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研究表明:美国正面临着“具有经济吸引力”未婚男性的稀缺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9月19日 09:49
图源:pixabay.com
图源:pixabay.com

一项研究则称,美国正面临着受过高等教育的“具有经济吸引力”的未婚男性的严重短缺:这些男性的年收至少为53000美元并拥有大学学位。此种情况可能导致未婚女性继续保持未婚状况或与不太适合的伴侣结婚。

该结论是由康奈尔大学的丹尼尔·T·里希特(Daniel T. Lichter)、杨百翰大学的约瑟夫·P·普莱斯(Joseph P. Price)和南犹他大学的杰弗瑞·M·斯威各特(Jeffrey M. Swigert)在名为《婚姻市场中的不匹配》(Mismatches in the Marriage Market)中得出来的。这篇研究已经于本月发表在《家庭与婚姻期刊》(Journalof Family and Marriage)上。

这项研究的结果是基于对未婚男性的真实数据与“理想丈夫”的综合情况进行比较而得出的。所谓“理想丈夫”,指的是根据美国社区调查(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所记录的2008年自2012年、2013年自2017年的婚姻数据所得出的未婚女性期望的完美丈夫形象。研究称:“这些‘理想丈夫’的平均收入要比目前可与未婚女性结婚的未婚男性高出约58%。在就业率和大学学位拥有率方面,他们也比后者分别高出30%和19%(前一项为90%比70%,后一项为30%比25%)。”

研究人员总结道:“我们的分析清楚地证明了低收入和低教育水平的男性供大于求。相反地,对女性具有婚姻上经济吸引力的未婚男性(至少拥有学士学位及更高收入水平)处于供小于求。其中一个含义就是,提升好工作最终可能是最佳的婚姻促进政策,而不是什么教授新的关系技巧的婚姻教育课程。”

上周二,普莱斯在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表示,在他们的研究中,显著突出了未婚女性的这种“结构性不匹配”,即她们在生活伴侣寻找上的特征与现实中可以进行选择之间的差异。

“我们论文所作出的重要贡献只是为了记录下这种结构性不匹配,即女性正在寻找的此种男性的平均值及当前可供选择的实际值。所以,我们在所选取的未婚女性样本中所作出的最好猜测为,她们希望与平均年收为53000美元的男性结婚。但如果你看到可供她们选择的潜在伴侣的平均收入的话,那么大约为35000美元。所以这18000美元的差距造成了些许的结构不匹配。”

少数团体女性所面临的挑战

虽然所有的未婚女性都面临着寻找合适婚姻伴侣的挑战,但该研究强调,这一挑战针对少数团体的女性及黑人女性来说是尤为严重的。与社会经济背景低下的未婚女性一样,社会经济地位高的未婚女性也很难找到合适的伴侣。

研究表示:“尤其是在黑人男性中的高入狱率及与白人女性的高非婚率,导致很多少数团体的女性无法找到婚姻伴侣。而女性受教育水平已经超过男性的这一事实进一步暗示,在必要时,女性在经济上对于丈夫的依赖程度是要低于过去的,而一夫一妻制的教导已经变得越来越普遍了。”

在基督徒女性及其他被要求结婚以寻求亲密关系的女性中,普莱斯称可能必须要将女性倾向于结婚的一夫多妻制转变为符合双方标准才结婚的一夫一妻制。

“在数据中,我们观察到了一夫多妻制这种模式。在这种模式中,女性倾向于嫁给受教育程度较高的男性。考虑到女性现在拥有60%的大学学位,那么你可能开始在信仰社团中看到某种对一夫多妻制的侵蚀,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女性可以接受嫁给受教育程度低于她的丈夫。这也是信仰社团内部解决该问题的一种办法。”

在被问及在商业学校学习以获得管道工或木工等技能的人士时,普莱斯称这种替代路线也是未婚男性增强自身实力的一种解决方案。但目前的数据显示,未婚女性对拥有大学学位的男性拥有更大的偏爱。“我认为这也是种解决办法。这是对工作尊严的一种更新认识,即拥有技能、生计、能够努力工作人即使没有大学学位也能支撑起一个家庭。”

对于改善当前经济上和教育上不受欢迎的单身男性婚姻前景来说,其长期应对方案是改变文化。“我们可能不得不改变这种规则,即潜在配偶实际上可以通过其他途径来谋生。这些其他途径正是获得美好生活和稳定收入的替代性途径。”

改变文化

虽然替代性解决方案可以帮助单身男性提高收入,使其更加合乎当前未婚女性的择偶标准,但要将文化从一夫多妻制转变为一夫一妻制则将会困难得多。

普莱斯表示:“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改变‘你可以与那些收入低于你期望寻找之人的人士有段成功及幸福的婚姻’这种规则的,但我没有解决办法。”

在被问及他会给面临这种情况的基督徒提出怎样的建议时,普莱斯称婚姻有时可以帮助男性改变自身生活状态。“在个人层面上,我想我会说婚姻会以积极的方式来改变人们。而且很有可能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丈夫和妻子的技能和才能会在强大的婚姻中得以增长。”

他解释说,有些男性“通过婚姻能够改善我们的工作前景,寻求更多的教育或额外培训,尝试获得晋升及赚更多的钱。”普莱斯指出:“我们所看到的是,未婚男性就像他们现在那样,如果处于持久和坚定的婚姻中,我们就无法确定他们的潜力是怎样的。”

然而,并不是很多女性甘愿为自己的标准而做出让步。因此普莱斯认为,在帮助男性改善自己、成为雄心勃勃女性的潜在合作伙伴的前景方面,教会可以发挥更多的不可或缺的作用。“我认为,我们必须更加重视一个信仰社团的作用。它可以鼓励我们的年轻人接受教育,获得他们在职业生涯中取得成功所必需的培训,让他们能够支撑一个家庭及成为具有吸引力的婚姻潜在伴侣。”

选择性

去年9月,马里兰大学社会学教授菲利普·科恩(Philip Cohen)在出版的《即将到来的离婚衰退》(In The Coming Divorce Decline)中表示,受教育程度较高的44岁及以下女性往往会比年长的女性维持更久的婚姻,因为她们在选择伴侣时更具选择性。他也指出,这种选择性导致结婚率变得稀少并反映出社会不平等。

科恩在分析中指出:“婚姻变得更有选择性更稳定,即使对离婚的态度变得越发宽容,同居也越来越不稳定。美国正朝着这样一个体系的方向前进:在这个体系中,婚姻会比过去更为罕见,也更加稳定,还代表了社会不平等结构中日益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过去的十年中,新婚女性更有可能是第一次步入婚姻、更有可能拥有学士学位或更高学历、不太可能低于25岁,以及不太可能在家中相夫教子。所有这些都表明离婚的风险在下降。”

在与彭博社(Bloomberg)讨论这一趋势时,科恩解释说,对于那些选择婚姻的人来说,今天的婚姻正成为一种“地位的象征”。“婚姻越来越成为一种地位上的象征,而不是人们不管什么条件都会做的事情。”

回应科恩的分析,鲍灵格林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苏珊·布朗(Susan Brown)向彭博社表示:“年轻人中间的变化特别引人注目。年轻已婚夫妇的特征表明未来数年(离婚率)持续下降。”

很多贫穷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美国人经常保持同居关系并育有孩子。但是,这些关系被认为是不太稳定的。

巴纳集团在2016年所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由于性别角色和期望的转变、婚姻推迟以及世俗文化压力等,大多数当时的美国人都赞同同居。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英文版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2020全球华人差传大会丨李伟强牧师:更新社区服务与移民事工的五个实用概念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