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前同性恋群体成员称,他们生命转变着实证明同性恋并非永久性

作者: May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11月08日 05:03
图源:pixabay.com
图源:pixabay.com

这些天对有关同性恋和变性人权利的展开了太多的讨论,还通过了保护这些相关权利的法律,以至于其他少数人的整体利益被忽视:也就是那些离开了同性恋和变性人生活方式的人。

政治正确坚持同志组织群体人生向来如此,他们的性取向是不可能改变的。但10月底有18名前男同性恋者、女同性恋者和变性人站在美国国会大厦前,宣称他们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尽管美国文化极力否认这种转变的可能性。

代表着成千上万摆脱同性恋和变性人生活方式的他们,目前还只是冰山一角。他们中的许多人加入到由加利福尼亚州雷丁市的伊丽莎白·王宁(Elizabeth Woning)共同创立的“转变运动”中。

“无论你去哪里,你听到的都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告诉CBN新闻,“我们亲身经历了性取向的改变——一些人发生小变化,一些人改变巨大,我们中的一些人不再被同性所吸引。然而,无论你走到哪里,你听到的都是‘这完全不可能’。”

“转变运动”的联合创始人肯·威廉姆斯(Ken Williams)以前是同性恋,但现在是一位四个孩子的异性恋父亲,他用不可否认事实证明同性恋者转变并非不可能。他作证时说:“我现在真的感受不到来自同性的吸引力,也不会没有因为看到男人而引起性欲。这种感觉已经好几年没有发生过了。”

但美国众议院3570号法案宣称,类似于帮助威廉姆斯摆脱同性恋的心理咨询疗法实际上无法做到这一点。它还称:“……没有证据表明性倾向转变疗法是有效的,或者一个人的性取向或性别认同可以通过转换疗法来改变。”

政府禁止救命疗法

威廉姆斯担心这样的法案可能会禁止像拯救他的生命那样的治疗。事实上,即使有人请求所谓的转化疗法,这也是违法的。

威廉姆斯回忆说:“我17岁时就有自杀倾向。我开始去见一位基督教辅导员,每周见一次,共坚持了五年,而最终彻底改变了我的生命。在最后一次有自杀念头的那一天,我已经可以敞开心扉去谈论我的伤心痛苦以及我所渴望的——我自己的治愈目标。”

教会联合会(Church United)创始人吉姆·多门(Jim Domen)牧师补充道:“政府正在进入到私人的医疗室,告诉医生如何进行治疗,或者告诉咨询师、治疗师该说什么,不允许客户选择他们想去的方向。我和其他前同志组织成员都已选择了离开这种生活方式。”

但这种治疗虽然在多门的家乡加州已属非法,但帮助多门从同性恋角色转变成异性恋的丈夫和父亲角色。

多门说:“这让我很难过,因为作为一个16岁的年轻人,我寻求专业咨询和辅导,而这种咨询和专业辅导如今已不再允许提供给年轻人,实际上在美国的18个州也是同样如此。而在联邦一级实施的这两项法案将不允许成年人或青少年使用上述方法。”

多门警告说:“这些法案不仅禁止这样做,而且几乎要逼迫我们不得不寻求地下帮助。当你听到有人遭受性侵,有人自杀,或者有人正因抑郁症而寻求帮助,或者他们想走另一条出路时,我的心都碎了。如果仍是不能自我选择专业咨询和辅导疗法的话,治愈前景黯淡。

给改变生命的治疗贴上“实质危险”的标签

事实上,像H.R.3570这样的法案不仅忽视了这种疗法给一些人带来的帮助,而且还给它贴上了有毒的标签。该法案指出:“……它对个人的心理和身体健康具有实质性的危险,并已被证明会导致抑郁、自残、低自尊、家庭排斥和自杀。”

宣布这次由前同志组织的群体在国会山集会的新闻稿指出,“像H.R.5(所谓的“平等法案”)和H.R.3570这样的强制提案只提倡一种意识形态,只强迫一种生活方式作为前进的道路。选择退出同志生活方式的男性和女性,他们每天都会面临仇恨言论、抗议和歧视,而仅仅是因为他们表达自己观点或分享了自己的人生故事。亚马逊已经撤掉了他们的书籍,各州已经关闭了他们的咨询选项,并且当他们聚集在一起时,所在的教会也会收到抗议。他们的基本人权遭到剥夺。”

王宁在谈到H.R.5H.R.3570等法案时说,“我非常担心这些法律,因为它们把我们边缘化了。”

她告诉基督教广播电视新闻网(CBN News):“我理解国会议员们的心意,他们希望保护同志组织社区,因为在美国,人的尊严需要得到保护。然而,他们这样做的时候却排斥了像我这样的人,我们只是做出了与其他同性恋团体不同的选择。对此他们谈论得越多,对我们这样的人诽谤就越恶劣。”

“他们中没有人在专业咨询和辅导治疗中受到伤害”

肯·威廉姆斯担心立法者污名化各种咨询疗法,它是可以帮助人们摆脱同性恋的生活方式。在将其贴上“转换疗法”的标签后,容易让人想起很久以前年轻的同性恋者被残忍地“让同性恋离开”的画面。

他解释说,“至少2030年前,人们声称任何一种疗法都是在伤害人们。今天没再发生过。” “我个人认识数百名已摆脱同性恋的人,他们中没有一人经历过所谓的‘转化疗法’,也没有一人在治疗中受到伤害。” 基督教离主流越远,我们内心就变得越破碎。

本次前往国会山的许多前同性恋者都是基督教徒,他们也因自己的彻底改变而归功于上帝。

王宁站在他们中间,她对当今文化提出了警告:“这种文化将拒绝这种神圣的力量,而是接受“圣经”上所说的有毒。” “今天的美国有人想要压制福音和福音的力量,而正是基督教的道德价值观一直支持美国走到今天。”

王宁谈到她的一些美国同胞时说:“我们否认自己天生性别。我们在自我怨恨。我们有居高不下的精神疾病的病发率和自杀率。在美国,基督教离主流越远,我们内心就变得越破碎。”

这些人说,虽然正在通过保护同性恋和变性人群体的法律,但其他想与主流文化对抗的人也将会受到同样的法律的伤害。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福音时评丨基督徒应该有公益意识和社会担当——从美国“凯拉·穆勒行动”背后的故事说起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