。但这样的房子很难找,因为太大了租金也是我们不能承担的。

妻子看中一些小户型的,装修的很别致,租金也合适。我随口说了一句,现在看着不错,是因为还没有人入住,人住进去,这么小的户型,不要三天就乱得走不开脚了。妻子无奈说,也是哦。

这不是一个段子,是真实的经历。

1、屋子不会自己变干净

从小到大,我一直以为家就是很干净、很整洁的。室内又没什么灰尘,肯定不容易脏吧。父母都是起得很早的,等我起床,家里总是整整齐齐的样子。

等到出来读书开始住校后,才发现桌子一天不擦就全是灰,地板一天不拖就脏兮兮的。好在宿舍是个很小的空间,自己那4个平方,打扫起来也轻松。我们学校的卫生间又是公共卫生间,由保洁阿姨负责打扫。

直到结婚后,和妻子才发现,生活不是电影里拍的那样。地板两天就脏了,厨房都是油烟的味道,洗碗池里堆了两天的餐具,厕所马桶也不再那么光洁。于是我们决定要一起打扫卫生。我负责卫生间和地板,妻子负责厨房。

然而,等我拖完地,却发现妻子躺在沙发上玩手机。我惊讶地说:“你洗碗这么快啊。”她笑嘻嘻地回我:“哎呀,你帮我洗吧,我这小手洗碗会变丑的!”我内心真是万马奔腾啊。

2、原生家庭的影响

说真心的,妻子不会做家务,我也是有心理准备的。第一次去她家就发现,我们两个家庭还真是差得很远,不仅仅是距离远——在她家,不仅是妻子什么家务也不干,岳母也是啥都不干,所有的家务都是我老丈人一个人做。

我们订婚的时候,家里来了很多客人,老丈人一个人忙上忙下、端茶倒水,妻子和岳母就在那闲聊,也不去帮忙。老丈人绝对是超人,既是家庭的经济支柱,又是全职保姆。岳父也曾要求她自己学做家务,担心她以后去了婆家会被指责,但妻子自信她可以找到一个会做家务的对象。

而我的老家情况是完全不同的。我父亲挣钱养家,母亲操持家务,家务活完全是妈妈一个人做。我记事起,父亲从来没有自己盛过饭,母亲每天打扫房间、卫生间、厨房,煮饭炒菜,刷锅洗碗,洗衣服。有时候我想帮忙做点家务,大人就会批评说,男孩子别干这些婆婆妈妈的事儿。

所以在离开老家前,我也是什么家务活都不会,至今也不会做饭炒菜,总吃外卖,胃都吃坏了。我想着以后,这些事妻子都会做得很好的,就像母亲一样。

我曾经一度强烈发否定原生家庭对我们的影响,订婚的时候岳父还特别提醒过,我和妻子都觉得那都不是事儿,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必须说,忽视或否定父母的生活模式会对我们的婚姻产生影响的想法,是相当幼稚、不切实际的。

3、时代文化的塑造

说这些并不是要抱怨妻子不会做家务,其实谁做家务都一样。原则上我是很反对“帮助妻子做家务”的,从来也没有哪条法律规定必须妻子做家务,家务是家庭事务,每个家庭成员,能力允许的情况下都有分担家务的责任。妻子并不是天生的保姆,当然丈夫也不是。

我们所关心的是夫妻双方是否在婚前协商好,婚姻里的那些事儿由谁来做,就是“婚姻角色”的问题。

时代交替,如今最混乱的或许就是婚姻角色问题。以前的媳妇伺候婆婆一辈子,终于自己熬成了婆婆,却突然发现这个年头,婆婆要看媳妇脸色,仰天长叹,命运真是弄人啊,这辈子也太难了。

以前,都是丈夫赚钱养家,妻子操持家务,夫妻角色非常清楚,分工明确。如今,妻子们大多数也都有一份工作,她们也是早出晚归,所以她们必然希望丈夫可以出来分担一部分家务。如果婚前没有协商好,这些就会成为无休止的争吵。

这个多元的时代,男女性别界限变得模糊,对于婚姻里的夫妻分工,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人们会根据自己的人生经验、教育经历给出不同的答案。

大学里,很多老师都支持女权,在这种文化环境的熏陶下,女生几乎不可能把自己束缚在家务活上。如果是传统教会背景的女生,可能又会有不一样的看法。

男生可能觉得刷锅洗碗传出去是很丢人的,女生则认为这是男孩子成熟稳重的标志。男生可能觉得女孩子天生就应该会做饭,女生则认为男厨师多了去了。

这些问题不解决,家庭就会变成中东战场。

4、回应挑战

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喜欢做的事情。婚姻里,能处理得好,扬长避短,彼此互补,婚姻才有幸福的基础。

成熟的情侣应该坦诚交流各自的期望,遇到观念不同的时候会一起商量,从而在结婚前达成他们对婚姻角色定位的共识。

我们需要花一点心思来面对这个困难。男女双方各自罗列一个家庭事务清单,细化到你能想到的每一件事,例如谁买菜,谁洗碗,谁刷马桶。然后两份清单对照,彼此补充。接下来,双方就这些事情到底是谁做或是一起做,一件件地探讨,达成共识。

对于分歧,每个人都要诚实分享自己真实的选择理由。基督徒要祷告,求神赐给我们平和的心态和彼此相爱、彼此牺牲的心志。倾听对方的述说,站在对方的立场去看问题,尝试着去达成共识,最后确定分工。

完成上述夫妻角色划分,并不是一个死板的执行条例。家庭是很复杂的系统,我们自身的工作也会有变动。所以最好每年都能做一次新的分工协商,达成一个新的共识。

分歧,永远不会自动消失。但愿在上帝恩典的帮助下,我们能在家庭中达成“我该做什么”的共识,避免未来可能的诸多矛盾。让我们的婚姻,可以坚如磐石,成为上帝荣耀的见证。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观察丨疫情带来的基督教崩盘危机,正在逐步显形……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