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小说连载:溪水教会的那些事(七)丨跛脚的弟兄

自由撰稿人 熊布朗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3月11日 09:12

笔者按:
溪水教会的那些事,是根据笔者亲身经历以及其他弟兄姐妹见证组合而成的小说。通过溪水教会中发生的那些人和事,将当代中国基督徒的喜怒哀乐,信仰生活、生命成长等等展现出现,让读者能够对当前教会现状有个基本认识。小说中大多数人物都有现实中的原型,但对出于创作需要做了加工,文章不足之处,还请读者指正。

——————————————

发完文章,怀着早日被采用的心情,准备就寝。可手机铃声忽然想了起来。

“是哪位”?

“司马弟兄,你赶快来医院,李冰弟兄自杀了,在抢救中……”柔弱的声音哭着说。

“是张雅芹姐妹吗?太震惊了,我马上就到。”

我出了家门,上了出租车,向医院赶去。在车上,脑海里浮现出李冰弟兄的种种往事。

两个月前,青契里来了一个身材瘦小,面容丑陋,走路一瘸一拐的弟兄。他来自于周边农村,生下来就有缺陷,加之家里贫穷,读完初二就辍学,到社会上闯荡。因为没有知识、身有残疾,只能靠着打零工度日,饱受世人的歧视,过着贫寒的生活。

后来他遇到一位好心的姐妹,不但向他传福音,还给他安排到一家工厂里做工,李冰也因此度过一两年较为稳定的生活。可惜好景不长,收留她的姐妹因病安息了,他所在工厂也因经营不善而倒闭,他只好再次四处漂泊,来到了嘉禾市。

对于李冰弟兄的到来,团契内议论纷纷。有的人出于爱,看到他非常可怜,就给予其不少帮助。一连几个团契聚会时,林端端总会带着香喷喷的饭菜来到教会,为李弟兄补充营养。而张雅芹姐妹看到李弟兄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就特意为他买了两件衣服,改变他的形象。张姐妹还经常给予他一些补助,支助他的生活。

可有些人就没这么好心了,他们看到李冰弟兄身有残疾,其貌不扬,没有地位,总是报以鄙夷的眼光。有位姐妹看到李弟兄坐在她身旁,就急忙地换了座位。而有些弟兄更是对其进行了嘲讽,多次拿他的跛脚说事。

团契副团长刘晓姐妹很热心,把自己宽敞的家奉献出来,作为团契弟兄姐妹举行爱宴的场所。有天晚上,保罗组的肢体都到她家吃饭。快要开席时,只见张雅芹带着李冰来到了刘晓家。有些弟兄原来还兴高采烈的,可看到这一幕,脸色就变了,私底下窃窃私语。

爱宴结束后,只见汪约翰和陈增益两人跟我说:“这个张雅芹真是太不懂事了,居然带这样的人来聚餐。刘晓姐妹家这么漂亮,这种人来了,真是大煞风景”。

“岂可歧视残疾人,你们的爱心到哪去了,耶稣不是说要怜悯弱势群体吗?”我愤怒地说到

“他天生残疾,长得那么难看,肯定是他父母犯了重罪,遭到了上帝的报应,这种人值得怜悯吗?”陈增益“义正辞严”地说到。

“《圣经》上是这么说的吗?你去翻翻《约翰福音》九章一到三节,耶稣明确说,天生残疾不是因为个人或长辈的罪,乃是上帝要彰显其荣耀。”被我这么一说,陈增益语塞了。

汪弟兄笑着说:“你误会了,我们没有歧视残疾人啊。以前《橄榄树》的主编也是生有残疾,可他很优秀,跟我关系很好的。我怎么是因为歧视呢?”

