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中国新世代基督徒群体的产生与成长

作者: 伊天原 来源:信仰和学术2019年12月12日 10:24

一。中国基督教面临的危机与困境

从1807年马礼逊入华传教算起,中国基督徒的历史已经有二百年了。到了今天,中国基督徒人数已经有三四千万左右,经过这二百年的成长,中国基督徒群体中终于出现了一个全新的群体:产生于二十一世纪初的新世代基督徒群体。

一直以来,一个神话广为流传,那就是认为中国家庭教会以农村基督徒为主,虽然他们文化低下,处于社会底层或基层,但却是信仰最为纯粹的一个基督徒群体。这个占到中国基督徒70%左右的农村基督徒群体,是最能代表基督信仰的纯正性,这个庞大的农村教会,将通过农村包围城市的模式,带来中国的福音化。

然而,随着农村基督徒进入城市打工,也开始参与到城市化的进程中,农村教会开始面临艰巨的挑战,这个神话,今天,已经烟消云散。

随后,又一个神话开始兴起,那就是城市知识分子教会的兴起,将带来基督教在中国的巨大影响,由此带来中国的福音化,甚至是民主化和宪政。然而,今天,随着中国城市知识分子教会整体转向改革宗,他们的实践方向却与民主化、自由独立的方向背道而驰,孜孜以求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基督教宗教王国,这个神话已然破灭。

究其原因,在于中国教会深受传统基要派基督教的影响,在基于圣俗二元论神学立场的时代论和奥秘派的主导下,与社会隔绝、与体制对抗,自我神话和自我称义,自我封闭和自我陶醉,醉心于建一个君临天下的基督教宗教王国,使得基督徒群体不仅被体制压制,被社会排斥,更关键的是带来基督徒人格心理和社会身份的扭曲。

由此,在经历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基督教的迅猛发展之后,中国基督教如今面临巨大的危机和困境。

何以走出这个困境?

二。新世代基督徒产生的历史背景和基本特征

然而,随着中国在2000年入关,经过二十年的变迁,一个新的基督徒平信徒群体开始崛起,这个群体将给中国基督教带来希望和新的成长动力。这就是新一代年轻基督徒平信徒群体的出现,可以称之为新世代基督徒平信徒群体。

这个群体的整体特征是:他们属于年轻一代,年龄普遍在20-35岁之间,接受过高等教育,都拥有专业技能,在社会中有自己的职业和角色,要么是专业人员,要么是独立创业,成为职业阶层,因此,具备独立的思考能力和经济基础,在人格上和心理上比较完整和健康,能够很好的进入社会,与社会的关系比较融洽,不再带着与社会为敌的心态与社会对立。

同时,由于他们是在网络时代成长起来,又接受过良好教育,开始具备世界眼光和国际视野,这大大扩展了这一代基督徒的心胸和眼界,使得他们不再狭隘、封闭和固执。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一代平信徒群体,这同时与1998年开始的大学扩招有着直接的关系。大学扩招,实际上也是中国为了应对入关带来的人才需求冲击所做的应对之策。正是因为大学扩招,使得大学录取率大大提高,从而使中国大学教育从精英教育转变为面向平民大众开放,开始走向大众化教育模式,这就使得大量年轻一代基督徒能够进入大学接受高等教育,这也是1998年以后大学生团契开始在中国广泛发展的前提条件,也使得中国教会自1949年以后重新出现了一代有文化的基督徒群体。

这个群体,因着中国城市化的大规模扩展,主要聚集在中国的中心城市,在城市化的进程中,开始确立自身在中国现实社会的社会身份和位置。

三。两类年轻一代基督徒的区分

然而,并不是所有年轻一代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基督徒都属于我们所定义的新世代基督徒。在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一代基督徒中分为两个群体。

一类是有家庭基督教信仰传统的年轻一代基督徒,往往是基二代、基三代甚至是数代以上;

一类是没有家庭基督教信仰传统,是从自身才开始接受基督信仰的年轻一代新基督徒。

这两个群体之间有重大的区别,而我们所说的有独立思考能力、希望走出传统教会进入社会的新世代基督徒往往来自于有家庭信仰传统背景的那个年轻基督徒群体。

形成这种重大区别的原因在于:

往往只有生长在有家庭基督教信仰传统的年轻一代基督徒,是因为形成新世代基督徒的关键动力在于这个群体的最大愿望就是要努力走出传统基督教的封闭狭隘与无知状态,成为一个完整健全基督徒。

