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观点丨切莫拿圣经来为国际政治问题背书 对中国基督徒以色列情结的反思

自由撰稿人 严以勒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5月31日 08:41

一、基督徒的以色列情结之概览

或许是受到时代论神学的强烈影响,中国很多基督徒有着浓烈的以色列情结。今天以色列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着基督徒的那根敏感的神经。

我们看到,在有关巴以冲突的新闻事件中,中国的民间舆论基本上是导向以色列一方的,原因不外乎是为以色列强大的军事力量和说一不二的对外政策所折服。而中国基督徒之一边倒向以色列,更有神学上的深刻原因。

这个神学原因就是认为以色列依然是上帝的选民、亚伯拉罕的后裔,谁敢动以色列一根毫毛,就是在和上帝为敌,上帝必定施加报应。

这种以色列情结最典型的体现就是,每每传来以色列重建“第三圣殿”的消息(不幸的是,往往是一些挂名基督教的劣质“主内”公众号在不时炒作这个话题,蹭热点赚流量),基督徒就激动不已,认为末日即将来临,以色列将迎来“哈米吉多顿之战”,经历七年大患难,并且最终击败敌人,从而迎接基督再临。这种观念显然是受到发源于19世纪英国达秘派的时代主义神学的影响。

最近两年来发生的某些事件尤其刺激了基督徒的这种以色列情结:
两年前的12月份美国总统特郎普正式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
去年的5月以色列迎来70周年国庆,并且美国同时也把驻以色列的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
今年3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以色列,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有争议的戈兰高地享有主权,并且据说还去观摩了“第三圣殿”组装车间;
接下来的4月份,以色列右翼总理内塔尼亚胡成功获得连任。
——这几大事件无一例外地引起中国基督徒的强烈关注,加之一些挂名基督教的营销式账号的炒作和渲染,这几个国际性事件都被赋予了神圣而又神秘的色彩,并且上升到末世论的高度。

这些满天飞的链接好像给人的印象是:以色列已经和正在被上帝通过各种方式予以扶持和抬举,也必将引起仇敌的强烈反弹,从而引发一场“末日大战”——那就意味着耶稣要再来了。笔者为此也写过有关文章,提醒弟兄姐妹们不要简单地把末世论等同于灾变论、毁灭论,这种充满恐吓味道的虚张声势的末世论可以休矣!

笔者在本文想要探讨的是另一个话题,是和基督徒的以色列情结有关的,那就是不要轻易拿圣经经文为某些复杂的国际政治问题来背书,不要把属天的福音和地上的政治混为一谈。

笔者认为,之所以发展到这一步,只能是再次暴露出基督徒中间这种以色列情结的过火和不健康,值得我们好好反思和检讨。

二、从两个新闻事件透视中国基督徒的以色列情结

前不久巴以再起冲突,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据媒体报道,在加沙地区的哈马斯及其它伊斯兰圣战组织等恐怖武装与以色列发生了血腥和螺旋式的冲突,巴勒斯坦的各不同武装组织向以色列的城镇发射超过600枚火箭弹,而以色列也向对方展开了多达300次的空中打击作为回击。不过这次冲突是短暂的,之后双方很快就通过协商同意暂时停火。而以色列果敢狠辣的回击在网络上令很多人拍掌叫好。

在这一背景下,有两条和以色列有关的消息在一些基督教自媒体上(也包括挂名基督教的劣质“主内”公众号也在炒作)广为流传。

一条是和以色列的国土问题有关的。以色列驻联合国大使丹尼丹侬(Danny Danon)不久前曾在联合国安理会一次特别会议上拿出圣经,表示这就是以色列的土地契约,以证明以色列对其土地所拥有的主权。据报道,在这次安理会的特别会议中,以色列大使丹侬针对关于“圣地”议题,提出4个理由来证明犹太人与圣地的连结,其分别是:圣经、历史、国际法、以及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追求。

有的自媒体还进一步绘声绘色地写道:“在这个戏剧性的时刻,丹侬打开圣经,宣读创世记17章中记载上帝与亚伯拉罕立约的经文:‘我要与你并你世世代代的后裔坚立我的约,做永远的约,是要做你和你后裔的神。我要将你现在寄居的地,就是迦南全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永远为业,我也必做他们的神。’丹侬并举起圣经说:‘这就是我们的地契!’他接着指出:‘从创世记到出埃及记,至西乃山摩西领受十诫,以及神对应许之地的实现,圣经已描绘出一贯的画面。以色列对『应许之地』(Eretz)的所有历史即从这里开始。’说完,丹侬再度举起圣经。”

