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若教会的教导错误,我只能顺服 不可以和教会理论吗?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3月02日 10:35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去年收到一位读者的邮件,在邮件中她诉说了自己与教会之间的冲突:

这位姐妹成长于基督教家庭,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基二代,按照教会和家庭的教导,要和信主的弟兄结婚。但是在她那个农村教会中,适龄的弟兄实在稀缺,周边教会也很难找到。因此这位姐妹就按照教会的教导,清心守候上帝的预备。

终于在她年近27岁的时候,教会里出现了一位适龄的弟兄。这位弟兄刚信主不久,长相和家境一般,但是信得很虔诚,积极参加教会的各项服侍,从不缺席教会的各项祷告。虽然这位弟兄长相一般,学历也不高,只是初中学历,但是在考虑弟兄短缺的情况下,她听从了家人和教会的安排,和这位弟兄订了婚,一段时间后举行了婚礼。

婚后几个月,她的丈夫便不去聚会了,也不读经了,与之前的热心相比判若两人,并且动不动就对姐妹拳脚相加,也没有正当的职业,经常和朋友喝酒,不顾家庭。

此时的姐妹发觉自己上了当,原来她的丈夫因为自己找不到老婆,所以才到教会。发现上当的姐妹想离婚结束这种苦难的生活。但是她的父母和教会反对她的离婚想法,认为基督徒是不能离婚的,现在遭遇的一切都是上帝给你的试炼,过去这一关,上帝会给你更多的祝福。

自小成长于教会的她,被教育要顺服教会的权柄。但是此刻婚姻的破裂和生活的痛苦,让她内心无法顺服,但是她又不敢违抗教会的教导。

显然,在这位姐妹的案例中,教会关于基督徒要和基督徒结婚,以及基督徒不能离婚的教导都是非常教条式的,这成为了作为宗教团体的教会出于宗教团体稳定的目的而对信徒的一种人身控制方式。

婚姻关系到一个人一生的幸福,婚姻出现无法弥合的裂痕,或者因为受骗而进入婚姻,信徒个体理当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行驶婚姻自由的权利,为自己的人生幸福负责。

但是一个信徒在行驶自己的权利之前,必然要首先打破教会对个体的限制。那么问题就来了,教会的决定与自己相左时,自己可以和教会理论吗?还是无条件地顺服?

不少传统教会强调顺服的理由一般都是出于上帝的神圣,因为上帝的神圣因此信徒要顺服上帝,因为教会和上帝的关系,那么教会也是神圣的,教会也就拥有上帝所赐的权柄,因此信徒要顺服上帝就要顺服教会。

要不要顺服教会?

关键问题是教会是不是一个神圣组织、是不是上帝的代表。如果教会是上帝的代表,那么它是神圣的,因此他不会犯错,因此要顺服。但是如果教会不是神圣组织,仅仅是个体的联合,那么显然他可能会犯错,因此信徒有权和教会去理论,有权不顺服。

显然上帝没有明确说明过,他在地上设立任何一个组织代表自己,或者任何一个人代表自己。虽然罗马教皇宣称自己是上帝的代表,但是宗教改革的原因就是不认可他的这一代表身份。既然如此,教会以及教会的牧师和领袖都不是上帝的代表,因此他们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也没有任何要信徒顺服他们的权柄和理由。

我们这些自称继承了宗教改革的新教信徒自然不能打到一个教皇,再树立起无数教皇。

的确圣经中有很多处顺服的论述和记载,但是这些顺服,没有一个是顺服人或者某个组织的。圣经里的顺服,都是顺服上帝。既然上帝没有亲自设立任何地上的组织或者个人来代表自己,那么显然我们无需顺服教会或者牧师。

我们顺服的是神,不是人。

在福音书中,耶稣也没有说过要顺服祭司或者官长,反而因为只顺服上帝不顺服祭司被其钉了十字架。

耶稣不会顺服不合理的律法,不会顺服不和上帝心意的规则,因此面对法利赛人的谴责,耶稣为自己违反安息日的律法行为辩护。

耶稣在自己的门徒面前也没有因为自己是上帝而要求他们顺服自己,门徒们对耶稣始终存在质疑和不信任,他们一直把耶稣当成推翻罗马政府解放自己民族的起义先知,但是耶稣面对质疑每次都是解释,从来没有禁止过门徒的质疑。

因为耶稣和门徒的关系不是主人和奴隶的关系,所以门徒是可以质疑耶稣,也可以和耶稣理论的。

既然教会或者个人不是上帝的代表,那么也就不要强调单方面的顺服了,因为那是奴隶和奴隶主的关系,我们和上帝显然不是。

那教会会犯错吗?

教会既然不是上帝的再现,显然会犯错。

我们常常强调每个人都是罪人,常常用这个理由来指责那些质疑教会的人,以此来维护教会的神圣性,来说服信徒对教会的顺服。那么世界上有没有没有罪的人呢?显然没有。

既然如此,由罪人组成的这有形的教会到底会不会犯错呢?

毋庸置疑,同样会犯错。

那么教会犯错,我们可以追究他们的责任吗?

一个城市出现了重大的公共安全问题,一个公司出现了安全事故,那么要追究谁的责任呢?显然市长和这个公司的老板会承担责任,或者撤职或者坐牢,因为他们负有领导不力的责任。

那么一个教会犯了错误要追究谁的责任,显然要追究教会领袖的责任,追究这个教会牧师的责任,因为他们负有领导和教导的责任。

难道圣经说的顺服就不要了吗?

显然圣经说的顺服与很多传统教会强调的顺服是不一样的顺服。圣经说的顺服对象是上帝,不是任何一个组织或者个人。我们顺服上帝对我们的感动,顺服耶稣的教导,顺服自己的内心,顺服自己的判断。教会的教导和牧师的建议并不是我们放弃自主权的理由,他们同样是我们的参考意见,因为他们可能会犯错。因此我们觉得一些时候如果教会的教导有问题,我们就可以提出质疑、进行辩论,因为真理越辩越明。

如此看来,教会就不是一个封闭的团体,而应该是开放的组织,对于那些认同自己教导的留下来,对于不认同的则离开。对于那些留下来的信徒,也可以以自己的理性和思想与教会辩论。

因为信徒和教会的关系不是奴隶和奴隶主的关系。

那些以权柄的名义压制信徒,强调信徒顺服,把教会做成封闭而不准流动的宗教团体者,基本上都是把信徒当成奴隶的奴隶主,那些和信徒签了所谓契约的教会,对信徒对社会实在是缺乏自信的表现。

正是因为我们和教会不是奴隶和奴隶主的关系,因此我们可以质疑教会,可以和教会理论,可以指出并不遵守教会不合理的规则和教导。

因为我们是上帝的子民,我们单单顺服上帝!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观察丨疫情带来的基督教崩盘危机,正在逐步显形……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