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非洲天主教教会:成长的同时伴随着竞争和麻烦的遗产

作者: 译者:S.I.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9月18日 08:52
图源:pixabay.com
图源:pixabay.com

教宗方济各已经完成了对非洲三国为期七天的访问:莫桑比克、马达加斯加和毛里求斯。出于多种原因,这次访问是一次重要的旅行。

在访问期间,教宗谈到了这些国家正面临着的和平和生态可持续性问题。莫桑比克最近与长期叛乱分子签署了一份和平协议,而且刚刚从今年早些时候造成1000多人死亡的飓风中恢复过来。马达加斯加面临严重的森林乱砍滥伐,而毛里求斯同样面临着气候变化所带来的风险。

非洲拥有世界第三大天主教人口,仅次于美洲和欧洲。差不多每五名非洲人中就有一名(19.2%)是天主教教徒。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预计,到了2050年,包括天主教教徒在内的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基督徒人口将翻一倍。

但是,以我作为非洲宗教学学者的角度来看,教宗这次访问需要在教会在非洲较长的历史及当前天主教在非洲大陆所面临的挑战的背景下加以理解。

早期非洲天主教历史

虽然天主教是在19及20世纪欧洲殖民主义的旗帜下对非洲展开急剧扩张的,但教会在非洲的根源可以追溯至基督教诞生之初。公元一世纪,基督教出现在非洲埃及亚历山大的犹太人社区中。很多早期有影响力的教会人物均是北非人。

从公元634年至711年,伊斯兰教征服了北非地区。由于伊斯兰教的增长速度超过了基督教,使其成为该地区的统治宗教。之后,穆斯林商人跨越撒哈拉沙漠及印度洋,分别将伊斯兰教带至西非和东非。

基督教的扩张

后来,天主教传教士抵达非洲西部、中部、南部和东部沿海地区,将基督教传播至整个非洲大陆。在15和16世纪,葡萄牙人乘船来到非洲,开始在中非的刚国王朝中赢得基督教皈依者。

在非洲大陆的另一边,即今天的莫桑比克,传教士们建立起天主教社区,最终它成为当代的莫桑比克天主教教会。

1604年,法国传教士抵达马达加斯加。在早期皈依者的帮助下,他们在岛上用土著语言马拉加什语(Malagash)编写了一本天主教教理问答或教学手册。

由于信奉天主教的葡萄牙及后来的法国都扩大了横跨大西洋的奴隶贸易,所以神父和奴隶商人纷纷接踵而至。虽然非洲天主教教徒和欧洲传教士依然反对奴隶贸易,甚至就连梵蒂冈也在1680年代谴责奴隶制。但很多主教和神父早就开始蓄奴,而且梵蒂冈也奴役非洲人来管理船只。

教会共谋参与非洲征服只在19和20世纪初的殖民时代得到了加强,因为教会在整个非洲大陆建立了教区、学校和医院,还经常得到殖民当局的鼓励。

改革和殖民主义的终结

天主教传教士主要以欧洲语言进行事工,为非洲大陆的语言学和文化殖民做出了贡献。

事实上,殖民和福音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葡萄牙在莫桑比克进行殖民,法国人在马达加斯加,而英国人则是占领了最初由法国人进行殖民的毛里求斯。但天主教传教士也对殖民主义持批评态度。如在1971年,仍接受葡萄牙统治的莫桑比克当局发出了驱逐天主教的命令,他们因为阻止传教士正确地服务莫桑比克人而招致后者们的批评。

在非洲大陆的其他位置,在非洲从殖民统治过渡到独立期间的20世纪50年代末自1980年代,很多神父都是支持这一新兴种族及民族主义运动的。

在这受天主教支持的独立运动的长期结果中,好坏参半。例如,主教们从20世纪60年代至1980年长期支持罗得西亚(如今的津巴布韦)对占统治阶级的白人进行反抗。但在不知不觉之中,直到最近才离世的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长期把持着对这个国家的独裁掌权。

但在马拉维,天主教教徒在1994年帮助推翻了“强人”总统海斯廷斯·卡穆祖·班达(Hastings Banda),建立了多党民主制。

整个20世纪90年代,在很多操法语的非洲国家中,主教们担任中立调解员,领导专制统治者与平民实现全国对话,也经常实现民主改革。

五旬节教派和伊斯兰教的兴起

对于今天很多的非洲人而言,在获得独立和受教会支持之后,天主教教会已经远离了其殖民历史,成为与社会政治改革、教育及医疗保健相关的机构。

教宗对这三个国家进行访问也部分归功于他们天主教人口的大幅增长。在莫桑比克,天主教教徒占全国人口30.3%,超过了本土宗教和穆斯林,是该国最大的宗教团体。在毛里求斯,天主教教徒占27.2,排在印度教之下的第二位,但人口高于穆斯林。在马达加斯加,天主教人口以21.7%而居第三位。

但教会也面临新的挑战。

1970年,五旬节教派仅能代表不到5%的所有非洲人口。而现在,他们为12%。这是个重大转变,而且五旬节教会就是莫桑比克第二大基督教社区。伊斯兰教在非洲的增长速度超过了基督教。到了2050年,撒哈拉以南的非洲穆斯林预计将从非洲总人口的30%增加到35%。

因此,教宗的这次访问反映出对非洲大陆的战略性承诺,是有充分理由的。

对于灵魂的争夺就是统计数据的争斗,还与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教会不断变化的忠诚度息息相关。

 

原作者约瑟夫·黑尔维克(Joseph Hellweg),为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宗教学助理教授及人类学挂名助理教授。本文根据 TheConversation 许可进行转载,原文可见此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疫情中的一篇主日讲章:主耶稣说“在我里面有平安”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