另一个事件是和伊朗发洪水有关的。其实,很多国家(包括中国)遭遇洪水是司空见惯的事,伊朗发洪水能和以色列扯上啥关系呢?连笔者都感到纳闷。这不,有人就发现了两者之间存在的“玄机”。在微信视频小程序上有一条题为“伊朗咒诅以色列后现毁灭洪水,天降石头倾盆如雨”的短视频在很多基督徒的微信群里广为流传,点击量相当高。紧接着,又有某些挂名基督教的劣质“主内”公众号又做了报道(说白了,是炒作热点蹭流量)。

据称,伊朗境内爆发了持续近一个月的洪涝灾害,共造成76人死亡,另外还有至少544人受伤。洪灾发生后,全球多国(比如德国英国中国)和国际组织从人道主义精神出发,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比如,国际红十字会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已经将数百人疏散到安全的地方,并向数万人分发了食物、帐篷、毯子和卫生箱等用品。

洪灾发生在三月份的时候,死伤数百人,确实有些严重。而伊朗遭受洪灾,其它国家给予帮扶,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过了一个多月后,有人貌似才发现这个已过时的“热点”,在网络上“亮出”伊朗遭受洪灾的短视频进行炒作,然后予以超自然式神秘化解读,还把这场洪灾进行无限夸大:

“本来正遭受史无前例旱灾的伊朗,竟然爆发近代史上从未有的巨大洪灾(听说还伴随着罕见的石雨),而且波及大部分地区,出现罕见的沙漠江河。这恐怖令人震惊的天灾实在令人惊恐……”

其实,论伊朗这次的洪灾严重程度,哪能比得上中国1998年的长江洪水,竟然被描述为“令人震惊的天灾”?不仅如此,这个视频链接“伊朗咒诅以色列后现毁灭洪水,天降石头倾盆如雨”更危言耸听地对这种“天象”进行“深度属灵解读”:

“为何伊朗遭遇如此巨大之灾?难道真是遭了天谴??从视频资料我们看到:洪水就在三月十八日伊朗总理呼吁全国诅咒以色列后的第二天爆发的。伊朗诅咒之事真实可信吗?视频里说,伊朗遭此灾难,是应验了上帝在圣经里里的话,‘那诅咒你的(指以色列),我必诅咒他。’”(创世纪12:3)”

三、这种不健康的以色列情结导致的扭曲

再回到第二节部分提到的被很多基督徒追逐的那两个“热点”,我们来冷静地分析一下。

很多国家一般都有其历史传统,以色列外交官追溯历史传统证来为自己的国土主权寻求支持,本也无可厚非。只是这次以色列的外交官拿出了圣经,成为吸引很多基督徒关注的“亮点”。当然,对于今天的以色列和大多数犹太人来说,他们还是只认旧约拒绝新约的(拒绝新约也就意味着拒绝基督徒的救主耶稣基督)。

所以,那位以色列外交官在联合国会议上拿出的应该是旧约圣经,犹太人一般称之为“希伯来圣经”。看有关报道,以色列外交官拿出旧约圣经某些经文(比如耶和华神给亚伯拉罕有关迦南地的应许)来证明犹太人几千年前就在这块土地上生活了。

很多基督徒为之叫好,但是如果真的要认真探究起来,作为基督徒我们也要看到另一面。以色列人曾经占领过迦南地,但后来又先后被亚述人、巴比伦人驱赶、掳掠,甚至连犹太人一向引以为豪的圣殿都被拆得片甲不留。旧约圣经记载了这段历史,并且也给出了原因,那就是以色列人拜偶像。当耶稣基督来的时候,犹太人整体上进行抵挡,结果历史再一次上演,犹太人再次经历大流散,圣殿再次被毁灭,这也是耶稣有明确预言的。

今天的以色列人得益于二战后的国际局势重建了以色列国,对其领土划分,联合国是有明确决议的。以色列和中东诸国产生领土争议,背后有复杂的政治经济利益之博弈,甚至还有大国的幕后较劲。以色列外交官拿出圣经寻求领土主权支撑,不外乎是出于自己国家利益的考量。所以,基督徒真的没必要太过于欢呼。

如果基督徒一定要对以色列产生“负担”,那就要看到以色列至今在整体上依然顽固地排斥福音,并以自己一流的军事力量为夸耀,很像旧约先知所责备的“靠车靠马”。所以,不能把以色列的一举一动、一草一木都盲目视为“天道”进行赞美,而是为犹太人的灵魂得救“捉急”。

再看那个视频链接(“伊朗咒诅以色列后现毁灭洪水,天降石头倾盆如雨”),表面上看是要“证明以色列的上帝是真实的,是至高者,是强有威能的,而伊朗的安拉是不是至高者就值得怀疑,或并不悦纳伊斯兰的宗教了。”其实,这种看似高举上帝之名的见证是一种“高级黑”,就像有些挂名基督教的劣质“主内”公众号动不动说“央视传福音了”“央视报道耶稣了”,只能令外邦人反感基督教厌恶基督徒。

