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用“急速”形容“基督教的衰退”

作者: 译者:May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11月15日 07:36
图源:Pixabay.com
图源:Pixabay.com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用“急速”一词来形容“基督教的衰退”。

皮尤表示:沉默一代(生于1928年至1945年之间)超过八成的人称自己是基督徒(84%),与此同时则是四分之三的婴儿潮一代(76%)亦是如此;与上述人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只有一半(49%)的千禧一代称自己为基督徒;四成以上的人称自己为“无宗教信仰者”,十分之一的千禧一代则是认同‘非基督教的信仰’”。

一些学者,像美国贝勒大学社会学教授的拜伦·约翰逊教授(Byron Johnson),反对一些美国人所说的“非信徒”,称这些人实际上是参加了非宗派教会而被错误地归类为无信仰者。

总而言之,不管具体统计结果如何,基督教正在失去其影响力,这对社会来说绝对是不祥之兆。

1798年,耶鲁大学校长蒂莫西·德怀特(Timothy Dwight)警告说:“没有宗教的地方,就没有道德……随着宗教信仰的丧失……生命、自由和财产的安全就会毁于一旦。”

基督教在社会中失去影响力的可怕之处在于,它对美国道德乃至自由将意味着什么。正如威廉·佩恩(William Penn)曾经指出的,“如果我们不被上帝统治,我们就会被暴君统治。” 而我们的文化精英们却不遗余力将宗教排除在所有公众场合之外,以消除宗教对此发挥的影响力。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之时,“美国法律与正义中心”(ACLJ :Americ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正处理一桩涉及佛罗里达州一个退休中心的案件,那里的居民们举办各种草坪装饰品展示,其中一对夫妇草坪上有一个12英寸的白色十字架。然而只有十字架竟被禁止展示,而其它饰品展示并没做特别规定。

只因自由派法官太多,基督教法官太少,法院有时会想方设法保持任何形式的宗教信仰 — 我本人不这样认为,实际上他们是想禁止基督教在公共领域的表达。自从在高等法院中,法官席上立法的法官比以前更少,形势正悄然发生微妙变化。

然而,时至今日,我们仍在不断处理这些由法庭案件所造成实质性损害,而这些损害正是由于将犹太教-基督教宗教排除在公众领域之外所产生恶果。

令人震惊的典型例子就是,美国最高法院居然宣布不允许“摩西十诫”进入课堂。在1980年斯通诉格雷厄姆一案中,主要涉及在一些公立学校展示私人出资的“摩西十诫”副本,而高等法院在该案中明显偏袒肯塔基州的世俗主义者。

大法官布伦南(William Brennan)写下了这一判决,用的是如下措辞以禁止在公共场所展示摩西十诫:“如果说张贴的十诫副本要有任何效果的话,那将是诱导学生阅读、冥思默想,也许就是为了崇敬和遵守十诫。”

想象一下,遵守十诫的孩子,太可怕了。

大卫·吉布斯三世(David Gibbs III)告诉我说:“现在,令人震惊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幸的时代,整日被校园枪击案和其他足以让我们心碎新闻事件所主宰。我想很多美国公民会不同意最高法院说法:‘你知道吗?我们只想看到我们国家年轻人将被教导是非观和不可杀生的一些基本原则和价值观’。”

吉布斯接着说:“为什么谋杀是违法的?嗯,这是违反法律的,因为圣经教导我们生命是有价值的,是上帝所谴责的。当你看到我们在法律体系中提出的许多可能认为是核心的东西时,你知道,就保护人及其安全角度而言,这些都是基于圣经信仰。”

19世纪中期,前众议院议长罗伯特·查尔斯·温斯罗普(约翰·温斯罗普的后裔)曾明智地警告我们说:“所有的社会都必须以某种方式来管理。他们对严厉的国家政府统治要求越低,他们对个人自治的要求就越高。他们越少依赖公法或武力,就必须更加依赖个人道德的约束力。总而言之,这是必然:人不是被他们的内部力量所控制,就是被没有他们参与的外部力量所控制;或不是被神的道所控制,就是被人的强制手段所控制;或不是被圣经所控制,就是被刺刀所控制。”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一位教授在一段90秒的视频中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内在道德越少,对外部维护治安的警务需求就越大,反之亦然。

这是一个清醒的认识,因为太多的美国人似乎正在进入一个“美丽新世界”(编注:Brave New World, 作者赫胥黎,现代三大反乌托邦小说之一),并且远离上帝,也就是将道德抛在脑后,最终结果也就抛弃了我们的自由。

作者简介:

教牧学博士杰利纽康(Jerry Newcombe),是一名直播主持人和詹姆斯‧肯尼迪(D.James Kennedy) 教会事工部高级制片人。他是一位畅销书作家,自己或与他人合作著书共28本,例如《不可阻挡的耶稣基督》(The Unstoppable Jesus Christ)、与杰弗逊街的贝乐利斯(MarkBeliles)合著的《质疑托马斯》(DoubtingThomas)、与美国作家詹姆斯‧肯尼迪合作出版了的《如果耶稣没有诞生?》(What If Jesus Had Never Been Born?),及与威斯敏斯特神学院的莱白院长(Peter Lillback)合著的《乔治·华盛顿的圣火》(George Washington's Sacred Fire)。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特稿丨关于“穷传道哭穷”系列骗局的梳理和反思:骗局可以被戳穿,而“穷传道”的话题依然沉重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