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从热播剧《都挺好》谈起:重男轻女下的两性格局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3月30日 07:43

《都挺好》中,苏明玉因为自己是个女孩,因此在父母眼里就是一个赔钱货,一切的家庭资源都要优先于哥哥的选择,早餐是哥哥鸡蛋火腿,明玉稀饭咸菜;父母砸锅卖铁供哥哥读大学,而明玉只能被迫放弃清华理想,去读免费的师范生;为了大哥读大学可以把明玉的房间卖掉,只能和父母拥挤在一个房间,为了二哥的婚姻,母亲卖掉了另一个房间,却没有和明玉做过任何商议。在苏母眼里,苏明玉就是个影子般的存在,家庭资源的配置,根本无需考虑苏明玉的意见,那么不言而喻,将来的遗产分割,也是没有苏明玉的份了。

但是在这种重男轻女的环境中成长的苏明玉,却是出奇的强悍,一路做到住别墅开奔驰的公司总经理,以至于苏母去世后,苏父宁愿坐她的奔驰,也不会坐二哥的越野车。

在重男轻女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普遍是被忽略的女性一方性格和能力更强悍一些,而被百般宠爱的男孩,在社会工作中的表现却十分逊色。

这种男不如女的情况不仅是在电视剧里,在我们的生活中也是如此。

笔者的一个邻居,家里两个姐姐,就他一个男孩,从小就被捧在手心里,无论吃穿还是上学,都是弟弟优先,小学成绩优异,基本班级前十名之内,因此父母觉得脸上有光,而姐姐学习成绩却从不被提起和关注,为了弟弟上学,姐姐提前辍学回家。进入初中之后,弟弟学习开始下滑,读了高中,勉强考上一个专科大学,父母对他寄托了全部希望,现在虽然考上的大学与理想有所差异,毕竟也是大学了。自小开始,弟弟就在父母的严加看管之下,因为弟弟身上有父母家庭的一切出人头地的希望,因此弟弟身上的担子就重于姐姐们。

担子重的结果是弟弟被父母严加管教,不敢越雷池界限,除了学习基本不参加别的活动,这样的结果,毕业十年了,换了无数工作,没谈过恋爱,内心的不自信让他不论是在工作还是恋爱上都不能得心应手。经济上基本没有剩余,过年回家是要家里补贴。

我一个发小,五年前离婚,前夫是安徽某地的,有一个妹妹。从小被家里寄予全部家庭的希望,正如《都挺好》的苏母,将自己享清福、光耀门楣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因此发小前夫,从小被父母宠溺,也被父母严加管教和控制。平时的待遇和妹妹严格区分,早餐他是鸡蛋火腿,妹妹是稀饭咸菜,过年他是新衣服新鞋子,妹妹只能捡他的旧衣服穿。妹妹中学为了他读大学而辍学,他虽然读了中科大,后来又读了研究生,但是工作和持家能力一塌糊涂。和发小结婚后,依然受父母控制,是个凡事都要请示汇报的妈宝男。一切工资不是首先支撑自己小家庭的开销,而是上缴母亲保管,以至于生孩子其间,发小一直过得很艰难。后来因为无法忍受他的妈宝男性格而离婚。

这样因为被过度重视,而成为妈宝男的例子实在不少,身边有好几个,基本要么单身,要么离婚,下场都比较艰苦。

现在社会有种普遍的看法,就是阴盛阳衰,女性在职场中表现得自信而强悍,而本来应该担当大任的男性,却普遍表现疲软,究其原因,不得不说还是男性过于被重视所致。

在家庭资源的配置上,中国受宗法制的影响,一直是男权至上,男性享受家庭资源的优先配置,甚至只有男性才能支配家庭资源,而女性因为要出嫁,离开家庭,因此原生家庭的资源受益权被剥夺。并且这种原生家庭资源配置权的剥夺是终生的,不是暂时性的。这就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的道理,也颇说明女性在原生家庭中的地位。而另一方面,女性出嫁还要一定数额的嫁妆,因为家庭资源受益权被剥夺,因此这些嫁妆就不属于女性的应得权益,因此女儿在原生家庭框架中,就是一个赔钱货。

但是,在男权宗法制背景下,女性没有争取原生家庭之外资源的空间。因为社会资源的贫乏,加上男权对资源的控制,造成社会资源的封闭状态,所有资源仅对男性开放。

而到了今天,社会资源市场配置,资源不再封闭只对男性开放,而是对所有人开放,因此在资源争夺中,资源的配置就与能力挂钩,有能力者显然能争取到更多的资源。

而在重男轻女的结构中,男性因为享有所有的家庭资源支配权,因此与之相应地也承担了家庭对资源投资之后回报期望。因为家长把所有家庭资源都配置给了男性成员,也就相当于男性成员承担了全部的投资成本,那么男性成员也就承担了与之相应的收益责任。因此,为了获取既定的收益,男性成员往往在父母(投资人)的监督之下,没有自己更多的发展空间。正因为如此,其能力得不到更好的锻炼,只能产生对父母的依赖性。

而没有家庭资源支配权的女性成员,为了自己的生存,反而要不断努力为自己争取资源,并且因为没有父母的监控,因此能获得比男性成员更多的发展空间。一旦社会资源全部开放,女性在资源获取方面就会占据比男性大得多的优势。

因为从小就没有什么家庭资源的苏明玉,在读了大学之后,为了自己出国的梦想,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努力,而其出国也是要证明自己并不比哥哥们差。因此在她努力的过程中,锻炼了独立的性格和吃苦的精神,以及坚韧不拔的个性,这些为她后来商业的成功,奠定了必备的基础。而与苏明玉相比,大哥和二哥的能力显然不及她,尤其是苏母最宠的二哥,更是如此,不但没有理财能力,工资月光,还得苏母不停补贴。

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固然对女性有很多的伤害,但是正是这种伤害,反过来让女性更有能力去为自己争取美好的东西。在性格上也更加独立和自主。因此,我们应该看到原生家庭的两面性,客观评价原生家庭带来伤害和锻炼。

如此,我们才能一方面避免了在自己新家庭中重男轻女的延续,另一方面也锻炼孩子的性格,在成长中更加独立和坚韧。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圣托马斯基本著作》导读丨人生的最终目地是与主结合为一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