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如何区分宗教与福音?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10月16日 09:34

1,批判成风

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自媒体越来越发达。较之以往不同,信息传播的速度与便捷使得每一个想要表达的人都有了展示的平台。

这些年,对于教会而言,是越来越难了。网络“云牧师”的兴起,对教会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举例来说,教会教导要按时来教堂聚会,十一奉献等等。“云牧师”可能会说,聚会不在乎时间,不在乎地点,奉献要心甘乐意,不在乎多少。类似对于教会的批判更是层出不穷。

特别是,如今有股潮流,人们纷纷刻意的区分宗教与信仰。对宗教批判的热情,较之宗教改革、启蒙运动,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在诸多批判的声音中,多数都是老生常谈,无病呻吟。他们往往认为宗教高举上帝,贬低人性,宗教是人民的枷锁,是自由的桎梏。真的如此吗?

2,基督徒的利己主义

对于就流行的基督教而言,个体和个体的得救是占据中心地位的。可能会有人反对,但这是事实。很多时候,事实刚好和表象相反。

这当然和圣经的翻译有很大关系。因为耶稣说:“神的国就在你们心里。”即便很多文章多次解释,这里耶稣要说的其实是:神的国就在你们中间。因为耶稣不可能对法利赛人那样说的,神的国怎么可能在那些假冒伪善的法利赛人心里呢?

但由于“神的国在我们心里”这个翻译实在太根深蒂固了。基督教这样一个“尘世”宗教愣是被扭曲成了心灵宗教。人们转而只关心自己,而不是神的国。

由此产生了非常糟糕的利己主义。

利己主义本就是很糟糕的东西,然而宗教的利己主义是里面最糟糕的。因为宗教被宣布是神圣的,于是由此而来的利己主义也被包装成了神圣的。

但是,我们很容易发现它的虚伪,它一点也不神圣,它只是需要上帝来满足自己。

在上帝的国里,最重要的理所当然是上帝和他的国,就如耶稣说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但几乎没有几个基督徒真的这么祷告的,这句话,本应该成为我们的准则。

在宗教里面,刚好相反,人们普遍先追求的是:金钱,荣誉,地位,成功,健康,安全等等,其次,有心的基督徒或许会提及一点点神的国和神的义。

在宗教中,上帝应该服务于人;在上帝的国里,人应该服务于上帝。在宗教中,重要的是人;在上帝的国里,重要的始终是上帝。虽然,表面上似乎刚好相反。

我们的宗教,正在堕落到摩洛崇拜之中,虽然我们不会去献上活祭,但我们只是另一种自我崇拜罢了。我们和上帝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的崇拜祷告,似乎并不关涉上帝的事业。根本上,我们是利己主义者,我们关心的永远是自己,只是我们神话了这个过程。

3,上帝的国

乍看起来,好像只在强调上帝,人失去了意义。其实不然。在宗教里,人利用上帝——虽然我们表现出一种敬畏或者惶恐。在上帝的国里,人侍奉上帝,上帝关心人,人首先关心上帝的国和义,人们便可以从上帝获得权利。这种二律背反,正是耶稣说的:“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只有这样人才能真正的找回自我,获得真正的权利和尊严。反之,必将失去自我。

上帝的国,本质上是一个信仰共同体,这就与宗教形式相对立了。宗教所追求的是个体与上帝的关系。上帝的国却包含了社会性。这就意味着,上帝要的不仅是个体的得救,更是世界的得救。上帝不仅拯救个人,也拯救社会。

在宗教里面,一个个独立的个体,一个个利己主义者,这是一条终将失败的路。只有在上帝的国里,人们才能获得个人的全部权利,实现自己的最高价值。

因为上帝的一切预言都关乎上帝自己和他的国。宗教所说的虔诚,信仰,信心,盼望,爱,得救,如果不与上帝的国结合,就只会枯萎。

在宗教里,人要么就是高不可攀,要么就是卑微不堪。而在上帝得国里,我们都是儿子。所以,只有在与上帝的事业的结合中,人才会获得无限的尊严和价值。这就是耶稣说的:“先求上帝得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

4,耶稣没有建立基督教

所有的人都认为耶稣是基督教的奠基者,实际上,他从来没有提到过基督教,如果耶稣现在来,他一定反对基督教。基督教,很大程度上,与耶稣是对着干的。说的好听一点,基督教是耶稣事业得非完美的暂时形态。新约圣经没有基督教这个词,耶稣从来没有讲过宗教,他反对宗教,正如宗教反对他并且杀了他。耶稣从来没有要建立教会,他从始至终所宣讲的,就是上帝的国和正义。

这在新约是显而易见的,只是被写成了天国。我们看到天,往往想到和世界相对得彼岸。但这不对,因为对于犹太人而言,天等同于上帝。他们不敢称呼上帝的名就喜欢用天来代替。因此天国就是上帝的国。耶稣出场便呼喊说:“上帝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这信息!”耶稣关于上帝国的宣扬是如此的显而易见,叫人无可推诿。

这就是耶稣的福音,关于上帝国的好消息。耶稣说:“我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上帝的国当然不属于这个世界,却是为了这个世界。正如基督不属于这个世界,却是为了这个世界一样。这是天国真正的含义——为了尘世的上帝之国。

5,必要的区分

耶稣没有宣扬宗教,没有宣扬基督教,也没有宣扬教会,当然也没有宣扬神学。

宗教维护自己,建造殿宇和祭坛,宗教要牺牲,宗教将上帝装进神学的奥秘里。上帝要的却是爱而非祭物。

如此反对宗教,似乎有一定的危险,但如果基督教已经严重的阻碍了上帝国的福音,那岂不是更大的危害。

基督教不是基督的事业,它没有全部实现基督的全部真理,必然消解于上帝的国之中。不是毁灭,而是完成。教会不是必要的,必要的是信仰群体;神学不是必要的,必要的是福音;宗教不是必要的,必要的是上帝的国。

严格的区分上帝和宗教,耶稣与基督教,对很多人而言是不必要的。对另一些人却是至关重要的,否则,早就离开基督了。那么,我们为之奋斗一生的教会,真的会阻挡人们来到上帝的国里吗?细思极恐,夜不能寐。


本文参考拉加茨的《上帝国的信息》,篇幅有限,可能带来些许误解。该书完成于二十世纪上半叶,虽然年代久远,相信仍然值得今日基督徒去反思借鉴。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思考丨基督教的处境性需求与皈信动机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