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从弃妇到新妇(上)——当穿戴全副军装,为婚姻争战!

作者: 耶雅亿 来源:基督时报蒙允转载2019年05月13日 08:39
图源:pixabay.com
图源:pixabay.com

新妇姐妹是我的忠实代祷者、大能勇士、忠心仆人。没有她,也就没有雅亿的服侍。我们认识十年有余,她是我见过从婚姻失败中最彻底走出来的姐妹,活出一个荣耀美丽、光彩夺目的人生!

1. 弟兄,看不上!要嫁给外邦人

我出生于1968年,我的母亲是一个很大教堂的长老。她经历重病得医治的神迹,带领全家归信。信主那年,我11岁。

年轻时,别人给我介绍的主内男生,我统统都看不上。单身弟兄,我一点不来电。我离开自己老家的小城来到杭州,一边打工一边希望寻找到更好的感情。

我认识了我后来的丈夫。我妈妈当时就反对。我们两个人谈恋爱吵架,他竟然打我了一下,我妈妈坚决地说:我们女儿不会嫁给你的。我丈夫死缠烂打,恋爱谈了3、4年。我们断掉了一阵,我回了老家,不再跟他来往了,他却主动来老家找我,我也接待他。看我也蛮喜欢他,我妈妈也心软了!

知道吗?如果我妈妈再继续坚持,我也会听她的——然而,长辈在该坚持的时候,还是放弃了真理。我也稀里糊涂走上这条可怕的道路!我身边不乏好弟兄,但我就是看不上别人。这个用民间的话来说也叫魔障,就像中邪一样。

2. 结婚后打拼,做老板娘。淫乱的灵如何入驻我家?

1989年,我们简单办了婚礼,我丈夫家里穷,但公婆对我不错。丈夫头脑灵活,一穷二白打拼,事业也慢慢走上正轨。给人打工积累经验后,我们有自己的公司。我负责财务,也开车采购,他跑业务,我们在杭州买了三套房子——对于文化程度不高的外地人来说,我们貌似混得不错。

丈夫很支持我信仰,每次到聚会的时候还会催我早点去。他为追我曾经认信,但是婚后就不怎么聚会。我参加唱诗班,回家教他唱赞美诗,他比我学得还快。

1991年,我们的儿子出生。

我每周去聚会,做一个宗教人士,内心却很枯干。我貌似幸福,其实信仰稀里糊涂。我丈夫从外表看是个不错的人,有上进心,有原则。但是这个世界充满了淫乱的力量——你不惹人,会有女人来找你。淫乱的邪灵不请自来,是不跟你打招呼,就从浑浑噩噩的生活中寻找破口的。

1993年,我丈夫的上司要来我们老家玩。我奉为上宾,想好好接待,把自己跟丈夫的结婚卧室(其他房间没有装修)给他睡。不料,上司带来的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一个姘头。我很意外,然而却屈服于丈夫的压力——他不敢得罪上司,于是这对男女在我们的床上睡了几天。《圣经》说:“婚床,人人都要尊重,不可玷污!”我竟然软弱到连这个真理都持守不住。

这个举动,如同一个邪恶的仪式——我们把淫乱的灵邀请进来。打开第一道门之后,我的丈夫开始变了。他婚前是个很传统的人,我们婚前一直没有同居过。他曾经特别瞧不起找姘头的男人,我觉得他的道德很能给我安全感。然而,淫乱的灵对一个男人的攻击是连续进攻、不依不饶、死追猛打……

我虽然真理不清楚,但是一个在灵里非常敏锐的人。在他上司与姘头走后,我做了一个梦——我们梦到我们的婚床,有一条巨大的蛇盘旋在上面。我知道蛇代表撒旦魔鬼,但是如何把蛇赶走我却不知道。我也知道自己的床铺污染的程度,但怎么恢复洁净、帮助丈夫洁净,我丝毫不知道。

2002年,我丈夫去了一趟泰国。在泰国,有很多色情行业,他也带了很多淫乱标志的碟片、纪念品回来。从此,我们给淫乱的灵打开第二道房门——他开始变了,对我失去兴趣,对那些低俗淫乱的东西越来越有兴趣。我却仍然浑浑噩噩,不知道找谁帮助,也没有委身的小组,更没有祷告勇士来帮助我。