因此,正是由于自身出身在有着基督教传统的家庭,往往因为传统基督教使自己的人生成长过程中遭受很多伤害,经历很多痛苦,对教会的内部实际情况了解的深刻全面,深知传统教会的弊端和问题所在,因此对于传统教会的问题与弊端有着切身体会、切肤之痛,因此,迫切希望走出传统教会的捆绑与压制。

同时,由于出生在一个有着基督教信仰传统的家庭,基督信仰早已深深扎根,在人生基本价值观的形成过程中,基督信仰的影响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很难再放弃基督信仰,但是对基督信仰却有着很多困惑和反思,不再跟着传统基督教亦步亦趋。

因此,当这个群体因着受过一定程度的高等教育,并且能够进入社会获得独立经济基础,也就具备了独立思考和深刻反思的能力与愿望。

这也就出现了我们称之为新世代基督徒这样一个群体。

与此相对应,另一个年轻一代受过高等教育的基督徒群体也同时产生,这就是没有家庭信仰传统,是在进入大学阶段,因着大学团契传教而接受基督教的年轻一代基督徒。这个群体,大多数人之所以在大学阶段接受基督教,往往是因为在青少年成长过程中收到来自原生家庭的许多伤害,或者是在成长过程中经历了许多来自外界的伤害,心理有许多痛苦和缺失,而当他们进入大学通过大学团契接触到基督教以后,基督教成为他们获得心灵疗伤和康复的安慰和依赖。

这样一个年轻基督徒群体,由于是通过传统教会接受基督教的,对于传统教会没有深刻全面的认识和了解,同时由于一旦接受基督教就把自己的生活交往圈子局限在团契和教会之内,处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之中,从而被传统基督教深深塑造,成为传统基督教的一部分。而根据宗教心理学的一般原理,这种没有信仰传统背景熏陶而从自身开始接受基督教,一旦接受,往往会显得狂热傲慢自大、充满激情,急切的要证明自己信仰的纯粹性和高度虔诚,充满着因为新接受一个宗教信仰而要显示自我独特性的强烈愿望,充满好斗性与排他性,从而成为一个极富好战性的年轻宗教卫道士。这一点,在中国改革宗教会中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改革宗基督徒身上,尤为明显,可以称之为改革宗的红卫兵。

这个没有家庭基督教传统背景的年轻一代新基督徒群体,将成为未来中国传统基督教的中坚力量,同时也自然继承了传统基督教的基本特征,由于受过良好教育,可以建立系统的神学知识,显得更加好斗和狂热。

这两个群体,显然是朝着相反方向发展的有着巨大区别的两个年轻一代基督徒群体。而我们所说的新世代基督徒,往往是指前一个有基督教家庭传统背景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一代基督徒群体。

四。新世代基督徒对于传统基督教和传统教会的认识和看法

新世代基督徒基于自身的成长历程和信仰历程,面对传统基督教的困境和危机,更因着自身的切身经历和体验,对一系列关乎中国基督教的重大问题开始深刻反思,寻求出路:

1、最根本性的反思就是对信仰和宗教做出区分,力求走出宗教,建立信仰,回归耶稣天国福音真理。进而,反对宗教王国野心,强调基督徒应该是一个有使命的信仰共同体。唯有对信仰和宗教做出区分,才能真正理解耶稣福音的真谛。

2、走出政治站队,不再对家庭教会与三自教会之政治立场孰对孰错,谁能代表真信仰予以关注。因为基督信仰本身就是超越政治立场之分野的,认为唯有家庭教会或者三自教会才是真正信仰,才能得救是用政治来绑架基督信仰。新世代基督徒从小就在这种政治正确的氛围中成长,自然会认识到这种把政治立场强加到基督信仰的无休止内斗所带来的种种荒谬与破坏,深深感受到这种政治立场绑架在这个时代的怪诞而虚无。

3、走出教义站队,不再把信仰等同于教义和神学。从九十年代初以来的二十年,中国教会深深陷入教义和神学的内斗之中,得救稳固与不稳固之争、灵恩与基要之争、加尔文与阿民念之争、预定论与自由意志论之争,等等,惨烈而无休止,互相攻击对方是异端、歪门邪道,都想以正统和绝对正确自居,这一点,在改革宗身上表现的最为充分。这使得中国教会处于内部文革状态,越极端越正确,宁左勿右,由此带来中国教会的分裂、互相敌对与仇视,以至于相互之间老死不相往来,为中国社会和民众所诧异和不解。新世代基督徒自小在这种氛围中成长,对此同样有深切体会。因此,不再被教义和神学绑架以致湮没信仰,是新世代基督徒的深切愿望。