“你说的《橄榄树》主编我不认识,但你这什么意思,残疾人也分三六九等?优秀的要爱,不优秀的不爱,这是博爱吗?”我愤怒地回了这句。

“你书读太多,不懂了。现在社会这么复杂,万一这个瘸子是小偷或他的同伙呢?这岂不是害了刘晓姐妹?”汪弟兄狡辩说。

“荒谬!你有何证据证明他是小偷?而且刘晓姐妹很热情接待他,还给他夹菜,主人都没意见,你瞎操心什么”。

此后,我们为了此事争论了好久,最后不欢而散了。

很快车就到了医院,我赶到抢救室门口,此时林端端、曾娜娜、关森和张雅芹都在此焦急地等待结果,并为李冰弟兄祷告,希望上帝赐智慧给医生,保守弟兄转危为安。

忽然张雅芹姐妹躺在林端端怀里放声大哭,泪水湿透了她们的衣服。她伤心地说到:“都是我不好,带他去那种地方聚会,害得他走向不归路。”接着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我们听。

原来,张雅芹希望李冰弟兄的脚能早日康复,带他看了很多医生。可得到的结果都是令人遗憾,现代的医疗发展还无法治愈他的残疾。有次,张雅芹在公交车收到一个女孩的传单,上面说某个地方要举办一个医治特会,能够得到圣灵的充满,任何疾病都可康复。

张雅芹于是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李冰弟兄,并特地跟同事换班,带他到那个聚会点参加特会。医治特会在城乡结合部的一个废弃工厂里举行,领头的是一个台湾腔的男牧师。他大谈圣灵的能力,吹嘘自己拥有使徒的能力,能够给人按手医治,并包治百病。

特会播放动感的音乐,一群人大喊大叫,摆出各种夸张的动作。这个“牧师”大声说到,有疾病的上来吧,我给你们医治,肯定手到病除。不过大家要虔诚,相信圣灵的大能,不然没效果哦。

张雅芹带着李冰弟兄上去给他按手祷告,期盼着李冰的脚能够正常。那个“牧师”念念叨叨后说到,“圣灵的奇迹出现了,他的跛脚被治愈了!!!”瞬间,全场爆发出热烈的“哈利路亚”,接着大家继续蹦蹦跳跳、高呼呐喊。

李冰尝试正常走路,可还是依然如故,于是张雅芹去问那个“牧师”的同工是怎么回事?那个女的说:“可能是这位弟兄罪孽太深,被上帝遗弃了,所以没法得到医治。”

李冰听到此语,脸色完全变了,露出了无助、惊恐的表情。张雅芹怀着失望的心情带着他离开了特会,他们行到天桥时,李冰忽然喊出:“上帝既然不要我,不医治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说罢就跳了下去。

幸好120及时赶到,加上从天桥跳下着陆时没有伤及要害,他到医院时,还未断气。

张雅芹含泪说完时,林端端抚摸着她的头,关爱地说:“你也是好心啊,不要太自责了。只是吸取教训,不要再去这种特会了。灵恩没有错,但是太过就不好了。刘晓老师也常说,要远离非常极端的灵恩派。”

我们几个也上前安抚,终于让她的情绪稳定下来。

不久,医生出来了露出喜悦的脸色。他说:“抢救及时,已脱离危险,只要一段时间的调理,就能康复了。”

张雅芹激动得与同事相拥而泣,我们感谢医生的妙手回春,并发出“感谢主”的赞美。

更令人兴奋的事,李冰弟兄的姐姐得知此事后,从乡下赶到医院。得知弟弟脱险后,异常高兴,并送来了好消息。原来李冰所在工厂的老板要重新创业,他看到李冰此前忠实可靠,工作努力,加上他是主内弟兄,决定请他回去帮忙,并给让他去接受培训,以提高技能。

张雅芹听到这些消息后,美丽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笑容。我们在医院里一同为李冰早日康复和未来事业祈祷后,回到了各自家中。

在回家的车山,我想起某位西哲的话,“要看一个国家文明程度如何?就要看他们对于弱势群体的态度。”这话用在教会上也同样合适,一个教会是否有爱心,从对最软弱的弟兄态度上就能看出。李冰弟兄的遭遇,把教会内的人生百态展现了出来。这就是教会。既有充满爱心的肢体,也有不少缺乏爱心,生命需要成长的人。

正当我百感交集时,手机微信发出铃声,打开后看到一位陌生人加我……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中西交流史上汉学家卫匡国原来是位传教士:曾编辑西方首部中文语法书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