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考古存疑:对于发现圣经城市洗革拉一事产生存疑

作者: 译者:S.I.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8月06日 09:43
图源: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
图源: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

数周前,圣经考古学家声称他们找到了在《撒母耳记上》29章和30章占突出位置的圣经之城洗革拉(Ziklag)。于是乎,很多考古学同仁立即就提出了怀疑的声音,而且发现团队也没有提出任何新的证据出来。那么是时候进行下盘点工作了。

始于2015年的这次挖掘发现是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在以色列迦特镇(Kiryat Gat)附近的Khirbet a-Ra'i,尤瑟夫·卡尔芬格(Yosef Garfinkel)和他的团队找到了一个小城镇。该城镇最初居住的是非利士人,然后城市遭到摧毁并为以色列人于公元前十世纪时占领,那时也就是大卫及所罗门时代。

团队发现相当之多的非利士人材料,以及更多的以色列船只、储物罐、石制和金属制工具、碗具和油灯。Khirbet a-Ra'i的研究人员表示,这是第一个既包含非利士定居点特征、又包含大卫王时代以色列定居点特征的遗址,因此他们认为该处就是圣经上的洗革拉。

那么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相信这个小镇确实就是洗革拉呢?毕竟,没人质疑这个非利士及以色列定居点的原始时期,而且后者还适合于大卫及所罗门时代。

首先,原因很简单:没能找到该地的实际名称。这在考古学中是相当正常的,因为确实很难找到地点的确切名称,我们所发现的只是那些沉默的石头。其次,随着时间的推移,陆陆续续有十几个遗址都被认为是洗革拉。自然地,这个新位置并不能因为有人这么宣称就自动成为真正的洗革拉。

再次,带领这次挖掘过程的卡尔芬格曾经在过去几次发现中提出过一些令人存疑的主张。而在这次宣称发现洗革拉之前,卡尔芬格甚至都没有同同事们进行过咨询磋商--这可不是一位学者的好习惯呀。

网络上有一则传言,称即使是这次考古研究的挖掘帮工们也没有被告知所挖掘的其实就是洗革拉。卡尔芬格的反对者指责他只是想得到更多的追加资金。无论这些说法的真实性如何,人们都只会更加怀疑该遗址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洗革拉。

又次,不像卡尔芬格所建议的那样,专家们指出还存在着几个相似地点,那里的非利士文化断层是紧挨着以色列文化断层的,而且《撒母耳下》8:1、《列王记上》4:21以及《历代记上》18:1都引导着我们的期待:Khirbeta-Ra'i遗址并不是唯一一个符合条件的,它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最后,容我果断一点说,Khirbet a-Ra'i遗址(地理坐标:北纬31°35'26.83,东经34°49'10.03”)位置有误。它位于犹太王国的中心,非常靠近耶路撒冷和拉吉几个主要城市,但这个位置与圣经强调洗革拉位于犹太王国南部的内格夫地区一事不相符。

定居于犹大支派南边地区的西缅支派得到了洗革拉(《约书亚记》19:5)。而在《约书亚记》15::20-32中更详细地描述了洗革拉的位置:21节讲到了 “尽南边的城邑”,之后的31节就提到了洗革拉。与Khirbeta-Ra'i遗迹所不同,圣经之城洗革拉可是完全不靠近耶路撒冷的。

那么,我们可以根据任何其他的圣经位置来识别出Khirbet a-Ra'i吗?现在还不行,或许我们可能永远也做不到了,但这并不会使得能提供圣经时代物品来源的Khirbet a-Ra'i遗址变得黯然失色起来。

 

原作者牧师彼得·J·拉赫曼博士(Rev Dr Pieter J. Lalleman),在司布真神学院教授圣经。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中国新世代基督徒群体的产生与成长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