4、走出传统教会的宗教洗脑环境,反对宗教传销模式。中国传统基督教的反智主义影响至为深广,对于人文社科知识采取排斥甚至敌对的立场,这对于受过高等教育的新世代基督徒而言,是很难接受的,他们强烈期盼能够独立思考,拥有自己的思想权利。同时,传统教会的拉人入教一味追求人数的增长的传销模式,也很难再被新世代基督徒所认同。

5、走出传统基督教的圣俗二元论黑白思维。黑白二元的圣俗二分法,对于新世代基督徒所带来的伤害最大,因为这使得他们从小就在一个与社会相对隔绝的状态下成长,从小被局限在传统基督徒群体中,不能如同同龄人那样和社会有广泛的接触,在日后进入学校和社会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导致自卑心理的产生,对人格塑造形成不利影响。因此,走出圣俗二元论的束缚,往往是新世代最深切的心声。

6、不再被来自海外的各种宗派、神学所左右,开始获得独立性。长期以来,中国教会没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愿望,无论是神学还是教会的建造,基本上采取的都是从外部世界输入为主的模式,这其中主要是美国和韩国。这样就造成了生搬硬套的强行植入问题,使得基督教与中国社会和文化传统格格不入,突出表现为对于中国传统节日和礼仪的敌视和拒绝,由此造成基督教和中国文化传统的严重对立和冲突,导致紧张格局,也使得中国教会一直处于外部力量主导的殖民模式状态。而这种对立和冲突,却被中国传统基督教看成是捍卫自身信仰纯洁性的证明。因此,这就导致新世代基督徒对于中国自身文化传统的漠视和隔膜,一旦他们意识到由此带来的严重后果,自然希望寻求确立自身信仰的独立性,并且和中国自身文化传统进行对话和相互理解。

7、走出对社会的隔绝与漠视,强调社会关怀和公益慈善的纯粹性。中国传统教会深受时代论的末世论之影响,对于社会关怀采取功利性态度,认为社会关怀只是传福音的工具和手段,或者认为社会关怀没有意义,徒然浪费时间,导致中国基督教的自觉的自我边缘化。对于新世代基督徒而言,深切感受到传统教会在社会关怀领域的无所作为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希望能摆脱这种无所作为的局面。

8、走出对传道人牧者的盲目崇拜与顺服,强调作为有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能力的平信徒的自身尊严。这一点意义重大。中国传统教会一向注重传道人的属灵权柄,甚至导致偶像崇拜,对于平信徒则是要求顺服与盲从,使得新世代基督徒在成长过程中深受压制和捆绑,因此他们期盼能够确立作为平信徒自身的尊严和信仰权利。

五。新世代基督徒的愿景

随着新世代基督徒对于传统教会的反思和寻求努力走出困境与危机,那么,新世代基督徒的内心愿景是什么?

最深切的愿望就是:期望作为新一代基督徒,能被中国主流社会所接纳、理解和尊重,不再处于社会的边缘状态。同时,能够展现出作为基督徒的独特价值观和人格感召力,在社会中能够有所作为,有所贡献,真正使中国社会能够体会到基督信仰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如此,作为一个基督徒,在现实的民族与国家层面,能够获得一种坦然的存在合理性,并不因自身独特的信仰而被看做异类,而是被看作是一群有自身使命感召的有信仰的公民群体,在社会的各个层面和领域,都能以自身的专业和独特信仰价值观,带来社会所期待的贡献。

六。新世代基督徒的未来走向对于中国基督教的意义

由此看来,随着新世代基督徒群体的出现,中国基督徒可以说开始出现一个代际断裂。中国传统教会目前处于整体的焦虑与困惑之中,大家都在寻求新的突破和方向,而这个新世代基督徒群体的异军突起,预示着一个新的希望的出现,给中国基督教带来新的活力和期待。

随着中国日益国际化和全球化,中国和西方基督教文明体系国家出现了许多冲突与分歧,这也越来越显示出中国和西方基督教文明体系国家之间相互理解沟通的重要性。正是在这种冲突与分歧的格局中,中国基督徒发现自身最大的困境在于愈益深刻的意识到自身处于一种夹缝处境之中:中国基督徒究竟该如何处理作为一个中国人同时又是一个基督徒的双重身份?

而中国的新世代基督徒,能够在中国融入全球体系的进程中,在与世界基督教文明体系国家的共处互动中,发挥自身的独特优势,成为一个建设性的沟通管道与桥梁,为相互之间的互信与共赢带来祝福。

 

(本文为《福音与当代中国》杂志第六期卷首语,“信仰和学术”蒙允刊登。)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疫情中的一篇主日讲章:主耶稣说“在我里面有平安”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