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本•卡森:在美国打压上帝及其信仰行为就像是“人格分裂症”

作者: May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7月09日 09:04
图源:pixabayom
图源:pixabayom

6月28日上午,在华盛顿举行的一次社会保守主义活动家年度聚会上,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部长本·卡森(Ben Carson) 批评了世俗主义者。他说将上帝赶出美国公共生活的想法,就像是“精神分裂症”。

卡森是一位退休的儿科神经外科医生,曾在2016年竞选总统。在由全国福音派基层组织“信仰与自由联盟”(Faith & Freedom Coalition)于华盛顿奥尼肖勒汉酒店(Omni Shoreham Hotel in Washington, D.C.)主办的年度会议“走向多数”(Road to Majority)上,卡森到场向前来参加会议的数百名基督教保守派人士发表致辞。

卡森说:“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我们的国家是建立在犹太-基督教的原则和基础之上的。”“我们必须为之捍卫这些原则,而我们要想成为自由乐土的主人唯一途径,就是首先我们是这个家园勇敢捍卫者。”卡森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经常与他分享他的信仰。他告诉听众,当他进入政府部门时,有人们对他说,应该“别再谈论上帝了”。

他解释说:“我说,‘这是不可能做得到的,因为这是我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说这种不负责任话的人,他们是否意识到创始之初的文字记录就谈论到我们的造物主——也就是我们的上帝,祂赋予我们的一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呢?在国旗下宣誓的誓词说我们是上帝庇佑下的国家’;在许多法庭墙上所印入眼帘的是‘我们信靠上帝’字样;我们口袋里的每一枚硬币或钱包里的每一张钞票都印着‘我们信靠上帝’。”

“明明它就存在于我们创始之初的文字记录中,存在于我们的誓言中,存在于在我们的法庭上,而且就印制在我们无处不在的钱币中,既然事已至此而我们仍选择无视和回避态度,想不去谈论它,可这到底又是为了什么?这不就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症’吗?!这种病的临床表现为一种影响一个人思考和行为方式的精神障碍,通常以幻觉和妄想为特征。”

许多人错误地认为,这种疾病会涉及到发展成为人格分裂或多重人格。

由于一些左倾世俗主义法律组织正蠢蠢欲动,试图将信仰和祷告排除在公共场合之外,甚至对像高中足球教练这样的虔诚低级别公职人员施加压力。卡森对此宣称,美国人不应该“允许任何人打压我们对上帝忠诚的信仰。”

在他的演讲中,卡森还批评那些支持妇女选择堕胎的人。他说:“我们所拥有的是一个不向人们保证任何事情的国家。我们提倡生命、自由和为所有人民追求幸福。当我们偏离了这些事情,那就是我们陷入麻烦的时候。”

卡森对以下两件事进行了比较,一种是那些本人不同意堕胎,但支持女性有权向美国人索取在19世纪时所拥有的上述权利,这好比是不赞同对非裔美国人的奴役,却没有站出来反对不公平奴隶制的行为。

他承认,过去尽管他对流产行为颇有微词,但还是被迫成了“赞同堕胎合法化”一方。卡森强调说:“作为奴隶主自然把家奴视为其私有财产,因而可以为所欲为,他们殴打他们,强奸他们,杀害他们。无论他们想做什么,都没问题,因为奴隶属于他们的私产。但也有人说‘不,这太恐怖了。我不可能参与其中’。还有一些废奴主义者说:‘我不仅不想参与其中,我还得为那些被杀害、被奴役的人挺身而出’。”

“我以前是支持合法堕胎,我曾说过‘我不主张堕胎,但如果当事人坚持要堕胎,我也没资格且无能为力去阻止她们的决定’,如果废奴主义者也是同样想法呢?我们该何去何从?”

作为一名儿童神经外科医师,卡森说他已经对25周的婴儿做了很多例手术。

“我曾经有一次问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的负责人,‘你会同情和支持那些还在母亲子宫里的婴儿吗?”他解释道:‘因为你说过要为那些不会说话的婴儿辩护,仅仅是因为他们不能代表自己说话。不,我做不到’。于是我说,‘那些25周、26周、27周早产儿怎么办?他们已在恒温箱里’,他说,)'哦,这没问题'。我说,'他们已生在宇宙中最安全的地方,你可以支持他们,但另一个未出生,你却无能为力'。他说,'我知道讨论这些毫无意义’。”

最后卡森告诉听众,这位活动家告诉他,他主张妇女有权在婴儿出生前决定是否堕胎,可当卡森问他是否愿意就此公开发表声明表明以上态度。结果当然是遭到对方拒绝。“现在他们很可能会这么说,这就是我们社会的发展方向。同时也是我们的价值观所在。这话意味着是否保留子宫内人类的生命俨然变成妇女权利的问题。”

卡森还认为堕胎“与妇女权利毫不相关”。他说:“这关系到人类生命的尊严问题,我们有一位造物主,他明智地认识到,世上没有比母亲和她最关心的孩子之间更神圣的纽带了,而他们却把这种联系扭曲为邪恶的东西,可怕的东西,甚至是伤害我的东西,以及是我掌握着生杀大权的东西。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如何才能解决和完善上述问题,我们必须首先正视这些问题,并且坚决维护民众正当权利,并自觉自愿为之探讨解决之道,从而使这个国家成为一个负责任和有担当的国家。”


以上节录翻译自合作组织《基督邮报》英文版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威克理夫圣经翻译协会搬新楼 盼望基地能建立在丰富的基督教遗产之上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