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世俗社会下,娱乐为何替代了宗教?我们把耶稣当成娱乐明星还是追随他的教导?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3月01日 09:17

娱乐界的事情,不论大小事都能引起民众关注的焦点。是民众无聊还是媒体无趣。可能都不是。

最大的原因可能是由于娱乐界高深莫测般的神秘。人们对神秘的事情总是充满好奇,对聚光灯下光鲜亮丽的人物总是充满窥视欲。

娱乐界的神秘,类似于宗教的神秘。为什么要神秘?因为神秘可以产生神圣,可以维护神圣,神秘也可以保持神圣不被侵犯。正如犹太圣殿的至圣所是最神秘的地方,不是随便哪个人都可以进去的。因为那里是最神圣的地方,因此绝对禁止任何人进入。也因为那里的极端神圣性,那些进出其间的大祭司们才能因此拥有神圣的身份和光环。

随着工业革命的不断推荐,人对自然的依赖程度越来越小,人们活动范围和视野也不断扩大。在强调自我张扬和咨讯发达的今天,个体在社会中表达的平台不断扩大,自我展现的尺度和广度也不断推进,那么那些建基于神秘至圣所之上的宗教,正慢慢被击败,而不断退出民众的兴趣视野。

虽然宗教退去了神秘的面纱,缩小了其所能影响的市场范围,但是民众对神秘的渴望依然有足够的市场。那么娱乐明星变代替了逝去的宗教,重新回到神秘的舞台中央,满足着人们对神密的窥视欲望。

正是深谙此道的娱乐大佬和娱乐明星们,把整个娱乐界深捂在手,遮上厚厚的至圣所幔子,让民众远离明星们的私生活。

明星们正如大祭司一样,个人的生活被深深藏起,他出现在公众面前永远是光鲜亮丽,永远是在闪光灯和聚光灯之下光芒四射,他们的衣着和言语,乃至表情和动作都经过深思熟虑的设计,一举一动无不恰到好处地满足民众对神秘和神圣的期待。

宗教祭司退场之后,明星们补充了祭司的空缺,成为全民瞩目的仪式主持者,并调动着民众的激情和情绪。每场演唱会的光影之中,粉丝们在呐喊中发泄他们的激情,完成了他们地神圣表达自我的愿望。

因此明星们为了维持自己的神圣形象,他们深居简出,与普通人保持着绝对的距离,提防着普通民众对他们私人空间的窥视和泄密。

但是正如犹太教祭司撒母耳的儿子贪食祭祀用的神圣贡品,并糟蹋圣物一样,在密封之下的娱乐明星们也无法对抗聚光灯对人性的腐蚀。

人在众所瞩目之下,容易飘飘然,容易迷失自我,正如那些祭坛上衣冠楚楚的祭司一样,私下里对权力的欲望则比常人更加强烈。

正如犹太教的祭司们,把神圣的圣殿经营成市场,把对上帝献的赎罪祭作为交易的商品,那么同样明星们在辉煌的舞台上,利用自己精心设计的形象,收割者民众的崇拜,同时也收割者民众的金钱。

正如掌握权力的祭司们,无论多么神圣,多么风高亮节,他也是这个群体中掌握权力的那位,也是拥有众多财富的富豪。

电影《斯巴达三百武士》中,国王通过艰苦跋涉,艰难地爬上一座悬崖之上的高塔寺庙,为的就是向祭司求取是否出战的神谕和意见。在埃及,法老是最大的祭司,掌管着自天上到地下的所有权力,但是他只是祭司群体的代表,各地神庙祭司组成的祭司集团却拥有强大的力量,因此法老埃赫那吞的宗教改革以失败告终,原因就是他的改革动了原来祭司群体的利益。

因此正如祭司以灵敏的嗅觉控制着金钱和权利一样,明星们也在舞台的聚光灯之外聚敛着大量财富。
霍尔果斯的明星们注销公司的新闻,揭示着明星们名下控制着如此之多的公司和股票,展现了他们收割民众财富的能力和程度。
翟天临事件更是说明了明星背后的惊人关系网,以明星之间的利益共同体之庞大和无所不能的能力。
而几年前的香港艳照门事件,更是将这些衣着光鲜的明星们放在阳光之下,让我们透过他们窥视了一番,在至圣所幔子背后的真实情景。

把人性完全封闭在一个至圣所之内,只向民众单向度地展现经过精心设计的一面,而把正常的人性,正常的喜怒哀乐视为非正常而加以隐藏,以表演的才能回应民众的期待,结果就是那隐藏人性变得越来越阴暗。

沸沸扬扬的香港艳照门事件,向我揭示了那些追逐名利的娱乐明星私下里的灰暗。
而翟天临则向我们展示的是,他们距离真实的学术有多远。要知道读到一个真正的博士,是要付出多少心血。而翟天临们则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关系运作,以最低的成本来获得最大的收益,因为学术学位拥有着可以在民众中迅速收割粉丝的功能。

正是因为娱乐明星带了如此多的利益,才有那么多的青年不惜倾家荡产,不惜牺牲青春,牺牲尊严,出卖身体来成为明星,更不惜自残乃至自虐来走红。

民众对娱乐明星的关注与明星的神秘度有关,那些没什么学问,没什么演技,仅靠颜值和关系网络成为娱乐明星的人,也正如那些宗教里那些主持仪式而不学无术的祭司们一样,他们靠着民众对偶像的需求,收割者民众。

这既是为什么那些年轻人前仆后继地成为明星的原因,虽然娱乐明星的丑闻一个接着一个出现,不断刷新着民众的三观,但是民众对偶像的需要依然是娱乐明星存在的动力。

所以一波娱乐明星倒下,一波又兴起。而这些娱乐明星的背后,可能是同一批人在操纵。

正如宗教祭司会随着社会发展不断衰落一样,那么笔者也相信,随着社会发展,娱乐明星宗教也会慢慢变淡,甚至消失。

但不论娱乐明星怎么兴旺和短暂的周期怎么演变,我们作为基督徒都要明白,耶稣的到来撕裂了至圣所的幔子,上帝的神圣不再保留在那个神秘而封闭的至圣所中,上帝走出宗教的庙宇,走进渔夫、走进农民、走进每个普通人...

因此,作为基督徒的我们都要思考,我们对待耶稣的方式和目的,是把他当成娱乐明星一样的宗教,还是追随耶稣的信仰,实践他的教导。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唐崇荣牧师儿子的全家严重车祸 邀请代祷

图片资讯