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有钱没钱,都要教孩子​“贵气”

作者: 耶雅亿 来源:基督时报蒙允转载2019年07月08日 09:02

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就必做尊贵的器皿,有极大的用处。 —— 箴言

一. 不是有钱人就能进行贵气的教育,贵族的亲子关系也会糟糕

在中国文学史上,最剑拔弩张的母女关系要属张爱玲与自己的母亲。

张爱玲的单方面描述,母亲黄逸梵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名媛,高雅而充满格调:母亲弹钢琴,母亲订《小说月报》,母亲拉着她的手,听到她说起钱,母亲都很讶异,因为她这一代的淑女是不谈钱的。

“我最初的回忆之一是我母亲立在镜子跟前,在绿短袄上别上翡翠胸针,我在旁边仰脸看着,羡慕万分,自己简直等不及长大”——《童言无忌》


母亲告诉她,走路不要晃着身子,笑起来不要大声笑,牙齿不能露出来,按理说张爱玲的富贵之家与淑女母亲应该可以给她温暖的教育吧?在病入膏肓之后,她对于女儿张爱玲的想念与日俱增。她给张爱玲拍的电报——“现在就只想再见你一面”。张爱玲只是寄了一张100美元的支票过去。

1957年10月11日,61岁的黄逸梵在伦敦St. Lukes医院去世。遗留财产1085英镑12先令6便士,另有一批没有卖完的古董,在次年2月给了张爱玲。在母亲遗物的箱子到达的那天,“悲伤充满整个房子,挥之不去”。张爱玲大病一场,过了很久才有勇气打开箱子,据说,在遗物里有一张张爱玲的照片,这是黄逸梵最后一次回上海的时候拿走的。

事实上,张爱玲一辈子非常辛苦。她一直恨母亲,遇到渣男,最后一个人死在异国他乡的房间里好久都没人来收尸。

二. 贵气的教育是温暖的,不要对孩子冷嘲热讽

几米在漫画《我的错都是大人的错》中说:“小孩宁愿被仙人掌刺伤,也不愿听见大人对他的冷嘲热讽。至少伤痕是看的见的,而责骂带来的伤口则是无形的。”最亲的人带给我们的“低温烫伤”,可能一生一世都无法痊愈。更要命的是,这种言语暴力会摧毁一个人的自尊心,让孩子越来越卑贱。

热播剧《都挺好》里,母亲对明玉说:“我们给你吃给你喝,养你这么大,我们有罪了是不是?”“白眼狼,你要有能耐,就别用我们的钱......”

哥哥明成说话的口吻也跟母亲如出一辙:“白眼狼,有钱有什么了不起,恶心!”

被自己身边最亲的人不断否定和伤害,难怪苏明玉对待家人那样冷漠和不近人情。母亲去世她没掉一滴眼泪;机场接大哥她像例行公事一样;二嫂端咖啡她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大哥觉得她变了,二哥说她有钱了不把家人放眼里。童年时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让她再也温暖不起来了。

去年宋丹丹带儿子巴图参加《向往的生活》吃饭时,宋丹丹说“你咋吃这么多呀?最不该多吃的就是你。”听到别人会阿拉伯语,宋丹丹马上翻起陈年旧账:“小时候花那么多钱送你出国去学西班牙语,钱都白花了!”

早晨一起床,别的孩子给所有人准备了早餐,看到同龄人那么优秀,宋丹丹马上说:“我怎么养你这么笨一儿子,我生了个废物,跟民政局说一下,我要换儿子!”

你不能说宋丹丹不爱儿子巴图,但看得出这种吐槽和冷嘲热讽是她与儿子相处的一贯模式。

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样的言语给孩子带去多大尴尬和难堪,这种畸形的爱,会让孩子越来越卑微,严重缺乏贵气。

但这种缺乏贵气的“爱”,最后都由孩子来为它的伤害来买单。

去年微博上也曾爆出新闻:美国常青藤高校就读的女博士,在母亲面前跳楼身亡。

母亲对她要求非常严苛。有一次母亲看望她,又因为一些琐碎的小事指责她,女儿冷冷地问母亲:“我是不是永远都没办法让你满意?”母亲说:“你觉得自己做得很好吗?”女儿没说话,她翻身从阳台一跃而下,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有人说现在小孩的心理太脆弱,其实是因为孩子忍受了父母多年的语言伤害,某次小事情不过是导火索,就会让孩子选择离家出走或自杀。这个跳楼的博士,当她被责骂太痛苦而流露出不想活的意思,母亲都说:“你死了才好呢,你这个麻烦精。”结果,女儿真的如了母亲的愿。

“语言伤害是把无形的刀,除非悲剧酿成,否则你永远也不知道你的一时之快给别人带去了多大的伤害。”

所以,《马太福音》告诉我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上帝就用什么量器给你。家长给孩子贵族一般的礼遇和尊重时,他们晚年会收获孩子的爱。当家长一直给孩子冷嘲热讽、人格侮辱的时候,他们会收获一个凄凉的晚年。

三. 真正贵气的教育润物细无声,在孩子面前展示与活出一个个尊贵的生命

看了这么多负面例子,我们看一个姐妹的见证:

儿子到了青春期,嘴巴上总是多少有点“不干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无意间说一句“神经病!”或是“脑子进水了”。后来愈演愈烈,常常爆出一点让我都脸红的词汇。有一次,我无意听到他和同学打电话,我要用很大的忍耐才控制住自己冲进去给他一个耳光。我和他父亲尝试用过说服教育、扣他零花钱、罚他做家务等种种办法。效果都不好,儿子也觉得冤枉:因为学校里的男同学们都这么讲话的,耳濡目染,他越是想戒掉脏话,就越是会说出脏话。

