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浅谈丨“分别为圣”理念下的基督教教育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11月18日 19:31

当今的中国传统基督教神学理念和神学思想,受犹太教的教义和神学影响最大,以至于传统基督徒现在所展现的犹太教观念也就没什么稀奇了。

历史上,以色列是个夹在众多帝国和大国之间的小国家,不论是埃及帝国时期,还是巴比伦帝国、波斯帝国等时期,以色列都受到帝国的殖民,即使是在犹太人最引以为傲的大卫和所罗门时期,也是因为其它帝国衰落或者帝国和大国之间互相掣肘的原因,要么使以色列成为各方角力的政治筹码,要么是无暇顾及,这才成为为数不多的以色列历史上的独立时期。即使今天依然如此。

这样就形成犹太人政治现实和宗教理念之间的冲突,而分别为圣就是在这个基础上产生和建立的。

外在的现实是以色列极少有自己的独立时期,这样就形成了犹太人的团结不是国家领土意识上的团结,只能在宗教上建立团结纽带。正是因为在现实世界中独立和国土安全的缺乏,从而形成了寄托在宗教教义之上的宗教政治架构。

以色列的国家意识是宗教上、彼岸的领土国家意识。

因此犹太人的选民身份和对弥赛亚降临的期盼,是对现实世界的否定和排斥的表现,而对现实排斥的目的则是对彼岸领土国家的强烈向往。如果此岸世界是世俗和污秽的,那么彼岸世界则是神圣的。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分别为圣的观念才愈趋牢固。

这种思想到了罗马帝国时期,也就逐渐兴盛,从而形成诸多教派和新兴宗教,他们宣称上帝的来临,展现了对与现实世界相排斥的新世界的强烈期盼。从法利赛人的律法主义,到艾赛尼派的遁世主义,甚至到了后来的摩尼教乃至诺斯替主义的兴起,都是这种思想的反映。

分别为圣为人们带来了逃避现实的新天地,宗教教义为这个新天地设置了完整的结构,在内容上则是集合了对现实世界不满的所有期望。那是个没有战争、疾病、欺诈等世界恶疾的完美世界。

所以没有哪个民族像犹太人一样那么不想做这个世界的犹太人,那么不想做这个世界的以色列人,他们想做的是那个彼岸的新世界的子民。

因此,分别为圣的结构就是一方面对现实世界持不满和排斥的态度,另一方面,又对另一个彼世的宗教世界充满期盼。

建立在这种观念之上的教育理念,可想而知其内容和特点了。
建立在分别为圣基础上的教育观念,和耶稣的关系不大。因此可以说,在国内的传统基督教走的也就不是耶稣路线,而是旧约路线。

分别为圣,包含两个层次。

一个是分别。这里的分别,就是自己所获得的选民身份与世界世俗身份的分别,同时这种分别还包含着分离的倾向。既然信徒们不属于这个世界,是与这个世界分别出来,属于另一个新的世界,那么现世的世界就不是他所在意的世界,而是他刻意要逃避的世界,要否定的世界。因此这个分别,就是与世界的区分,在区分之上建立的距离。

而分别所带来的收益就是“为圣”。分别所带来的神圣身份,这种观念与法利赛人和艾赛尼派一脉相承,在法利赛人看来,只有遵守律法才是“圣”的,而律法的本意则是与世界的分别,以一种不同于世界的、被认为神圣的方式来生活,已达到与世界区分的目的;在艾赛尼派看来,只有遁世才能保持生命不被污染。这两种世界观和教义的基础都是“分别为圣”的理念。

因此,在这个观念之下的教育理念,同样是分别为圣的理念。教育的目的,不是适应这个世界,不是培养改造世界的技能,更不是为了幸福生活的努力,因为一切有利于这个世界的行动,都是与“分别为圣”的观念相冲突和矛盾的。

传统基督教建立在“分别为圣”理念上的教育,基本是宗教教育,这种教育的目的不是培养掌握一定社会技能,而是掌握从事基督教宗教工作的技巧。与其说他的教育是使学生成为一名基督徒,不如说成为一名教士,或者宗教徒更确切。这在许多宗教背景的教育实践中已经是十分明确的意图。

因为对世界负面观念的灌输,让学生们把自己的兴趣点建立在宗教之上,而同时可以安排的宗教课程更是加强了这种观念。因此,如此培养出来的学生,是不能适应社会的。

国内过去三十年的主日学实践就是一个最好的说明。

主日学的规模在2000年之后,在校生规模达到顶峰,同时课程设置趋于完善,尤其是被称为中国耶路撒冷的浙江某地,更是成为主日学模式的输出地。而这种主日学在形式上则模仿公立学校课程设置,在内容上则完全是基督教内容,其中圣经和各种信经课程几乎占据大部分内容,而人文课程则是被刻意排斥掉。

这种主日学教育,是对社会教育的生硬模仿。社会教育通过学校学习可以打下扎实的基础知识,而主日学教育的目的则是单一的宗教知识。

让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了无生趣,产生了强烈的厌学情绪,结果就是对基督教的好感也无从建立。

至今没有权威的数据来统计当年从主日学走向社会的人群中,有多少皈依了基督教,成为基督徒。但是就笔者所接触的现实情况来看,可能少之又少,据说一百人中最终有五六个人留下来就很不错了。

与社会的脱节,和以教士为目的的教育模式,让接受这些教育的人,最终在经济独立之后,用脚进行了投票。

而在传统基督教中,颇有些影响的在家教育,最终也会走同样的命运。

以“分别为圣”为主导的教育,最终都沦落为宗教教育,与社会和历史发展脱节,最终只能沦为祭司的温床,而不会培养出一个健康的基督徒。因为这种教育本身就是营养不良的。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中国新世代基督徒群体的产生与成长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