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牧者分享丨基督徒当常为生命与生活感恩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12月11日 19:34

经文:

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创世记 2:16-17 )

最初的世界里,一切都是美好的。充满生机,没有死亡。然而人类选择去吃那分别善恶树的果子,人的眼睛就明亮了,人会自己分别善恶了,也是那一瞬间,人有了对死亡的恐惧。

应该说,人类犯罪的代价就是死亡。但同时,死亡又是人类犯罪后的恩典。死亡教会了我们思考生命的意义,教会了我们对永恒的期盼,教会了我们面对真实的自己。

在探索人生意义的道路上,有人认为死亡是终结,有人认为死亡是解脱,有人认为死亡是另一个开始,有人认为死亡只是人生的警戒。

1

柴斯特顿的小说《活着的人》里,剑桥大学的哲学教授爱默生博士,是那个时代最杰出的悲观主义者。

在一次和学生史密斯的对谈中,史密斯大叫道:“哦,绞死这个该死的世界!”

爱默生补充说:“让我们先给它取个罪名再绞死它。得了狂犬病的小狗在我们扑杀它时,尤作困兽之斗,但如果我们仁慈,就该杀了它。因此全知的神也会让我们免于受苦,他会击杀我们。”

史密斯问道:“为什么他不现在击杀我们?”

“他死了,这也是他令人羡慕之处。对任何会思想的人来说,那些琐碎且瞬间失味的人生欢乐,只是把我们引进受刑室的诱饵罢了。”

哲学家话还没说完,只见史密斯掏出手枪对着自己的老师说:“我要帮你逃出牢笼,我来帮小狗解除痛苦。”

教授吓的从窗户跳到了屋檐上。史密斯却没有放过他,爱默生求饶,并称愿意付上任何代价。史密斯却说:“付代价?闭上你那无耻的嘴巴,唱首歌吧!”

爱默生吓的唱了一首生命的感恩之歌,然后史密斯满意的朝他开了两枪。

“你难道不明白吗?我必须这么做,我必须证明你是错的,要不然我就死定了。你是我的标杆,我必须证明你其实不是真的想死,要不然我就就会跳河自杀。”史密斯又说,“当你挂在屋檐上时,我看到你眼中闪烁着光芒,那是对生命的热爱。你明白了这个世界是个奇妙、美丽的地方,我知道,因为就在那一刻我也明白了。”

这不仅是一个想象的故事,也是柴斯特顿亲身的经历。他所处的19世纪末的英国,艺术界尽是颓废与嘲讽,以及群星暗淡的虚无主义悲观思想,他也深陷其中。

奇妙的是,一丝丝感恩的心挽回了柴斯特顿,当心中充满对生命之礼的感恩时,他开始追求一种生命哲学,这使得他回到现实,脚踏实地,享受愉悦。

那是怎样的时代啊,人们纷纷对这个世界投以厌倦吗?死亡如果是解脱,生命则毫无意义。

2

没有人可以分享死亡的经历,有些人表现的对什么都不在乎,哪怕是死亡,但那多半不是真的。

但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赌徒,赌是人类从伊甸园就掌握的陋习。

举世闻名的哲学家,法兰西学院的教授福柯,企图透过“极限体验”来更深的认识自己。在1975年的一个夜晚,他在美国国家公园的峭壁上服用LSD迷幻药,他用一生做赌注,他要完全的释放自己。那晚彻底的改变了他的人生,包括他的性倾向。他毫无顾忌的投入到旧金山性解放的世界里。他嗑药,意识迷离,试探艾滋病的陷阱。挑战一切,肆无忌惮。

一名学生问福柯:“我的人生该冒险一试吗?”福柯答:“尽你一切努力去冒险,放手一搏吧!”

福柯说到做到,但是他赌输了,他与死神共舞,最终死于艾滋病。

狂妄似乎是人类的通病,有些人只是想想,有些人真的就去实践了。可是,死亡并非可以体验的东西,它抓住你,就再也挣脱不掉了。

3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中,德米特里·卡拉马佐夫因为被错误指控谋杀了自己的父亲,即将面临牢狱之灾。在受审之前,他对兄弟阿辽沙说:“现在我感觉心中大有能力,似乎足以克服任何事情和所有的苦难,只要我随时告诉自己:我在!受尽种种痛苦时——我在;在酷刑下残喘时——我在;虽然关在高塔内,我仍然存在。我看到太阳,即使,眼不能见,我知道它在。我整个生命在这里——因为我知道太阳还在。”

这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对“存在”心怀感恩的流露。他原本也是悲观主义者。1849年,在圣彼得堡,他即将被执行死刑前,收到了缓刑令。他在囚房中蹦蹦跳跳,高声欢唱,庆祝自己捡回一条命。这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快乐。他回忆过去,曾经浪费了多少时间在无所事事上,浪费在毫无意义,错误懒散上,却不知感恩。生命本身就是礼物,人生每一刻都可以是全然幸福的。活着,就应该感恩。

4

我们曾为生活感恩吗?我们观看这个世界,观看宇宙,我们会心生敬畏吗?我们所看到的,所有拥有的一切,不都应该献上感恩吗?

问题是,我们要向谁感恩?

英国诗人罗塞蒂说过:“不信神的人最尴尬的时刻,是当他想诚心感谢时,却没有对象。”亦如柴斯特顿所说:“我的小孩在圣诞节清晨醒来,总要感谢某人在他的袜子里放进糖果,而我却不知道要感谢谁赐我双脚。”

这是不是很熟悉的场景:我们的朋友常常说没有神,却在失落跌倒的时候发出祈祷的呼喊,对一个他不知道的神明。这样看来,基督徒是幸运的,我们至少可以向阿爸父呼求。

5

我们可能不会像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样经历一次死缓,才得到一种生命的狂喜。也不需要像那个哲学家爱默生一样,到直面死亡,才惊恐的唱起感恩的歌。

就像健康的人感受不到健康的珍贵,我们每天享受上帝创造的美好世界,也看不见这美好的价值。人们总是对拥有的视而不见,而觊觎那些不曾体验的新鲜事物,刺激感受。

何必像福柯一样呢?

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罗马书 1:20)

我们活着,不就应该感恩吗?并且,我们知道向谁感恩,而且祂也悦纳我们的感谢。这又是何等的恩典。最美的祷告不就是:“感谢主,感谢主,感谢主!”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思考丨基督教的处境性需求与皈信动机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