婚姻一步步走向危机,我这个基督徒却跟没信的女人一样,束手无策。

3. 小三出现。被家暴、被离婚。

从泰国回来之后,我丈夫身边开始有了别的女人。最后一道防线似乎被攻破了,他从此淫乱从思想发展到行为。

第一个小三出现时,他其实也挣扎。他没有想到要离婚,我也觉得基督徒离婚很羞耻。于是,我说:“三个月的时间给你。你想清楚,到底要不要离。”在接下来的三个月,我每天5:00多起床开始祷告,紧紧地依靠上帝。有一次,他喝得醉醺醺,跟我说:“你给我2万块钱,我要出去住,不跟你在一起。”我克制怒火,把洗好的他的干净衣服递给他,本以为自己会崩溃。没想到,我一边回家,一边感恩赞美。赞美着,赞美着,我竟然就舒畅了。

当时,我生命虽然复苏但是很幼小,偶尔可以得胜某次战斗,却扳不回整场战役的胜负。在我祷告的一个月啊,他也看到这个女的很霸道很厉害,于是提出分手,人一度回归家庭,就变好了起来。

后来,邪灵继续反扑,下一个小三出现啦!

她是我们的同行,比我们年轻十来岁。她把业务拉过来,放在我们公司,我们维护业务并且收取她的管理费——这个小三会做生意,有头脑,还没有结过婚。小三故意怀孕了,逼着我丈夫跟我离婚。

那段时间,我深深意识到灵界的真实。曾经有一次,我们教会唱诗班里的两个人来探访我,他们其中有一个人在我家打个盹儿。梦中,她喊着说:你们家有鬼,你们家有鬼,我们竟然都束手无策。

2006年春季,小三的逼宫已经到了白热化。丈夫提出给我两套小房子,公司与另一套房子、车,现金等都给他自己。我不同意,我们之间就爆发了一场战争。

一天,丈夫毒打我。他拖着我的头发往四壁上撞。他戾气很大,仿佛要把我砸死。我痛到窒息,这个人像个拖把一样被他挥舞——他恶狠狠逼我离婚,否则就在那天晚上打死我。我感觉我自己快死了,这时候,他把我一把摁在地上。我脸朝着冰冷的地面,他举起自己的腿,说:“我踩断你脖子,你信吗?”我那时候只能内心胡求上帝:“耶稣求你救我,我不想死,也不能这样死啊。”

说来奇妙,当我做了这个垂死挣扎的祷告之后,丈夫忽然停了打我。他竟然离开了——但是,我也终于放下:我跟上帝祷告,如果他一定要逼迫我离婚,那我就同意吧。

2006年10月,我们正式离婚了。离婚当天,我参加了一个小组聚会——那天,我接触到后来改变我生命的牧者,也就是耶雅亿的牧者。她跟我讲了很多灵界的事情,并且告诉我她与我一样都是离婚的人——我们婚姻失败了,但是人生并不失败!

我丈夫,说实话真不是一个天生就很淫乱暴力的人。他是一个婚前很正直,支持我信主,很有原则的人,他是如何一步步变成这个样子的呢?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在我牧者的帮助下我终于明白。我的丈夫,变成了淫乱邪灵的提线木偶,后来又有各种邪灵来控制他,于是我们原本幸福的生活失去了属灵城墙,被仇敌烧杀掳掠到这种可悲的地步。

就在我人生低谷的时候,我想到了自己决志时的梦:那是我11岁的时候。我梦到自己是一只小羊。我看到我自己跟许多小羊们在一个羊圈里面。梦里,我听到一个声音说:“如今,你是在羊圈里面的。但是以后,你是不是在羊圈里,那么你就要自己选择了!这是你的道路,你要自己负责任!”

想我结婚的这道路,是彻底失败。从1989年走到2006年,17年的路,我是羊圈外的羊。我拣选了一条世界喜欢的路,选择一个我自己喜欢的人。唯独没有求问过上帝的旨意,也不顺服生命中的权柄。所以,我决定在2006年秋季开始翻转自己的生命,回归正常基督徒的生活。兜兜绕绕一大圈,我还能回归命定,找到人生下半场的幸福吗?请继续关注我的故事!再三劝阻那些要跟外邦人结婚的小姐妹。请你看我的故事,慎之又慎,宁可不要千万不要跟我那般骄傲任性、自作自受啊!


雅亿说:

新妇姐妹的丈夫,是如何一步步改变的?雅亿深入挖掘,就是要曝露仇敌的诡计——多少弟兄深受情欲的煎熬,多少男人跟她丈夫这般有了钱就变坏。一个只有宗教外壳的人,多么可悲!也无法捍卫自己的婚姻啊……只有知道自己身处战场才会穿戴全副军装,为婚姻争战!希望你分享给那些被抛弃、被辜负的伤心人!期待下一篇继续写姐妹兴起过程的文章,请摁右下方雪花键。雅亿爱你!


原文刊载于“耶雅亿的后花园”微信公众号,本平台蒙允转载,不拥有版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谈天社第3期回放| 后疫情时代:如何疗愈你的疫后心伤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