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7日
微信

小艾伯特·莫勒:互补神学“能够,而且已经”导致了教会中女性性侵问题

作者: 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19年10月30日 04:50 |
播放

最近,美国南方浸信会神学院主席小艾伯特·莫勒(Albert Mohler Jr.)表示,互补神学(译注:Complementarian Theology,更确切词为“Complementarianism”,指的是根据男女不同性别而确定各自在家庭、婚姻、宗教领导力或其他方面的角色。这种神学观也在伊斯兰教、犹太教等其他宗教中可见,但它的一重要表现就是重要职位为男性把持,女性少见于领导层或干脆被排斥)“能够,而且已经”导致了女性在教会中遭到性侵。他强调称,美南浸信会必须对未能听到那些遭遇性侵之人的哭声“承担责任”。

10月15日,莫勒在南方浸信会神学院发表的教会致辞中回答了这么一个问题:“互补主义是否是个导致女性及女童遭遇性侵的原因?”

互补神学基于这样一种观念,即女性在家庭及教会中起到不同作用,而且被禁止在教会中担任某些职务。

莫勒承认:“它能够导致,而且有时候它正是原因所在。有罪之人会在虚荣及愤怒之中利用到罪的各种方式。有罪之人会歪曲一切,运用任何有利于自己的证据,甚至是性侵女性。” “有些人以互补主义理论为借口,不仅不让自己的妻子出来领导人和服侍人,反而还让人来领导她们。有甚者,甚至还利用对性侵有利的观点来称此性侵非彼性侵。”

莫勒强调,美南浸信会必须为自己的这套理论“承担责任”,承认“这种教导存在滥用,以致于女性受到伤害和性侵,还既不让她们为自己辩白,也不相信她们。” “在我们中间,确实存在着性侵危机。我们有责任,不仅要确定我们所坚持的圣经教导 — 这是无可商量的— 还要确定我们的教导是完全忠于圣经,彰显了基督的灵,以及圣经召唤我们行事的完全内容。”

莫勒称:“当我们允许以一种暗示男性优越性的方式来提出互补主义时,我们就已经对女性犯下罪行了。” “我们需要为这样一个事实承担责任:我们作为一个教派,一个教会,经常未能听到那些遭遇性侵女性的哭声。就像基督爱教会那样,爱妻子的丈夫应该对任何女性的哭声进行回应,所以我们对未能充分地、基督徒般地、有回应地处理负有责任。

“因此,我们有工作要做。”

莫勒称正确理解的是,互补主义“产生出如基督爱教会般的爱妻子的丈夫,他们爱妻子就像爱护自己的身体一样。” “我们被敲响了一个警钟,我们要非常留意有人会利用任何教导来谋取对他有利的罪恶。因此,我们有责任去澄清、证明和宣导。”

莫勒澄清说:“所以,我相信互补主义会导致性侵女性吗?我会告诉你,是的,它可以,而且确实如此,但它不是问题的根源。根源是人类的罪恶— 骄傲和傲慢。是的,男性骄傲、男性傲慢及男性恐怖的存在一直困扰着我们。” “但我相信,接受圣经中上帝所启示的全部内容,实际上是找到医治和希望的唯一途径。福音教会的责任,意味着正确任命及它是女性受到尊重的地方。在福音之家中,丈夫爱妻子就像基督爱教会一样,会把自己献给对方。”

在致辞的前段部分,莫勒也解释说互补神学教导男女双方“相同又不同”:性别是按照上帝的形象造就的,男女在生物学和职业上都有着重要差异性。莫勒解释说,这种圣经教导既“不是有关男性优越和女性自卑”,也不是“在社会或教会中,所有男性都凌驾于所有女性之上。”

莫勒强调“女性应该接受最深入的神学和圣经教育”,称南方浸信会神学院“乐于”接受女性进入到博士课程。 “我鼓励女性学习上帝、圣经及神学。这意味着这所神学院中每个男学生都应该对每个女学生予以极大的尊重,将她们视作受到步入上帝荣耀呼召的教会中及课堂上的重要角色。”

近几个月来,美南浸信会因其教会内部有关性侵问题的实践和神学失败而寻求悔改。今年早些时候,《休斯顿纪事报》(Houston Chronicle)发表了一项调查,发现380名美南浸信会教会领袖存在可靠的性侵指控,美南浸信会的这一问题顿时成为各大媒体的头条。

本月初,美南浸信会的伦理和宗教自由委员会举行了“关爱之井”(Caring Well)会议,为期三天,有1600多名美南浸信会的牧师、领导人和局外人参加。在这次达拉斯的会议期间,牧师、性侵预防专家及性侵幸存者分享了如何在教会内识别、预防和解决性侵问题。

圣经教师贝丝·摩尔(Beth Moore)自己就是性侵事件幸存者,她就谈到了是否可以把美南浸信会内部的性侵危机归咎于互补神学。

摩尔表示:“答案是‘不’。人心中的罪恶和严重自私会导致性侵。魔鬼的影响也会引发性侵。” “但是,在美南浸信会各个圈子里形成并发展起来的某种文化是否对性侵问题产生了影响呢?答案是绝对的,而且沉重。”

摩尔解释说,互补神学变得“具有如此之高的核心价值观,以致于它无意中….高于了很多女性的安全和福祉。” “核心价值观如此之高,以致于在我们世界上很多地方,互补神学现在都与无误论混作一团。”

摩尔也感叹,在美南浸信会众多教会及神学院中,但凡任何可见的领导层中都只有“很少的女性。” “被系统本身或系统中某人性侵的女性在权力系统中找不到女性可以求助。她们甚至连去到哪里都不知道。”

会议期间,诗人兼嘻哈艺人杰基·希尔·佩里(Jackie Hill Perry)也分享了她小时候是如何遭遇性侵的。佩里称当长大结婚后,根据过往经历,她很难接受丈夫的互补主义观点。她称:“他很想好好地带领我,但当我记得最后一次让男孩带领我时,一度鲜活的互补主义就令人恐惧。”

莫勒的有关互补主义的完整演说可见此(Youtube)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英文版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