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冰心笔下的女性形象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6月05日 11:05

中国传统社会一直是个父权的等级社会,女性没有什么地位,因此走进历史光荣榜的都是男性,而女性则成为亡国亡朝的导火索。因此在历史上,纣王的沉浸女色是商朝灭亡的原因;杨贵妃成为唐朝中道衰落的罪魁祸首;在小说里,女人成为唐僧取经的一道屏障;潘金莲成为武松上梁山的原因;即使来了孟姜女、祝英台、杜十娘也注定是个悲剧。

五四运动前后兴起的新文化运动,主要矛头则是指向中国传统等级的父权文化,在西方近代女性主义运动的影响下,拉开了中国女性崛起的帷幕。

因此五四时期提出的妇女解放,在彻底颠覆父权观念的前提下,为女性崛起扫清了障碍。而冰心的小说则堪称中国女性文学的滥觞,她用细腻的笔触,描绘了现实生活中在父权压抑下女性的痛苦、坚韧、完美与高大,在让女性破天荒地成为自己小说主角的同时,表达着自己女权的努力。

惠姑和翠儿是冰心小说《最后的安息》里的主人公。惠姑是个富家女,生活在城市,因为在乡村有座别墅,因此暑期到别墅度假。

一次在山里玩,因自行车速度过快,幸好被路过的翠儿伸手拉住,否则就会冲进河里,她们因此相识。

翠儿没了爹妈,是个孤儿,很早就成为别人家的童养媳。因为她爹妈早亡,做了童养媳之后,公公又去世,因此被婆婆视为克星,而百般虐待。

善良的惠姑与翠儿成为朋友,每当翠儿出来到溪边洗衣服或者打水的时候,惠姑就会与翠儿一起说笑。惠姑为翠儿带来城里的零食和饼干,有时候还带着她喜欢的玩具一起玩耍,有时候帮她洗衣服。惠姑的到来,让翠儿伤痕累累的身体和受伤的心灵得到了安慰,让她觉得在这个没自己容身而只能苟且偷生的黑暗世界里,照进了一束美丽的阳光。“这满含着慈怜温蔼的言语,忽然使翠儿心中受了大大的感动一一可怜翠儿生在世上十四年了,从来没有人用着怜悯的心肠,温柔的言语,来对待她。她脑中所充满的只是悲苦恐怖,躯壳上所感受的,也只有鞭答冻饿。”

暑假很快结束了,惠姑要离开别墅返回学校,但是她无法放下翠儿,想把她带走,但是现实却无法让她实现愿望,改变翠儿的命运。就在她们在最后一次道别中,翠儿央求惠姑把自己带走的话被婆婆听到。翠儿被婆婆带回家,一顿毒打之后,翠儿奄奄一息地躺在阴暗的房间里死去。

在那个年代,在那个父权社会中,一个女性改变自身命运的所有道路,全被堵死。作为童养媳的翠儿,就成为婆婆的财产和奴隶,任何把她带走的企图都被冠以拐卖人口,“我们婆婆教管媳妇,用不着姑娘可怜,姑娘要把她带走,拐带人口可是有罪呵!”

因此,在父权之下的女性只能像翠儿一样,被折磨致死。折磨翠儿的不止婆婆一人,整个村庄的袖手旁观和冷眼相待,皆成为婆婆的帮凶。

翠儿死了,死的却很安详,“惠姑轻轻的站了起来,向她脸上一看,她憔悴伤的面庞上,满了微笑,灿烂的朝阳,穿进黑暗的窗棂,正照在她的脸上,好像接她去到极乐世界,这便是可怜的翠儿,初次的安息,也就是她最后的安息!”

翠儿这最后的安息,让我们看到上帝的怜悯和慈爱,也让我们为翠儿非人的待遇而深感痛苦。也许正是惠姑的善良,为翠儿者悲惨的命运照进了阳光。

在《最后的安息》中,作者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声,要改变那些女性的命运,只能改变父权的社会结构,这是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的主题之一。

在小说《我的学生》里,冰心描绘了一个完美女性的形象。

S是一位外交官的女儿,从小成长在澳洲,是个聪明、活波、善解人意的小姑娘。大学回国读书,功课除了国文外,都考得很好。

S外表活波,内心却是极其严肃,因此毕业之后就选了同班同学,一位搞地质、严肃传统的同学结了婚。他们两个性格差异很大,但是内里却很合拍,因此生活十分幸福。

在北京,他们管自己的房子是“公使馆”,有仆人,有司机,有抽水马桶,生活非常舒适,而S则成为全职太太,在家带孩子。

因为日本侵略,北京成为战区,他们一家不得不迁到重庆的山区生活,但是即使在山区,生活物质条件都极其简陋的情况下,也不能改变S活波乐观的心态,她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还种了蔬菜,养了家禽,自己动手做了家具。虽然没有抽水马桶,但这里却依然是她的“公使馆”。

S不仅内在严肃,对生活认真,性格乐观活波,其心地也十分善良。丈夫P的同事太太,在一个晚上患急性盲肠炎,山区医院不能医治,她独自开车连夜把同事太太送到省城医院,人经过手术命虽保住,但需要输血。那时的医院并没有血库,因此合适的血源一时没有找到。在S得知自己和同事太太血型相符的情况下,主动输了自己的血,前后三个星期,输了400cc的血,输血导致S身体疲弱,加上三个星期在医院照顾病人,抵抗力下降,因此感染了黍形结核症,无法医治。

S死了!为救自己同事的太太而死。

S是个完美的具备耶稣牺牲自己的女性形象。活波乐观的性格,严肃认真的生活态度,善良有爱的心灵,坚强、吃苦耐劳的信念。冰心通过S,告诉我们女性最美的一面。

在《我的母亲》中,冰心塑造了一位不同传统贤妻良母形象的母亲她是妻子,是女人,是母亲,她有知识,有文化,有远见卓识,对内是家人的好朋友,对外她关心国家政治,是位独立自主的现代女性。

在《我的邻居》中,塑造了为了家庭甘愿牺牲自己毫无怨言的大无畏女性M太太。

在《我的朋友的太太》中,塑造了勤俭持家、事业有成的现代女性L夫人。

冰心小说中的女性,温柔善良,进步前卫,向往美的生活,追求平等,如耶稣一样,甘愿牺牲。在她们身上既能看到父权社会的压迫和残害,也能看到她们为独立平等生活的努力。

在冰心的小说中,我们看到了在传统小说中不曾出现的女性之美,在整个文学史上留下最美的篇章。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谈天社第3期回放| 后疫情时代:如何疗愈你的疫后心伤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