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从华山旅游传言谈:基督徒该如何应对泛滥成灾的“主内”谣言

自由撰稿人 严以勒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8月14日 12:20

引言、一个社会新闻引起的谣传

前不久深圳一位女孩只身前往华山旅游而遭遇失联,两天后被发现已不幸遇害。随后犯罪嫌疑人很快就被警方抓获。此事引起舆论广泛关注。

与此同时,网络上出现一条令人惊悚的传言,奉劝大家不要来华山旅游,其内容是:长久以来在华山上潜伏着一个“捞尸队”,专害落单游客,而在悬崖下面捞一具尸体的费用是在1.5万元以上。这条信息说得有板有眼,在网络上传播很快,并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大恐慌。经警方调查,并发布通告,称所谓“华山捞尸队”系谣传,警方已经抓获位于湖北某地的谣言制造者,并将造谣者予以行政拘留。

谣言传播是一个由来已久的社会现象,在智能手机网络时代,五花八门的谣言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不说,有的还带来社会恐慌。

看了这个新闻,我有一些感触,在网络空间里谣言不时冒出,但社会有一套辟谣和纠察机制,对影响恶劣者,还有惩戒机制。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不能杜绝谣言,但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遏制谣言的传播和泛滥。

作为基督徒,我们可以看到,在基督徒所处的网络社区(含自媒体平台)里,和基督教有关的谣言也是形形色色,什么内容都有,有的纯属浪费流量,有的则造成混乱……

二、最近一个被社会媒体辟谣的“主内”谣言

不久之前英国换了新首相,由于其形象和气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有些像,引起很多关注。与此同时,在国内有自媒体平台发布了一篇文章《英国新首相面对的现状:伦敦陷落,500个教堂关闭,423个清真寺开张,伦敦已成“伦敦斯坦”......》。由于涉及到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篇文章在基督徒中间尤其受到关注,转发率非常高。其实,这篇文章提到的内容早在一年前就出现过,只是这次换了个标题而已。

这篇文章乍一看写的有板有眼,引述了很多“数据资料”,说得危言耸听,也很切合一些基督徒灰暗悲观的末世论心理。虽然在一年前就有人指出这是个哗众取宠、夸大其词的假消息,但当在今年七月再次改头换面冒出时,依然在很多基督徒中间拥有很广的市场。

这个消息的传播之广,甚至都引起腾讯“微信辟谣助手”的关注,并给出严肃的辟谣,看了这个辟谣,笔者才知道那个谣言的漏洞在哪里。

辟谣文首先指出其源头:“最近热传的自媒体文章《伦敦陷落:500个教堂关闭,423个清真寺开张,伦敦已成“伦敦斯坦”》,实际源自美国右翼反穆智库,该智库擅长制造病毒式传播的文章。”

其次又指出其内容之漏洞:“该文所述的核心事实,如清真寺和教堂的数量与描述,皆不精确。文章即便引用了其他资料和数据,也没有如实、完整地转述。其实这是一套话术。当他们把事情说得更加完整、精确,就难以起到煽动情绪的作用了。”

最后,指出实情:“基督教确实在英国有所衰退,但并不是因为教徒改信了伊斯兰教,而是不信教的人越来越多了。在英国,虽然穆斯林的数量确实有所增长,但伊斯兰教依然属于小众宗教。”原来如此!

三、“主内”谣言面面观

在基督徒网络社区里,谣言之传播更为猖獗。据笔者的观察,这些五花八门的“主内”谣言大致可以分为这么几类:第一是名人假见证类,比如中国第一位进入太空的飞人杨利伟见证神的荣耀、某某基督徒学者是总理秘书、刘某某牧师是刘伯承元帅的儿子等等;第二是事件类谣言,比如考古发现了诺亚方舟、幼发拉底河干了、某某人上天堂下地狱等等;第三是代祷类虚假信息,比如为编造出来的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和事代祷。

笔者最近还在基督徒微信群里看到有人在转发这样的链接:《月球突然传来!宇航员在太空中看到了上帝的影子!并在太空中吃了圣餐...》、《巴别塔找到了!圣经是真的!!!》、《科学家发现了天堂、地狱……》。