因为这种造成一定伤亡的洪涝灾害在很多国家都有,不是伊朗的“专利”,而且伊朗真实发生的水灾也没有那么夸张,而是被以危言耸听的方式夸大的,这种手法完全是移花接木。所以,虽然伊朗的国际形象不咋地,但以这种偷换概念的“天谴”逻辑讽刺伊朗进而追捧以色列,绝对是没有什么市场的,除了那些深受以色列情结左右的基督徒迷信外。

有头脑清醒的弟兄姐妹也指出,这种视频链接的炮制者背后是犹太复国主义的极端组织,可能再加上极端灵恩派。最近几年,我们透过不断炒作的“第三圣殿”话题,或许能看到,犹太教极端组织和基督教的极端灵恩派有“合流”的迹象,其制造的信息通过网络渗入中国大陆,误导了很多基督徒,甚至还进行坑骗,比如某些以“以色列圣地游”为噱头的宗教商业营销活动。

四、回到圣经回到耶稣的教导

所以,以色列外交官拿圣经经文来说事,是出于其国家利益,和信仰无关,不必如此拔高;伊朗发生水灾,应该值得怜悯,而炒作到“天谴论”的高度,更是逻辑混乱,莫要盲目追捧。

两千年前,在复活的主耶稣升天前夕,他的犹太门徒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还是:“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使徒行传 1:6)这是典型的以色列中心论思维。但耶稣却把门徒的目光提升到一个更高的高度:“耶稣对他们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使徒行传 1:7-8)

以色列不再是中心、不再是唯一的焦点。在耶稣和撒玛利亚妇人谈论时早就打破了这种旧约式的以色列中心论、耶路撒冷中心论:“耶稣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神是个灵(或无个字),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翰福音 4:21-24)

在耶稣受难前夕,他更是对犹太人引以为傲的豪华圣殿发出可怕的预言:“耶稣出了圣殿,正走的时候,门徒进前来,把殿宇指给他看。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不是看见这殿宇吗?我实在告诉你们,将来在这里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了。」”(马太福音 24:1-2)

我们打破旧约式的以色列中心论、以色列血统论,不是要走向另一个极端-反犹排犹,而是回到圣经看以色列。

当然,从圣经诠释的角度来看,旧约里有关以色列的描述很多都带有寓意,指向的是要来的耶稣基督。“律法既是将来美事的影儿,不是本物的真像,总不能藉着每年常献一样的祭物叫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希伯来书 10:1)“这些原是后事的影儿;那形体却是基督。”(歌罗西书 2:17)

使徒保罗是纯正又正统的犹太人,但他对以色列的态度却非常中肯而恰当。首先,作为犹太人,保罗热爱他的犹太同胞,情愿他的犹太同胞都能得救,他自己甘愿为之受诅咒都在所不惜(罗9:1-5),但他没有因此而迷失,片面高举以色列及其宗教礼仪,而是更清晰地指出以色列人的问题,看到其跌倒(拒绝耶稣基督)也是以色列人自高自义自食其果的必然结果(罗10:1-4)。

然而,使徒保罗依然向犹太同胞孜孜不倦地分享福音,并留下盼望的应许,将来有一天以色列重新被接纳,但不是因为其血统、也不是因为受割礼、或重建所谓的“第三圣殿”而被神接纳,而是因为能谦卑悔改转向神,接受神所预备的耶稣基督而得救,再次成为神的子民(罗11章)。

结语

所以,回到新约圣经,我们才能看得更远更清楚,也才能避免落入那种狭隘的以色列情结的窠臼。因为这种近乎扭曲的以色列情结要把我们重新拉回到旧约,偏离“因信称义”的真理,离开基督信仰的根基,去盲目追捧以色列高举以色列。看到基督徒这样被误导,那些以色列的政客和犹太教的极端组织或许在偷着乐呢。

最后,在此呼吁弟兄姐妹们重新检讨心里的以色列情结是否真的合乎圣经,并从那种不健康的狭隘而扭曲的以色列情结里走出来,回到新约圣经拥抱耶稣的教导。不要简单地抽取几句旧约经文为地上有关以色列的复杂国际问题背书,也不要盲目追捧这个地上的属肉体的以色列,更不能把属天的福音和世俗的国际政治混为一谈。

因为耶稣说得很清楚:“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 18:36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威克理夫圣经翻译协会搬新楼 盼望基地能建立在丰富的基督教遗产之上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