我带着儿子去电影院看了3D版的《泰坦尼克号》。看完电影,我请他到星巴克喝咖啡。我说:“你记不记得有一个情节:在大船开始沉没的时候,船长请船上的小乐队到甲板上来演奏,以安抚大家的情绪。”

儿子说:“对啊,我还记得演奏完毕之后,那个乐手向大家鞠了一躬,他看见大家都走远了,他又拉起了一支新的曲子。然后那些已经走远的乐手们听到音乐声,都又回到了他身边。船要沉的时候,他还说:今天晚上,能和大家一起合作,是我终身的荣幸。老妈,你说为什么这个乐手这么淡定呢?”

“因为他是贵族啊。”我冲孩子笑笑,“你还不知道什么叫贵族。”

“就是有钱呗。”

“有钱是暴发户,真的贵族是内在的,是到大街上讨饭也不改变他贵族身份的。”我打开包,拿出了储安平的《英国采风录》,翻到了一段话给儿子看:“凡是一个真正的贵族绅士,他们都看不起金钱……英国人以为一个真正的贵族绅士是一个真正高贵的人,正直、不偏私、不畏难、甚至能为了他人而牺牲自己,他不仅仅是一个有荣誉的、而且是一个有良知的人。”

我说:“贵族精神的实质是荣誉。这样,你先在身边找找看有没有贵族。如果没有的话,我和你一起在网上、图书馆找。你把这件事当做一个小课题来做,之后要写一篇小文章。”

儿子俏皮地问我:“你们做课题都是有经费的,我这个课题呢?”

我用奖励一台新的笔记本电脑诱惑儿子开始了他的课题研究。

儿子很快就找到了他的第一位贵族,也实在是血缘上的贵族:英国的哈里王子。儿子在他的小论文中写到:“他是一位会开飞机的贵族。据说只有2%最优秀的直升机驾驶员才能驾驶阿帕奇直升机,他肯定经过了非常努力的训练,这与他的王室成员身份无关。说明真的贵族不是吃喝玩乐不学无术的。”

他是一位不怕死的贵族。他曾在2008年时,作为英军近卫骑兵团的一名中尉,秘密前往阿富汗南部赫尔曼德省服役10周。英国皇室肯定知道哈里王子身份的高贵,也知道前线的危险。但是他们公认为国家奉献自己、承担风险是贵族的本职,或者说是本分所在。怪不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欧洲最优秀的年轻贵族都为国殉职了。

他是一个会犯错误的贵族。但是,他会痛改前非:2008年2月开始,他为改掉吸毒、酗酒、破坏军规等恶习,接受惩罚,在非洲莱索托援建建筑工地做苦工,工资标准是每天四美元,同当地黑人一样的工资标准,一样干工地小工活。他每天一个能干两个半黑人的活,这点真让我佩服。

他是一位拼命为穷人募捐的贵族:他打破募捐金额世界记录,筹得价值180,0000,0000欧元(28600000000美元)善款……”

儿子找到的第二位贵族是他的爷爷。儿子这么写到:

有一次,我和爷爷一起去一家餐厅吃饭。为我们提供服务的女服务员态度恶劣极了。她几乎是把汤砸到我们面前,汤溅到了爷爷的衣服上。爷爷还是很绅士地向她致谢,并且在用餐完后,很温柔地对服务员说:“姑娘,你今天心情不好肯定有特别的原因。不管遇到什么难处,都是可以慢慢解决的。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我看到,那个服务员的眼泪都流了下来。我觉得我的爷爷好棒啊!我渐渐明白爷爷的学生们为什么那么尊重他。奶奶以前常常抱怨爷爷把省下来的钱都用于资助经济困难的学生,我以前也觉得爷爷傻,但是现在我要用另外一个词形容爷爷——那就是“贵族”!

儿子找到的第三位贵族是他自己:

虽然我现在看起来和“贵族”这两个字不太沾边,但是我觉得我总是可以靠拢的。不久的将来,我会想泰塔尼克号的船长一样选择和船一起沉没,具有贵族的承担精神。还会对自己和别人的荣誉看得很重要,不再给人家起外号了;我要对未来的家庭负起责任,不会在自己没有养家能力的时候恋爱;对那些与我良心不符合的事情有说“不”的勇气……

不管儿子获得贵族精神还有如何的漫漫征途,他的却有了不少改变。我们不太能听到他讲脏话了。我相信这个小小的课题让儿子从内心深处去寻找高贵和美好,至少给了他一些思路,为他提供了一种通往尊贵和圣洁的可能。

雅亿说:

我们再来重申一下重点:贵气的教育与家长身世、与家庭经济都没有直接关系。名人与明星,可以能给孩子市井教育,但是普通家长却可以给孩子贵气的教育。

如何做呢?充分发挥榜样的力量。活出一个尊贵的生命,并且把孩子当做一个尊贵的人来对待,而不是父母的附庸。

亲爱的,雅亿跟你一样诚惶诚恐,教育孩子就像是一个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过程,但是绝对是一个我们自己不断成长更新靠近主的过程、让我们一起努力,加油往前奔跑!愿主赐福你,加油!


原文刊载于“耶雅亿的后花园”微信公众号,本平台蒙允转载,不拥有版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威克理夫圣经翻译协会搬新楼 盼望基地能建立在丰富的基督教遗产之上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