这些谣言还具有宗教营销式标题党的特征,用捕风捉影、偷换概念或移花接木的方法把一些消息重新加以“改造”,并以非常夸张的标题进行呈现。

就拿《科学家发现了天堂、地狱……》这个标题党文章来说,其引用了一段资料:“1994年2月8日,美国世界新闻周刊(Weekly World News)刊登了一张照片,这张由哈勃太空望远镜摄于1993年12月26日的照片清楚的显示出,在茫茫的夜空当中有一大片璀璨无比的城市”。然后,话锋一转,就满嘴跑火车了:“这就是人们努力寻找的‘天国世界’。据说,这张照片只是传回的照片中的几百分之一。”

有的谣言是为错误的圣经注解背书的。比如“重建第三圣殿”已经喊了多年了,每次都是“即将重建”,博取眼球。再如近年来被炒作的很厉害的“人体芯片”,为了“佐证”启示录里的“兽印”就是人体芯片这种解释,有人不断进行炒作。

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挖,我们会发现有些“主内”谣言是错误的解经和自以为是的反智文化造成的。比如,有位令人尊敬的老前辈写了很多小册子,命名为“灵音丛书”,有些内容写的不错,但也有些内容实在惨不忍睹,充满臆测和恶搞。现今流传的某些“主内”谣言都可以追溯到这位老先生。

比如,这位老先生说:“世界上最大的三个国家是中国、美国和俄国。全世界人口近60亿,而这三个国家合共占了20多亿。圣经对这三个国家会不会只字不提呢?虽然圣经没有明确提到“中国”、“美国”或“俄国”这三大国的名称,但圣经确实有论及这三个国家。”

然后就是牵强附会地乱套经文凭个人想象瞎解经,说什么“以赛亚书49:12的“秦国”是指中国、以西结书38:2-3的“罗斯”是指俄国、13节的“示巴人、底但人、他施的客商”是指英国、“和其间的少壮狮子”是指美国。”

这位老先生还有一个说法广为流传,最终沦为笑谈,说什么圣经里“伊甸园的原址是中国的四川盆地”,其所引用的资料是一个不入流的大学教授的“研究成果”,作为牧者不假思索全盘接受,然后进行传播。

再比如,“灵魂的重量”、“科学发现祈祷的能力”等谣传都是通过这位老先生的书传开来的。老先生的书引用了一些资料,却没有注明出处,让人很难去进一步考证。

四、谣言是有破坏力的,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机制

“主内”谣言可以用泛滥成灾来形容。制造谣言者的动机各有不同,有的谣言是出于骗取流量和牟取经济利益(为此常常使用营销式标题党这一招),有的谣言是出于错误的解经,有的谣言是为自以为是的神学观点背书,也有的谣言是恶搞是“高级黑”。但这些谣言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混淆视听以假乱真,造成混乱,甚至扭曲真理,所以都是有破坏性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从传播学的角度来看,任何一个谣言都有其特定的受众群体,要不然就无法形成气候,更无法找到“寄生”的土壤。所以,这些“主内”谣言的滋生和蔓延,也是基督徒群体整体上信仰质量不高的一个“指示牌”。

在传统教会里,往往强调“顺服”“听命”,不鼓励甚至防备“质疑”和“独立思考”,所以很多信徒面对那些披着基督教美丽外衣的谣言,往往没有进行质疑和分辨的习惯,也没有这个能力。传道人对此要负一定责任。

因为这种局面和圣经的教导是相背的:“我所祷告的,就是要你们的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多而又多,使你们能分别是非(或译:喜爱那美好的事),作诚实无过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并靠着耶稣基督结满了仁义的果子,叫荣耀称赞归与神。”(腓立比书 1:9-11)

提升信徒的分辨力,这是一个教会要花力气进行弥补的长期性功课,绝非一蹴而就。而当务之急,能建立一个针对“主内”谣言的辟谣和纠察机制显得更为迫切。有些谣言比较好判断,甚至用生活常识就能识破,但有些谣言需要一定的专业知识,包括查阅相关背景资料。

在社会上已有这样的机制,而在教会层面,我们也呼唤这种反谣言和辟谣机制也能顺势而出,筑起一道有效阻击谣言的防护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圣托马斯基本著作》导读丨人生的最终目地是与主结合为一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