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从教会里的一次离婚危机看:如何真实的行道?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7月30日 19:44

张传道是这个小城镇最年轻的传道人,但其实也不年轻了,都快四十了。

1

他和妻子丽雅都在教会服事,张传道负责教会和团契的讲道,丽雅姊妹负责主日学和音乐事工,夫妻搭配,干活不累。虽然教会有三个全职的,他俩一个全职,一个义工,干了一半的活儿。

他俩是教会的模范夫妻,所有弟兄姐妹恋爱、婚姻上的问题或烦恼,都会找他们倾诉。很多夫妻闹矛盾了也会请他们出面调解。

和这对模范夫妻相对的,教会有另一对夫妻,成了教会的大难题。小李弟兄和妻子胜男姊妹,他们正面临着婚姻破产的境地。小李经营着一家小杂货铺,生意一般,但需要一直耗在店里。胜男是一个好玩的姐妹,经常为了打麻将不着家,家务不做,孩子也不带。现在孩子都四岁了,小李一直这样忍耐包容妻子。

2

一次主日聚会结束后,小李弟兄找到张传道,无奈的说:“胜男昨天出去,一夜都没回来,我实在忍受不了了。”

小李每天要做家务,还要带着孩子看店,又要参加教会诗班,身心憔悴。张传道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小李快被生活的琐碎逼疯了。

实际上,婚后没多久,小李妻子胜男就开始打麻将上瘾了,经常玩的忘乎所以,每年都要输掉好几万,没钱了就找小李要,要不到就吵。邻居们都知道小李和胜男是基督徒,小李怕难堪,总是选择忍耐。小李表示过想离婚,但诗班的弟兄姐妹都劝他不要那么做,为了主的名,要包容妻子,要爱她到底。

张传道对小李说:“在家庭这件事上,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如果你真的想要离婚,我想也没有人可以责备你。”

小李说:“如果我离婚了,那还可以在诗班事奉吗?当初结婚的时候我说过爱她至死不渝的誓言,我这算是背信弃义吗?”

2

张传道不是一个古板的传道人,又考了心理学,他常常可以让找他咨询的人得到宽慰。他自诩自己是比较开放,懂得同理心的牧者。他也确实做的不错。

张传道表示,像小李和胜男这样的婚姻,其实名存实亡了,离婚或许对大家都好,特别是对孩子,在一个争吵不休的家庭长大,也是一件恐怖的事。

小李问道:“耶稣说要陪别人走第二里路,耶稣有没有说走到多少里就不用再走了呢?普通人真的可以饶恕别人七十个七次吗?”

张传道知道小李还在犹豫,但不想再劝小李忍耐了,这几年,他知道小李已经受够了。

这次的对话,并没有让小李释然,他突然变得绝望。他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真的去离婚,他爱胜男,只是不明白原来那么好的姊妹,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和张传道聊完,他忧忧愁愁的走了。

3

这个时候丽雅姐妹来找张传道,开门就气冲冲的问到:“你知道吗?胜男昨天又一夜未归,谁知道她在外面干什么,小李太可怜了,摊上这么个媳妇,我真是要急死了。”

“你急什么?”张传道问。

“你知道的,小李是个老实人,他不喜欢麻烦人,他要一个人看店,要做家务,要带孩子,还要养一个只会花钱的老婆。他太苦了,他嘴上说要离婚,但他根本不会离婚,他做不到那一步,我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

“那你说我们能做什么,毕竟那是别人的家务事,我们也不好管的太多。”张传道又问道。

“OK,你别怪我说话难听,我受够教会里的虚伪了,特别是诗班那群骨干成员。就是嘴皮子溜,光说不练,整天喊着爱神爱人,啥玩意儿啊。自己的弟兄,小李这点事儿都摆不平,还要做公益献爱心,那不是装模作样吗?这件事,我今天一定要摆平它。”丽雅姊妹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说话不带拐弯的,常常得罪人,但也促成了教会很多好的事工,是张传道的黄金搭档。

张传道瞪大眼睛问:“你打算怎么做?”

“我约了诗班几个弟兄姐妹,我们要排班去帮助小李,帮他带孩子,做家务,然后把胜男拉到教会来,天天看着她。她要是不悔改,我就开车带他俩去民政局离婚,我就不信胜男真想离婚。我们是一家人,不能让找小李一个人面对这一切,他快坚持不住了。”

4

听到妻子利雅这么说,张传道又开心又羞愧。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津津乐道的事奉,自以为是的开明派作风,还不如妻子更像一个牧者。

自己每天研读圣经,释经讲道,咨询关怀,却把传道人的工作搞的像一个社会工作者,说自己是一个心理咨询师可能还更贴切一点。他完全忘了,圣经教导我们好怜悯,行公义,爱神爱人,从来不是要谁单干,而是教会弟兄姐妹一起面对,一起前行。我们是一个大家庭,是一个身体,这不是比喻,而是实际。

当张传道安慰小李可以离婚的时候,他忘记了耶稣说的要饶恕七十个七次。他只觉得小李已经受够了,但小李自己或许还在坚持,因为还没到七十个七次呢。

5

张传道曾经看多了基要派的传道人带给教会的伤害,那些痛苦中的基督徒,来到教会被一两句圣经经文给打发了。总是说着要忍耐到底,要爱人如己,要顺服,绝对不能离婚等等。他立志不要做那种传道人,他不认为自己是自由派,他只是想用圣经的话,耶稣的教导,去安慰人,去帮助弟兄姐妹找到自由的出口。他说自己是一个开明的基要派。

然而妻子利雅对待小李这件事,张传道又开始质疑自己的工作了。他是不是从唯独圣经基要派变成了一个唯独自由的另类基要派呢?他是不是忘记了主的大能,忘记了教会的真谛呢?他是不是从只说不练的古板传道人变成了只说不练的开明传道人呢?

反思过后,张传道还是向上帝献上感恩,没有让他在一种自我为义中迷失自己。妻子利雅让他重新认识到基督教会的力量,真理要行出来,不管说的如何漂亮。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唐崇荣牧师儿子的全家严重车祸 邀请代祷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